小说者-> 散文诗词-> 《飞升大荒》-> 第二百七十七章 降服神蝉蛊
第二百七十七章 降服神蝉蛊 作者:傅啸尘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1
  •     第二百七十七章降服神蝉蛊
        高空之中,一阵阵寒风犹如刺骨钢刀,拂面而过,几乎要将人吹的皮开肉绽。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但是秦方却丝毫不在意,盘坐在半空中,手中那一只金色的蛊虫被他把玩在手中,在金色的茧子下面,他能感觉到一只有着恐怖气息的虫子在潜伏,在沉睡。
        秦方神识扫过的时候,都有种让人心悸的感觉,这只神禅蛊都不知道多少年没有被人使用过了,现在却落到了秦方的手中,当然一起到手的还有这只神禅蛊的御使方法,蛊虫并不是死的,而是活的,没有一定的方法,根本没有办法御使,一般人就算得到了蛊虫也没用,况且更可怕的是,苗疆的蛊虫都有一个特性,那必须以鲜血来喂,这种神禅蛊当然不是一般的鲜血可以满足的了的,那个乌家的老者恐怕不仅仅是因为功力不足以御使这只神禅蛊了,还有就是因为没有足够强大的鲜血来喂这只神禅蛊了
        他们祖宗流传下来的鲜血估计早已经用完了,而以他们现在的实力太弱小了,神禅蛊一般的野兽的鲜血根本就喂不饱,而有些道行的妖兽他们又根本惹不起,况且等闲的妖兽的鲜血,也根本无法满足神禅蛊的胃口。
        他们也无奈,最后只能让神禅蛊进入沉睡之中,否则的话,神禅蛊如果没有足够的鲜血喂养,最后会反噬主人。
        “秦方,这只神禅蛊了不得啊如果能拿下肯定是一个巨大的助力”涅影的身影盘踞着说道。
        “现在首先就是先要激昂这只神禅蛊给唤醒,然后收服他”秦方说道。
        秦方按照那个姓乌的老者所说的方法,左手捏着印诀,不断变化,几乎要化出残影一般,右手逼出一滴精血,滴入那只神禅之中。
        要知道,虽然说以妖兽的鲜血也能喂养神禅蛊,不过最好的自然还是用自己的鲜血喂养,这样的话,蛊虫会通灵,也亲近自己,对于姓乌的老者他们来说,他们全身的精血恐怕都不够喂养神禅蛊一次的,不过这对于秦方来说却根本不成问题。
        他身上的精血奔腾不息,如长江如黄河,根本就是无穷无尽,他的肉身已经锻炼到了一个可怕的程度,自身的造血功能更是可怕无比,这点鲜血根本不算什么。()
        况且以秦方的道行,他的普通鲜血比等闲妖兽的精血还要珍贵,蕴含无上能量。
        秦方的那一滴精血,几乎在一瞬间就被那只神禅蛊给吞噬了,秦方没有继续滴落下去,只是静静的等待。
        果然,不多久,原本被包裹在金色的茧子中的神禅蛊顿时爆裂开来,从内里飞出,却见是一只全身金色,身负六对薄翅的蝉,,约莫着一个拇指大小,虽然小,但是凶煞之气却一点都不小,也不知道这个小东西,在过往的无数年中杀死了多少敌人才会养成如此大的煞气,以秦方的目力,几乎可以看到,那只小小蝉虫的脸上狰狞异常,显然根本没有将秦方当做主人。
        秦方如何不知道,这些蛊虫都是有灵的,尤其是这种神蝉蛊,前身就是赫赫有名的神禅,灵智不低,怎么可能会那么简单就臣服。
        只见那只神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半空中划出一道Z字金色光线,朝秦方猛扑过来,却见那只神蝉蛊六对翅膀挥动之间,无声无息,所过之处只见空间都在扭曲,那六对翅膀,仿佛是最锋利的利器。
        “咻”那只神蝉蛊瞬间就扑了过来。
        “嘭”秦方的手掌顿时抬了起来,迎了上去那只神禅被秦方一掌挡飞。
        “噗嗤”却见秦方的手掌,居然被生生划出一道血痕,皮开肉绽,秦方的肉身堪比极品灵器,居然就这么一下,就被划的皮开肉绽。
        这只神蝉蛊的翅膀,到底是有多锋利
        虽然这跟秦方没有使用护体真元有关,不过也可见这只神蝉的可怕,虽然已经变成蛊了,但是依然可怕无比,难怪涅影说,这种神蝉,蜕变到极致之后,可比不死强者。
        秦方手上的伤口,没一会儿就完全痊愈了,秦方眼中闪过一丝笑意:“你这小家伙,倒是有意思”
        秦方知道现在是降服他的最好机会,这只神蝉蛊,刚刚从无尽的长眠中醒来,体内的能量都不知道消耗了多少。
        比起它全盛的时候,根本不可同日而语,现在正是降服这个小东西的大好时机。
        “噗”
        “噗”
        “噗”
