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9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 )
        翌日晚上,木木和森森的休学手续就办好了,理由很简单,请病假,顾宝宝并不太想休学,但其实木木和森森在学校学习的东西和他们的承受力、智商并不相等,她也有了让孩子跳级的想法,因为木木不止一次抱怨过,学校很无聊,同学很幼稚,他不想上。
            休学正好满足木木的要求。
            森森却有些失落,他交了几个不错的朋友,玩得很好,休学后又要去千云岛,好长时间不见面他有些想念,墨晨却百分之百支持他们休学的。
            第二天野营,各家都自己准备好东西,家里有孩子的都带上孩子,镇长他们很能干,把晚上的烧烤食材都准备好了,其他的人只要把自己露宿需要的东西准备好就成。
            露营的地点在山上,一座公园的山上,算是一个野生公园,山路崎岖难走,平时很少人会到这一带了,山上有很多野生动物,但不会主动攻击人类。附近倒是有不少狩猎者经常上山打猎,他们的目标就在山顶,每个人都选一个地方露营,烧烤的地方山顶一条小溪处。
            他们小镇的人经常来这边野营。
            顾宝宝和孩子们都参加过,家里有一个男人真的很方便,墨晨扎起两个帐篷,拉得严严密密的,防止蚊子跑进去,帐篷里吊着一个小灯泡,又备用电源。木木和森森缩在帐篷里打游戏,墨晨拿着笔记本在外面查山上的气温,危险系数等等,顾宝宝去帮镇长他们弄烧烤。
            一共六十多人来露营,女人们都去帮忙弄烧烤,男人们或唱歌,或聚在一起打牌,喝酒,有人还弹吉他,露营就是一个新体验,一次体验生活。
            气氛倒是很好。
            墨晨查好了东西,关上电脑,忽而听到有猎物的叫声,在公园山顶倒是很常见,附近有好几座山,都是连在一起,这边并不是猎区,所以相对而言很安全。
            森森拉开帐篷,露出可爱的小脑袋来,“爹地,这一关我打不过,你帮我打。”
            木木很鄙视森森,游戏打不过让爹地打,这叫什么呀?
            墨晨却很有精神地教森森打游戏,尼克走过来,他想去半山腰看玩,问森森和木木要不要一起去,因为视野角度不一样,在山顶的视野反而没有半山腰好,能玩的地方也多,好多人都结伴去了,墨晨看了看天色,说道,“孩子和大人不同,你们去吧,他们晚上还是不要乱走。”
            “你是什么意思,怕我带丢孩子吗?”尼克有些不悦,“以前你不在的时候,我们来露营,都是我带孩子们出去玩,一个人都没丢过,倒是你,林林呢?”
            这话一出,墨晨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黑沉得难看,看向尼克的目光如啐了电一眼,要把尼克都看穿,墨晨动了怒,那怒气中又多了几分别人看不懂阴鸷,这件事顾宝宝和木木、森森自从他们相遇后就一直没提过。并不是忘记了林林,只是不想勾起大家的往事,那么可爱的孩子,那么鲜活地在他们的记忆中。
            谁都忘不掉。
            顾宝宝,木木和森森都可以指责他,这是他们家的事,严格上来说,这是家事,既然是我的家事,旁人莫要多言,又有什么资格多言。
            且是这么尖锐地刺痛墨晨的心。
            木木把游戏机一丢,淡淡说道,“尼克,你们去玩吧,我们不去。”
            尼克也察觉到自己说话刻薄了一些,他也不是故意的,丢下一句sorry,人就走开,一个人随着几名青年男女去半山腰。
            墨晨的脸色一直是沉的,如同雷雨天的天空。
            森森低声说,“爹地,你别生气,不是妈妈告诉尼克的,林林的事情,小镇的人都知道,他很讨人喜欢,突然没了,大家一定会好奇的,所以我就和尼克说了。”
            墨晨缓缓地舒了一口气,揉了揉森森的头,“没事,爹地不生气。”
            尼克说的是实话。
            本想一家人开开心心露营,却无端为了几句话心烦意乱,莫名的好心情都被破坏了,墨晨忍不住想起林林,想起那个可爱的孩子,他们本来是一家五口人,如今缺了林林一个人。墨晨仰头看着天空,他记得小时候刚懂得什么叫人死的时候,十一说,人死了都会变成星星,在天空上看着他们的亲人。
            那么,林林,你是其中的哪一颗星星,看见爹地,妈妈和哥哥,弟弟了吗?可曾责备过爹地,让你错失了这样的欢乐,只能在天上孤零零地看着。
            “你们别乱跑,免得一会儿妈妈到处找,知道吗?”墨晨想一个人静一静,嘱咐了木木和森森几声,便一人走开,高大的身影淹没在黑色中。
            孤独,冰冷。
            森森有些心酸,“木木,爹地看起来好可怜。”
            木木没说话,拿过游戏机打游戏,却打得不是很顺,半晌丢出一句,“那还不是你多嘴,谁让你说林林是因为他死的?”
            “我没这么说啊,我说妈妈和我们去爹地家,结果林林……”
            “你那意思就是因为他死的。”
            “人家明明不是这个意思……”森森委屈极了,两兄弟都沉默下来,一个继续打游戏,一个委屈地看着墨晨消失的方向。顾宝宝在小溪边帮忙洗食材,因为人多,帐篷之间距离都不远,三四米一个帐篷,有的喜欢刺激的,帐篷就搭建得远一些,或者有些小情侣,寻求刺激的,搭建得更远。森森和木木这个帐篷旁边都有人,且隔二十米就是烧烤处,相对而言很安全。他们五米处两名时尚的姑娘在说音乐。
            顾宝宝忙了一会儿过来,给他们带了果汁,不见墨晨,忍不住问,“你们爹地呢?”
            5月份,在大家的努力下,前妻登上金牌榜首,晓晓十分感激大家,这个月我们大家一起努力哦,我也努力,姐妹们有金牌的也给晓晓加加油哦。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