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散文诗词-> 《飞升大荒》-> 第二百三十七章 血夜(七)
第二百三十七章 血夜(七) 作者:傅啸尘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1
  •     --
        第二百三十七章血夜(七)
        加上秦方之前和窦家的一些矛盾,顿时就让他们记住了这个胆大妄为的子,其中不少人还存着看好戏的心情,要看窦家如何应对
        但是这可好,秦方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却是以他们绝对没有想到的姿态出现在他们的面前的。(我们的网址wWW.xiAZaiLou.coM)()
        “怎么可能,那一剑下去,整个窦家差点完蛋,这威力起码也是练虚期的可怕高手,他怎么可能在这一夜之间变得如此强大”
        “不会是重名,如果这秦方真有如此可怕的修为,那什么第一败天根本给他提鞋都不配,这不可能,我无论如何都不相信”
        “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怕这次窦家的麻烦真的大了”
        那些高手顿时炸开了锅,七嘴八舌的讨论了起来,这里的人非但实力强大,而且每一尊都有尊贵的身份,根本就丝毫都不怕窦家的威慑。
        窦家家主听到这些人的讨论,隐隐是在嘲笑窦家无能,顿时脸色铁青,刚要开口,却见秦方再开口说道:“可是你下令捉走了我的朋友”
        语气平淡无波,看似平平无奇,但是那一种冰冷却让他都在胆颤,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突然有这样的想法,但是这样的想法,就是这样冒出来了。
        顿时强压下去,冷冷一笑说道:“就是我又如何,你既然逃得性命,就该逃走,居然还敢来此作恶”
        “好,那我也算没找错”秦方冷笑一声说道,雪白晶莹的手掌探出,似乎是穿破了层层空间一般,转眼间居然一把抓住了那个窦家家主的脖子,像提一条死狗一样提着,那个窦家家主被掐的喘不上气来,顿时惊骇的现,他全身的功力居然完全无法提纵起来,仿佛是被人给压住了一般,让他惊骇无比。
        “放开家主”这时候窦家的身后一尊金丹期高手怒吼一声,一掌朝秦方盖了下来。
        “滚一边去”秦方冷喝一声,另外一只手,一巴掌盖了过去,狠狠拍中了那一尊金丹期的无敌高手,原本在人前威风无比的金丹期高手居然被秦方生生拍的肉身在空中直接解体,甚至都来不及惨叫,就直接从天空中跌落下去,血洒夜空。(请记住的)
        秦方的凶狠顿时让围观的众人心里一寒,不自觉的都退后了许多,秦方此时修为深不可测,杀金丹期高手犹如杀鸡屠狗一般,简直是一尊魔神转世一他们看热闹,惹恼了他,保不齐他会对他们动手。
        看着家族里一个金丹期的高手居然被生生一巴掌打爆了,窦家家主似乎终于反应了过来,家族似乎是惹到了一个极其惹不得的人物。
        “他们被你带到哪里去了?”秦方问道,白皙的手掌犹如铁箍一般,死死的箍住窦家家主的脖子。
        “咳咳”窦家家主死命的咳嗽,呼吸都难以顺畅,“休想,你这咋种,还想挑衅我们窦家,咳咳”
        秦方闻言,表情不变,只是掐住窦家家主的手指又用力了一些,几乎要掐断他的脖子。
        “你们说,不说的话,你们的家主就要死在你们面前了”秦方目光扫向窦家那几尊金丹高手。
        哪啊几尊金丹期高手早就被秦方吓的散了胆,毕竟那可是金丹期高手啊,居然生生被秦方一巴掌打爆了
        “我说,我说,他被我们家里的老祖宗给叫人带走了,带回老宅去了”一个金丹期高手颤颤巍巍的说道。
        “不许说”窦家家主拼尽了力气大吼一声,秦方眼中一丝精芒闪过,顿时一个打巴掌盖了过来。
        “嘭”窦家家主顿时被结结实实的抽中了一个大巴掌,只打的脑壳都碎裂了,人被抽飞好远,顿时整个人一口鲜血猛的喷了出来,整个精神瞬间萎靡了,秦方的指尖一道惊天的剑芒喷吐而出,直插天际,看的一旁的人胆战心惊。
        那些窦家的金丹期高手顿时大喊一声:“住手”
        “不许伤害我们家主”
        虽然同样是金丹期的高手,但是家主和他们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重要性,他们死一个家族固然要心疼很久,但是如果家主死了,那窦家的行政体系都要瞬间崩塌。
        其他几尊金丹期高手顿时纷纷不再顾忌,骤然出手,一道道盖世绝学从他们手中轰出,宛如是天上一道灿烂的星辰,狠狠砸向秦方。
        秦方指尖那一道惊天的剑芒在一瞬间激射出去,照耀了半边天空,扭曲了空气,割裂了空间,瞬间就将那几尊金丹期高手的武道绝学给击破。
        瞬间就完全被击溃,那几尊金丹期高手也被这道可怕的剑芒给拦腰斩断,从半空中跌落了下来,鲜血喷洒,染红青天。
        见那几尊金丹期高手被瞬间斩杀,窦家家主根本看都不看一眼,转身就朝窦家老宅的方向飞去。
        就在这个时候,窦家老宅里,上百道道身影骤然飞出,仰天大喊:“谁和我窦家为敌,杀无赦”
        秦方面色不变,顿时朝那个逃走的窦家的家主追去。
        “住手”上百个窦家的精英高手见秦方追杀了过来,顿时大喝一声。
        “父亲,这个咋种就是秦方”窦家家主大叫一声,对着那个窦家上百个高手的领头者喊道,居然是窦家家主的父亲,也就是上一代家主,一个衣着华丽的老者。
        “什么,窦耀居然还没死,不是说窦耀在冲击化神境界的时候死了么?怎么还活着,而且一身修为居然直逼化神巅峰,难道是窦家的老祖宗亲自出手为他理顺修为么?”
