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穿越架空-> 《重生之最爱》-> 第五十九章 “鸭子”飞不飞
第五十九章 “鸭子”飞不飞 作者:唐千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12-11
  •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说啊!”琴琴对着钟清说道,眼里很是担忧。(请牢记我们的网址wWw.xiAZaiLoU.CoM) 和钟清相处也有些年头了,多多少少了解钟清这个人是个面冷心热骨子里很敏感的人,平时可能看不出来,但琴琴能感觉到他跟大家相处的时候会带着一种隐约的倔强。如果他缺钱,他其实可以向别人借的,他不会,他会求取你的意见自己去挣。想到这,琴琴就知道自己要不把话这一下激给激出来,他又会自己扛着。
        沈泫和王晓明也听到了琴琴的声音,不同与往常的愉悦,着急之情跃然而上。便都走了过来,仔细观察之下也发现了钟清的不对劲。
        “钟清,你……那伤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有谁欺负你了?跟我们说说,我们也许帮的上忙的!”沈泫劝道。
        王晓明更是干脆。“钟清,告诉我们谁欺负你了,我们去叫琴琴的爸爸把那个人给抓到东门去!(义都有一处劳教所在东大街的街头那边,被简称为东门)”
        “我没事,只是昨天爬楼梯因为没有灯光摔了一跤,才弄成这样。放心,要真有人欺负我,我一定请你们帮忙!”钟清对着琴琴三人笑了笑,可能是扯痛了伤处,笑的有些怪异。
        王晓明和沈泫点点头,没多想。
        “原来是这样,早说嘛,何必遮遮掩掩的,吓我们一大跳。”王晓明拍拍钟清的肩,好像没有注意钟清肩膀直往后缩的不自然。
        沈泫也说道:“那有事你一定得跟我们说。”
        只有琴琴还目不转睛的盯着钟清,这伤一看就是被人打的,就算是人从楼上摔下来也摔不出这个效果,加上刚刚钟清那肩膀躲闪的动作,搞不好身上的上更多。还有钟清这个人不是很喜欢说话的,高兴的时候话也许会多些。可这“摔跤”的小事顶多说一句“我摔了一跤”就完了,哪还会说什么“一定请你们帮忙的话”,解释那么清楚。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偏偏他又不好说。
        琴琴再想想自己和钟清到义都的时间可说是一致,钟清也没被打过,最近也没有听说过哪里出现了什么会打架的坏学生。看他受伤的情形倒和以前他在外婆那里的一样,难道有什么混混从外婆那边过来,又和钟清遇上了?
        等等,琴琴记得外婆说过钟清家亲戚的孩子好像很喜欢欺负钟清,还有自己也听钟清说了他家现在来了什么客人,莫非……
        还是自己亲眼去看看好了。打定主意的琴琴放弃了对钟清的追问,和沈泫、王晓明一起回到座位上等待上课。
        “钟清哥哥,我们今天下午放学后跟着钟清后面走吧,看到底是谁欺负他了?”在老师转身写黑板之时,琴琴递了张纸条给沈泫。
        “钟清不是说他的伤是自己摔跤摔的吗,我们还是不要这样自找麻烦也给别人增添麻烦了。”沈泫在纸条回到。
        琴琴语结,又给王晓明传了纸条,得到的答复都是一样,没办法只好按捺下来,心里暗自决定到了下午自己一个人都要跟去。
        整个在学校的一天,沈泫就看见琴琴老是回头去看钟清,头一回心里有点酸酸涩涩的感觉,随手把笔敲在琴琴的头上。“上课专心一点,老师这么喜欢你,你上课却不专心,他该多伤心啊!”
