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9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 )
        墨晨总算等到顾宝宝伤势好转这一天,几乎是迫不及待对打包,把顾宝宝和孩子们带回千云岛,从周慕寒那里,墨晨知道木木就是那天黑了墨小白的鬼才,这个消息他心里早就有准备,也没表现得太过惊讶,心平气和地接受了这个消息,他不知道墨遥在木木,他没有让周慕寒帮忙查木木,他自己也是情报高手,他想查自己的儿子不会借别人的手。
            森森一上飞机就惊讶地到处乱跑,“爹地,我也坐过飞机,还是头等舱,都没有这么好的设备,哇,还有音响,还有跑步机,爹地,这是什么飞机啊?”
            顾宝宝也很惊讶,她没坐过这么高级的私人飞机。
            木木倒是一点都不惊奇的样子。
            墨晨抱着森森坐下来,“这是爹地的专机,喜欢吗?”
            “喜欢!”森森一脸兴奋的样子,“我好喜欢,爹地,我也要。”
            “等你十八岁,爹地送你一辆。”墨晨说道,儿子的要求一定要做到有求必应的地步,顾宝宝抿唇,这太败家了,太败家了。
            “我们家有多少辆私人飞机?”
            “五辆。”墨晨轻笑说道,这还不包括直升机的,这是私人客机的,全是最新产品,全是第一恐怖组织研制出来的商用客机,专门给金字塔顶端的人使用的。
            当初研制这东西的时候叶薇还奇怪,第一恐怖组织能研究出来不带枪子的飞机还真是奇迹,谁知道其实这客机也是一武器,且很全能,所以能买他的几乎都是军火商居多。
            顾宝宝没有像森森那么开心,一直抓着墨晨问东问西,她心中隐约有些不安,不知道自己这一趟到底是对,还是错,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该怎么走。
            “你昨天没睡好,到家还要很长时间,到里面睡一会儿吧。”墨晨温柔地说,顾宝宝也觉得有些困倦,便进了房间休息,这房间布置得也十分豪华,她忍不住想,有钱真好啊。
            森森在玩游戏,木木一个人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墨晨坐到他对面来,他有必要和木木谈一谈,然而顾宝宝如今还没有承认他,他不知道木木心中有没有把他当成爹地看,所以谈话的语气就特别要注意。木木和森森不一样,木木看着他,挑眉问,“什么事?”
            “我们住了这么长时间,没听你喊过一声爹地!”墨晨温和一笑。
            木木说,“喊不喊也改变不了什么。”
            墨晨心中一喜,他这意思很明显,不管怎么说你都是爹地,改变不了,有这个大前提,墨晨也稍微放心了一些,“森森说你很能赚钱,能告诉爹地在做什么工作吗?”
            木木蹙眉看着墨晨,并不愿意回答,墨晨说道,“我没别的意思,纯属关心你。”
            “不必!”木木别过头去,“我很好。”
            墨晨哈哈一笑,“你知道吗?像你这样的孩子,聪明,早慧,什么都觉得自己是对的,其实未必是对的,偶尔听听大人的意见也不错,爹地虽然没你这么聪明,但爹地这辈子什么都经历过了,至少能给你提一个意见是不是?我至少能有一些经验告诉你,告诉你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木木不说话,半晌,他才说道,“网络方面的工作。”
            墨晨一笑,“网络方面有很多类工作,具体是什么呢,是游戏?”
            “我不信你自己没查过,你是怀疑我才会问是吧?”木木面上有些不悦。
            墨晨说,“我是很疑心你做什么工作,甚至疑心你给政府工作,但是木木,爹地没查过你,爹地坐在这里问你,是因为你是我儿子,我不会去查你,我更宁愿相信,你会相信我,告诉我。”
            木木迅速低了头,森森看了看他们,嘟着小小的嘴,跑到另外一个座位上,避免殃及池鱼。
            “真的?”木木疑惑地问。
            墨晨点头,“真的!”
            “我带你回家。”墨晨说道,脸色沉静,“你知道我冒着什么样的危险吗?千云岛很隐秘,地下,地上都有侦测器,政府人员侦测不到我们的位置。我们已经失去一个家,被轰炸得面目全非,因为这一场轰炸,我们失去很多兄弟,战友,也有亲人,如果千云岛再被人发现,又会来一次类似的轰炸,到时候死的人有可能是我,有可能是你小叔,可能是年幼的圆缺和念痕,有可能是我的爹地妈咪,你的爷爷,奶奶。木木,人是血肉做的,不是钢铁做的,没有三头六臂,顶不过子弹和轰击炮,我们会死,你明白吗?”
            “没人让你们死。”木木低沉地说。
            墨晨说道,“如果你为政府工作,你身上装了一个追踪器,我可以实话告诉你,他们追踪不到千云岛,因为射线会隐藏你身上的追踪器信号,从你等上飞机这一刻开始就失去了信号。但你很聪明,你会记住经纬度,所以我不敢冒险,爹地很真诚的和你谈一次,别做出什么让我们都后悔的事情,好吗?”
            “说到底,你还是不信任我,所以才会和我谈。”木木没看着墨晨,这是握住杯子,手指发白。
            墨晨说,“不,我是相信你,才会和你谈,木木,我不在乎你做什么工作,哪怕你真的给反恐工作,哪怕你真是政府人员,我也不在乎,这是你自己的选择,你要觉得这工作你喜欢,对你而言有意义,那我不会阻拦你,我只想告诉你,别去伤害你的家人。”
            “不是你想的那样!”木木略微有些尖细的声音带着几分委屈,但又沉寂下来,墨晨挑挑眉,看儿子沉默不语的模样,心中不免也有些伤感。
            木木犹豫了一会儿,轻声说,“我不会伤害你们。”
            5月份,在大家的努力下,前妻登上金牌榜首,晓晓十分感激大家,这个月我们大家一起努力哦,我也努力,姐妹们有金牌的也给晓晓加加油哦。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