        “谣言不可信啊,这次来对了,这窦家这么多年,居然还隐藏着如此众多的高手”
        “嘿嘿,这有什么,这年头,哪家没藏点后手”
        “不过恐怕就算出来了也没用,这秦方简直可怕之极,这窦家好死不死的就将他惹急了”
        在距离战斗地方远处,两道身影远远的观战着,那正是刘嫣然和他身边的那个老仆。
        “殿下果然是有先见之明,这秦方居然还藏着这一手,如果我们先前也出手了,恐怕这个时候麻烦的就不只是窦家了”那老仆看着窦家的诸多高手冷笑连连。
        “那窦家也是咎由自取,居然还敢勾结大周的人,难道他们也想学大周武成王么?”那老仆神情中带着几分不屑。“借着秦方的手,正好打消他们不切实际的妄想”
        “这秦方我一直看不透,每次以为他山穷水尽的时候,他总有后手出现,原本我一直怀疑秦方是某一方大势力暗中培养的弟子,但是过了今夜,我没有怀疑了,秦方若真是大势力的弟子,以他惊采绝艳的天资,不可能没有护道人暗中护着,但是这个时候都没看到护道人的出现,他也只能是一个散修,更何况,我很确定,秦方之前确确实实只有半步金丹的修为,突然之间一夜修为暴涨,而且还是暴涨这么多,就算是有人给他灌顶,他也早就爆体而亡了”刘嫣然淡淡的说道,“所以我断定,这必定是某种秘法,既然是秘法,那么必定是有时限的,更何况能让实力暴涨如此之大的秘法,反噬之力,想想都极为可怕了,他的光芒将在这一夜照遍南荒,不过也就只有这一夜了,这一夜过去,尘归尘,土归土”
        “就算只有这一夜,也足够他自豪了,多少人求闻达南荒而不可得,他只一夜,必将震动天下,就是不知道,他能给窦家带来多少损伤了”那老仆低声说道。
        “不管怎么样,那都是他和窦家之间的恩怨,和我们皇室无关,窦家等豪门这些年来,也渐渐有些跋扈了,正好借此杀鸡儆猴”刘嫣然淡淡的说道。
        本来,人是秦方杀死的,似乎和皇室关系不大,但是眼睁睁的看着秦方大肆杀人,却不出手援救,这意思还不够明白么?自然不是皇室怕了那秦方,只是一种警告,对各大豪门的警告。
        “现在所谓的大时代就要降临了,老祖宗全力闭关寻求突破,父皇前段时间也带了诸多高手去相助老祖宗闭关寻求突破,这个时候我们不宜惹上过多的麻烦”刘嫣然淡淡的说道,目光却牢牢的盯着空中大神威的秦方的身上。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之际,秦方的身影仿佛是一道金色闪电,转眼间就追上了那窦家家主。
        秦方冷喝一声,扭转腰身,一只脚直接化作一只龙爪,狠狠的踏在了窦家家主的身上。
        “嘭”
        “啊”窦家家主惨叫一声,肉身在半空中被秦方生生踏裂分五裂,就连金丹元神都被秦方一脚给生生踏碎了,再无任何生还的机会。
        窦家家主的鲜血乱溅,尸体四散开来,从半空中跌落下来。
        “畜生”窦家老家主窦耀看的睁眼欲裂,三尸神暴跳,顿时怒吼连连。
        “畜生,我一定要杀了你,碎尸万段,为我儿报仇”
        内啥,明天啸尘就回上海了,所以不知道能不能及时,大家见谅
        --如果不是某章的最后一页--
        --如果是某章的最后一页--。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