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代桃僵 作者:橘花散里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12-11
  •     为了柳惜音,胡青改变了自己的策略,带着情报,果断离去,半道奔赴大秦军营。(小说者Www.XiaZaiLou.Com)http://
        大秦军营,叶昭身上四个多月的胎儿,肚子还不算很显,孕吐在调理下,也没那么严重了。她在和谈其间,穿着宽松的袍子,强打精神去训话,将事情勉强遮盖下去,只有身边几个亲兵知情。
        没有胡青这个腹中蛔虫,其他幕僚叶昭用得都不顺手,文书处理的速度慢了许多。
        她喝完苦药和孕妇养身补品,看着久久没有动作的北方,心里莫名烦躁,她处理完公文,扭扭酸痛的脖子,终于想起夏玉瑾,发现不在身边,便移步帐外去找,却见他穿着身朴素的皮裘,和她没当值的亲兵们混成一团,围着火堆,盘坐地上,高声说笑。
        夏玉瑾素无架子,在市井混得风生水起,吃喝玩乐,品酒赏美,样样精通,又惯会哄人,和这群当兵的老大粗在一块,隐姓埋名,凭着满口脏话,金钱铺路,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竟颇投缘。
        “安小兄弟,你看起来细皮嫩肉的,为人还颇豪爽啊!”
        “来来来,再讲点如何赌钱必胜的招数。”
        “安兄弟,你在南平郡王府是做什么的?”
        夏玉瑾神秘兮兮地笑两声,用唇抿抿酒,“你们猜?”
        将军身边的亲兵多数是漠北或江北人,对上京事情不太了解,对夏玉瑾的荒唐事迹听闻不多,大家一块儿开动脑筋,努力地猜。
        “管事的儿子?!不对啊,花钱太大手脚了。”
        “长得那么美貌,有那么有钱,该不是……是郡王爷的兔儿爷吧?”
        没等夏玉瑾喷出来,有人狠狠敲了那个乱说话的家伙一巴掌,仗义怒道:“安兄弟好色本性乃吾辈翘楚,明摆是喜欢妇人的,什么兔儿爷不兔儿爷的!别胡说八道!”
        夏玉瑾略略松了口气,另个士兵偷偷摸摸凑过来,附耳问:“千里迢迢,不怕危险奔来,听说郡王爷是个不成器的,你和叶将军看着挺亲密的,该不会是……是将军的面首吧?!”
        叶昭气得眼皮直跳。
        夏玉瑾大笑起来,半晌后,严肃道:“嘿嘿,说不准我是个皇亲国戚呢?”
        “你就吹吧!”将士们表示深深的不屑,“就凭你这无赖泼皮的德性,还皇亲国戚呢?我都能做玉皇大帝了。”
        夏玉瑾摸摸鼻子。
        假作真时真亦假,伪装的真谛在气质,他这般无赖模样,大伙宁可相信他是戏子,也不肯相信他是郡王爷,否则太破坏自己在戏文里看见的皇家形象了。
        众人三番四次逼供之下。
        夏玉瑾“无奈”承认:“我是安王府安大总管的儿子,父亲嫌我不成器,让我出来历练番。”
        宰相门前三品官,连贴身侍女都是娇生惯养的主,所有答案得到完美解释。
        大家满意了,纷纷拍他脑袋:“臭小子!叫你唬我们!”
        夏玉瑾给拍得差点栽地上去了。
        叶昭远远看了会,默不作声地回去了。
        夏玉瑾没有打过仗,也没读过军书,但他也不会仗着自己身份指手画脚。他能恪守本分,将战事交给媳妇去处理,所有将士们说话无论对错,统统赞同,绝不多说半句。
        他只管叶昭和两位大夫的行动,大到探讨治疗方法,掩护叶昭的身体状况,小到每次熬药用火,药渣处理,他统统参与,不肯松懈半分。
        闲暇无事,他便和亲兵们套近乎,学学骑马,玩玩刀剑,或者逗逗媳妇开心,免得她原本就不算好的脾气在怀孕后变得更差。
        夏玉瑾嬉闹着,脑子却快速思考。
        纸怎能包得住火?吕大夫与老王军医频繁出入将军帐营,再加上她托词公文繁多,没有练武的行为,引来无数流言,许多将士纷纷猜测,东夏的探子也在探头探脑,试图打听出叶昭患了什么病,也开始有人猜疑将军是否怀孕。
        笑闹声中,营地外传来阵阵喧哗,他跑过去,探头一看,却见一行大光头在阳光下散发这阵阵耀眼光辉,为首光头正是秋老虎,后面跟着胡青等人,与他们相熟的将士纷纷上前,笑中带泪,狠揍对方:“真他娘的居然没死!果然祸害!”
        纷乱的脚步声,叶昭已冲到军前,她吃惊片刻,立即上前,左手扶着秋老虎,右手扶着胡青,用力按了两把,辨明真伪,然后大笑道:“好!好!好!”
        秋老虎立即回握。
        胡青眼泪都要飙了:“兄弟们,轻点!将军,你别按了,知不知道自己手劲大?”
        叶昭讪讪收回手:“今夜要设宴为兄弟压惊。”
        “爹!”秋水比闪电更快地冲过来,不敢置信看看秋老虎的脑袋,连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秋老虎又惊又怒:“死妮子!谁让你上战场的!看老子不抽死你!干!你爹死了,你倒胖了?!淡定!够淡定!不愧是我女儿!”