        “呃……不会了。”琴琴吐吐舌头,乖乖的看课本。
        沈泫摇摇头,盯着黑板,思绪用上脑海。他看见钟清的伤,听了他的回答,就知道他有事瞒着大家。但也许事情比较,自己也不好去追问,打算着自己放学后去打听打听。可看琴琴这这么关心钟清的反应,明明知道可能她只是忧心自己的朋友,自己的心也挺膈应的。
        忍不住自己也回头看了钟清一眼,眉目俊朗,身姿挺拔,虽面无表情,眼睛在阳光的折射下有些幽深,有些……忧郁,彷如千年古刹里的深潭,有许多故事,难怪那么多女孩子喜欢他。莫名的,沈泫就有了一种危机感。
        等到下午放学的时候,琴琴迫不及待的捡好书包,跟沈泫说一声自己先回家,就准备追着钟清而去。谁料琴琴快,钟清更快,明明钟清只比自己前了50米的距离,自己还看得到他的背影,就一拐弯,一眨眼,他就从自己视线里消失了。
        “你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琴琴一跺脚直接就往钟清家的方向走,也没注意她在跟别人,别人也在跟她。
        “我说兄弟啊,你媳妇好像对钟清有点过度关心啊,不会锅里的鸭子还没煮熟就成别人家的了吧?”王晓明表面一脸关心,眼里满满的都是幸灾乐祸。
        “你又胡说八道什么,她是关心好朋友,而且她才六岁,六岁!你知道吗!”沈泫白了王晓明一眼,加快了步伐。
        “是是是,六岁,六岁。不过兄弟啊,我跟你家算比较熟悉的,从没发现你家的哪位前辈喜欢玩养成啊?”王晓明的语调又玩味又戏谑,摸摸自己的下巴,这是他最近看电影学来的新表现魅力的手法,他觉得很适合自己。“还有啊兄弟,掐指算算,你好像等这个学期一结束就要回去省城了吧?你这位才六岁,六岁!六岁啊,多么好的年纪啊,等你走后陪她的只有我和……钟清了。不对,我爸在这里呆的时间算算也快三年了,嗯,估计要升了,所以到时候陪她的只有钟清了。唉,到时候,鸭子就真的飞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沈泫本来越走越快的脚步停了下来,直直的看着王晓明的眼睛。
        王晓明也停了下来,认真的看着沈泫:“我的意思不是很明白吗?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看上这个小丫头。不错,她挺聪明也挺可爱,我也挺喜欢她,可是我明白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她只能当朋友。你是什么地方出来的你自己清楚,就你的那个家族,你认为会答应你跟这个山沟沟小县城出来的丫头片子交往?还有,你恐怕也感觉出来了吧,我、钟清、你之间她可能最关注的就是那个钟清!”
        “你别跟我说什么把她一家调到省城去的话,你摸摸自己的心,你根本就不知道她会不会愿意吧?而你就要去省城了,我跟你的关系总比那钟清要深,我希望你好,希望你明白自己在做什么!照现在的情况看,她,只会是你生命里的过客吧……”
        王晓明的声音由高便低,最后几近低沉。
        靠得近的沈泫却都听得清清楚楚,清清楚楚的直印到心底。忽然他却笑了起来,笑着对王晓明动了动嘴唇,然后继续跟在琴琴的后面走去。
        王晓明楞了一下,也释然的笑了,追上沈泫和他并肩而走,好像刚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只有风吹着沈泫的话在街角回荡。
        ……
        被跟的琴琴没有发觉身后的异常,小心翼翼的向钟清家摸去。直到远远的看见钟清站在一个巷口,与身前的男生对视。
        琴琴躲躲闪闪中接近了两人,迅速看了看左右,找到一堵墙后躲了起来,偷偷的观察。
        “哟,我亲爱的堂弟,你干嘛用这种眼神看我。”说着钟清面前的那个男生伸出右手掐住了钟清的脸。
        那个男生比钟清高半个头,年纪大概十六七岁,头发染的黄黄的,左耳还带着个大大的耳环,裤子两处膝盖都剪了个大大的破洞。左手一抖一抖的,在弹着烟。
        钟清一巴掌拍开男生的手,眼神是琴琴从来没见过的那种恨到极致的眼神,却又强制压抑冷静,让琴琴想起了动物世纪狼捕食动物前的眼神。
        “我已经让你打过一次了。”钟清的声音平静的像海上刮来的风。
        “打一次,你以为打一次就够了吗?你家欠我们家的,你以为就是打你一次就还的清的!”男生把烟摔在地上,左脚碾了又碾,眼睛盯着钟清,好像在自己脚下的本该是他一样。
        “我家不欠你们家,早就不欠了……”
        还没说完,钟清就被男生揪住衣领拎起来,甩在地上。
        “你知道么,每次我看见你那面无表情的脸我就想揍你,还有你那只手!”男生走到钟清身前,一脚踩在钟清的左手上。“多灵活的手啊,灵活的我想废了它!凭什么你们这一家该死的人不去死,不该死的人倒死了?”
        琴琴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幕,脑海里闪过自己第一次见钟清时他受伤的左手,当时还有些冻伤看不太出来,现在想想,不就是被踩被碾才有的伤痕。心里一动,就要冲过去。
        “你干什么,乖乖待在这!”还没等琴琴身子走出墙的阴影,手就被一把拉住。
        “沈泫,王晓明,你们怎么来了?”琴琴被吓了一跳,转头一看才发现是熟人。
        “你啊,他的朋友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你都来了,我们为什么不能来?”王晓明无可奈何的笑道。
        “别说了,快阻止那个男的!”沈泫冲了出去,在那个男生脚就要踢到钟清之时大喊道:
        “住手!”
        QQQQQQQQ
        啊啊,上架了,O(∩_∩)O谢谢大家对小成这么久以来的支持!
        落燕闲居,谢谢你的打赏!
        写到现在,小成的文确实还有许多不足,小成会改正的!让我们都继续加油吧↖()↗!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