        这只小东西嘴巴一张,顿时一道道神芒当空吐出,朝秦方削去,刺破了空气,要将秦方的脑袋都给生生削去。
        整个天空中都开始弥漫着那一道道的神芒,仿佛是组成了一道网一般。
        这场景绚烂无比,尤其是那一道道的神芒五颜六色,远远望去,美丽无双,但是只有真正修行界的人才知道,这一道道的神芒有多可怕。
        秦方巍然不动,只是全身金光四溢,犹如一尊金色的太阳一般,双手在金光之中探出,化成两只龙爪,朝那些神芒抓去
        “嘭”
        “嘭”
        “嘭”
        这些神芒被秦方的龙爪给一道一道身上抓爆,根本就不是秦方的对手,秦方的龙爪仿佛是要开辟天地混沌,根本就没有人知道有多可怕,这一抓下去,那一道道无形的神芒都给生生捏散。
        “还不快快降服”秦方一声大喝,声若洪钟,如醍醐灌顶一般,龙爪中金光熠熠,震出一片金波,如同金色的浪涛一般,不断的扩散出去。
        那只吐出神芒之中就已经快要支持不下去的神蝉蛊顿时终于认命,乖乖的飞过来,停在秦方的龙爪之上。
        秦方脸上也终于露出笑容,可算是降服了这只小东西了,虽然说现在这只小东西前所未有的虚弱,但是即便如此,等闲的金丹期高手被他的薄翅一划,整个脑袋都要被割下来,根本就没有侥幸,化神期的高手也斗不过这只小东西,只是秦方不同,秦方的肉身强大无比,那只小东西无比锋利的薄翅也只能在秦方的身上割出一道道血痕,然后转眼间又被秦方自身的恢复能力给治疗好了。
        等到这只小东西恢复到全盛的境界,恐怕一般的脱胎境的高手都不是这只小东西的对手,到了秦方的手中,堪称是一大强援啊
        秦方将那只小东西抓在手中,一抹元神印入那只小东西的体内,那个小东西也很乖巧的没有动,任凭秦方施为,一方面可以控制住这只小东西,二来也可以交流起来更方便,这只小东西被抓为蛊虫,本来灵智就被抹去不少,这样方便秦方控制和下命令。
        之后,秦方身形在半空中转了一个方向,朝家里的方向飞去。
        ——————————
        市郊一处公墓内,秦方站在自己父母的幕前,已经站了快一个小时了,身边是张叔张婶一家。
        “节哀吧,你父母地下有灵也一定不希望你这样子的”张叔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个自小看着长大的孩子,现在这么难过,他心里也不好受。
        “是啊,秦方哥,我爸说的是啊,叔叔阿姨他们也不想你这样的”张圆圆说道。
        “放心吧,我没事,昨天真是叨扰了你们了,等一下我就要离开了”秦方说道。
        “什么,你怎么才回来就要离开了”张婶吃惊的说道。
        “哎”秦方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倒是张圆圆明白,或许他们这以后就属于不同路的人了,在她心中会武功的秦方大哥当然和他们不是同一路人了。
        对于秦方来说,当然是不可能在这里一直久留的,妹妹还没有消息,大仇未报,还有诸多圣地河山未曾一一走过,等此间事了,他就要潜心修行,以求飞升。
        现在一别,恐怕再也不会再见了
        “对了圆圆,那串佛珠要一直带着”秦方说道,他相信张圆圆是聪明人,自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这串佛珠可是我找大师开光过的,能保佑你呢”
        何止是能保佑她,这串佛珠,秦方都看不透,都不知道是哪一尊菩萨的法器,虽然现在大部分被封印了,但是到底还是菩萨的法器,经常带着凝神静气,还可以百病不生,就算是一些牛鬼蛇神,阴神鬼煞之类,不干不净的东西,都不敢接近,可宝平安,而且这法器被封印了,也不怕被人识破,就连秦方的眼光都看不出端倪,被人识破的概率极小,张圆圆被连累的概率也小。
        “恩,知道了,谢谢秦方哥”张圆圆点点头说道。
        “我这里还有一瓶丹药,危急时刻可以服用一颗”秦方从怀里掏出一瓶白色的瓷瓶,这里面放着以往秦方搜集到的一些丹药,对于寻常人来说,确实有活死人肉白骨的效果,不过对于他这个级别的武者来说,却没什么大用,给张家正合适不过了。
        秦方将丹药递给他们之后,径直离去。.。
        更多到,地址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