        秋水抱着父亲,嚎啕大哭。
        现场欢声笑语,吵闹纷纷。
        叶昭亲携两死里逃生的得力干将,步入军营。
        夏玉瑾左看看右看看,发现媳妇高兴得忘了自己,赶紧跟上。
        叶昭遣开众人,只留下几名亲信,细问他们逃生的经过。
        秋老虎立即天花乱坠,把军师的神机妙算乱夸一通,说得口沫横飞,只差没把胡青说成天神下凡了。没人相信他乱说,叶昭回头看胡青。
        胡青笑道:“当年嘉兴关火烧,我与你曾从烈火中突围,也是用井水淋湿全身,然后冲向火墙,拼过那段火墙,无可烧之物,火自然熄灭。伊诺重兵主要守的是无火之处,秋将军神勇过人,带的又是精锐,大家拼上一把,便突围而出了。可惜当时声音吵杂,场面混乱,喊叫声传不出去,大家纷纷撤退,身边没多少人愿意相信我的话,否则活下来的,不止那么少。”
        秋老虎心有余悸:“临行前,将军让我事事听军师的话,老子横下心来,果然没错。”
        秋水还在呜咽不止。
        叶昭安慰:“活着就好,正是用人之时。”
        胡青又将在东夏阵营看见柳惜音之事说出:“大皇子与伊诺皇子势成水火,柳姑娘让我趁早撤离,她已胸有成足,只待最佳时机发动最后的挑拨,等东夏军营大乱,我们可趁机攻之。”
        叶昭沉道:“知道。”
        胡青“柳姑娘有以身殉国的打算。”
        “殉她奶奶的!”叶昭暴起,转了两圈,忽问,“江北运那么多粮食去江东,声势浩荡,全是山路,你可知线路?”
        胡青笑眯眯:“知道,我试探东夏王口吻,应该是一个半月后有粮食运去,以柳姑娘聪慧,必会在粮食运到前动手。”
        叶昭指着沙盘,问:“先把祈王的运粮队伍打下,截断交通要道,派精兵扮作祈王运粮队伍,混入城中,里应外合,打开城门,可行?”
        胡青道:“运粮军队停在东夏营地城外,然后换上东夏的士兵押运,怕是不好混。”
        叶昭道:“攻下运粮队伍,往粮食内掺杂大量沙子,东夏检查粮食的官员无法交代,争执之下,必召见运粮官等人回城责问。此时率军攻城,趁大乱之际,打开城门,顺便将柳姑娘劫出来。”
        秋老虎叫:“好!多搀点沙子,白赚粮食!”
        胡青迟疑道:“观柳姑娘言行,怕是宁死也不会走。”
        “她愿不愿意有什么关系。”叶昭根本不考虑这个小问题,摆手道:“只要还有一线希望,用什么手段都可以,就算打断她的腿,也要把她从那个鬼地方拖出来!”
        夏玉瑾点头:“好死不如赖活,谁知道她是谁?隐姓埋名,换个身份,换个地方,凭她的家财万贯,美貌过人,又有王府撑腰,挑个合适人家,照样嫁人。”嫁谁都行,只要不嫁给他就好。他直觉以柳惜音的狠辣隐忍招数,自己的无赖流氓套路是拼不过的,娶进门,他可能会倒血霉。所以钦佩之余,很有危机感。
        议论中。
        门外,吕大夫匆匆跑来,额上挂着大滴汗珠,看看环境,发现几个不认识的陌生人,赶紧将郡王拖出去,附耳道:“有人偷偷动了药箱里藏着的安胎药物,形势不妙,将军有孕的事情很快就要散播出去了,怎么办?”
        夏玉瑾笑道,“放心放心,叶将军的责任是保卫家国,我做丈夫的责任是保卫媳妇,这种危机早有预备,马上就能解决。”他冲帐内,朝秋水挥挥手,将她叫出来道,“上次和你说的事,正是万中挑一的好时候。”
        他带着秋水回帐,将叶昭怀孕之事说了一番。
        胡青挑挑眉,秋老虎吓得虎目圆瞪。
        未料,他宝贝女儿跪下,决然道:“我早于郡王议定,若事情有败露迹象,就对外宣称,怀孕的是我。我这阵子吃胖了一圈,并在身上缠了白布,用宽松衣物遮掩,吕大夫也教了我孕中反应,足以冒充过去。”
        叶昭皱眉:“女子清誉宝贵,不可!”
        夏玉瑾:“别那么固执,事有从权啊,现在宣布此事的形势比我预想中更好。”
        “不成不成!”秋老虎低吼着,他揪着夏玉瑾的领子骂道,“去你妈的,胡说八道什么!老子家的黄花大闺女还没嫁呢!无论如何都不行!”
        夏玉瑾笑眯眯,拍拍他的手,指指胡青:“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本王是帮你那嫁不出的闺女呢。”
        秋水的脸瞬间红了,她结结巴巴道:“这……这和最初说的……”
        胡青顿觉不妙,正想开溜。
        可惜晚了一步。
        天雷勾动地火,十八道雷电劈下,满天神佛庇护,文魁星降临,大智慧菩萨附身,秋老虎这辈子没有一刻像此刻那么聪明,那么清醒,他环视四周,把所有未婚男子一一扫过,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认定的最佳女婿领子,在大门外,当场开骂:“臭小子!居然偷偷搞大我女儿的肚子!快给老子负责!不马上三媒六聘娶回去!老子就打破你的头!”
        暴怒的“岳父”吼声,响彻三军,人人震惊。
        日日打雁终被雁啄眼。
        胡青欲哭无泪。
        作者有话要说:电脑抽了,更晚了。
        不过多写了点噢!
        下次更新是十二号。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