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7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尼克目光瞥见顾宝宝身后的墨晨,顿时生了几分醋意,墨晨却还他一个不失风度的笑容,本来看见尼克靠近顾宝宝,他有一些不舒坦,虽然知道这个男人对顾家几****有恩,很是照顾,他也不喜欢他们再靠近,没想到下来却听到顾宝宝这一席话,墨晨当时在她身后只觉得。YUeduwu.com
        爱上顾宝宝,是他这辈子做得最正确的事情。
        尼克鄙视地看了墨晨一眼,起身离开,夹着几分怒火,墨晨毫不介意别人怎么看他,顾宝宝刚想叫住尼克就看到墨晨靠近,他在她身边坐下来。
        顾宝宝嘴巴张了张,没什么话说,索性闭嘴算了。
        墨晨静静地陪伴着她,微风轻吹,树荫下一对璧人安静地享受午后的宁静,前面的绿茵场上是他们的孩子们在玩足球,墨晨突然觉得,这样的日子就是他的成功。
        他可以舍弃容貌,财富,权力,只要这个家。
        “宝宝,你什么时候才能爱上我啊……”墨晨修长的指拂过顾宝宝的长发,说得有一些感慨,仿佛惆怅,却又带了一些笑意。
        顾宝宝的画笔一停,微微不解地看着墨晨,“你不是说你很有耐心吗?这么快就要放弃了?”
        墨晨一笑,眸光温柔又苦涩,温柔是眼前的女孩子的确值得他去爱,苦涩是,宝宝这么平和的语气,一点都不紧张,显而易见,哪怕是有过亲密关系,他在宝宝心里的定位也是一样的,并不是很重要。www.yUeDUwu.com
        若是她爱他,应该要紧张了。
        “怎么可能。”墨晨笑说道,“我只是惆怅,我越来越爱你,该怎么办啊。”
        “我没让你越来越爱我。”顾宝宝红着脸低了头。
        她没有墨晨那么会说话,听墨晨说这样的话,心情总是意外的好。
        或许女孩子都喜欢听这样的话。
        “我自作孽。”
        “你可以解脱。”顾宝宝开玩笑说道。
        “那可不行,我中了顾宝宝的毒,真要解脱岂不是没了性命,我还是保持越来越爱你的状态好了。”墨晨笑眯眯地说,顾宝宝侧头看着他。
        她的脸颊白皙中透出几分粉红,红唇润泽,目光带着几分纯净的澄澈,墨晨心一动,身子微微侧过来,吻住顾宝宝的唇,顾宝宝惊讶地睁大眼睛,一时忘了退开。
        墨晨只是贴着她的唇,没有进一步的侵犯。
        碎光透过树叶点点洒落,那画面美得如一幅画。
        森森哇的一声,拉着木木说,“木木,看看爹地妈妈,亲亲啊……”
        木木看了一眼,别过脸去,一脚射门,却没说什么,森森一个人兴奋得不得了,“照这样的情况下去,爹地和妈妈很快就会结婚了,木木,是不是?”
        “也许吧。”木木小跑提着球,若有所思。
        墨晨下午送孩子们去学校,回来继续陪着顾宝宝画设计图,顾宝宝问他的意见,墨晨偶尔还能给给意见,虽然无心念了一年服装设计,可毕竟是念过嘛。
        然而,他的意见在顾宝宝看来,纯属于抄袭意见,都是一些世面上能见到的设计,墨晨说,“等到了千云岛,给你看妈咪收藏宝贝吧,有很多古典的服装,都是陵墓中盗出来的,说不定你有灵感出一个古典风。”
        “这不流行了,要结合现代元素,我做过古典风,失败得一塌糊涂,个人觉得很不错,可惜没人欣赏。”顾宝宝说道,并不在意一次两次的失败,服装设计就是这样,不是每一场秀都能轰动,一炮而红,“你可别骗我,到时候要让我看。”
        “那是自然的。”墨晨笑说道,那些衣服就是收藏着玩,又没人穿,为了他追媳妇,他妈咪和叶薇送给顾宝宝都不成问题。
        下午放学,墨晨要去接孩子们,硬拉着顾宝宝和他一起去,顾宝宝无奈,只好随了他,尼克看着他们的背影,羡慕至极,羡慕墨晨的好运气。
        接回了孩子,墨晨做晚餐,这两天吃够了海鲜,墨晨这一餐做很传统的中餐,糖醋排骨,酸辣排骨,辣子鸡等等……都是顾宝宝和孩子们喜欢吃的菜。
        木木在书房关了一会儿,跑到厨房看墨晨做菜。
        墨晨说,“去玩儿吧,爹地做就可以,不需要你搭把手。”
        “我也没给你搭把手,我要学做菜,免得妈妈和森森都说你做菜好吃。”木木觉得自己没地位了,墨晨抓住了家里每个人的胃,包括他的。
        墨晨哈哈大笑,还真的很耐心地教木木做菜,虽然他更宠爱森森一些,可他也喜欢木木,喜欢他这种骄傲的性子却愿意为了家人付出的性子。
        这么好的孩子,是他的儿子呢。
        一想到这里,不免得骄傲。
        “排骨要腌多久?”木木问,他不会做这道菜,因为在法国长大关系,他会做的都是法国菜居多,中餐真的很少,顾宝宝是很喜欢中餐,自己却不会做。
        “叫我一声爹地就该告诉你。”墨晨逗着木木。
        “我才不要。”木木平板地拒绝。
        “那我不告诉你了。”墨晨笑说道。
        “拉倒!”木木哼道。
        墨晨说,“真不可爱,森森都叫我爹地,你为什么不叫??”
        “你还没和妈妈结婚。”木木很坚持。
        “但我是你爹地,这是铁一般的事实。”
        “那又怎么样?”
        “我只想说,哎,像我这么全能的爹地不好找啊,要珍惜啊。”墨晨感慨。
        木木说,“我要找一个伺候我的爹地简单多了,倒是你,想找我这样的儿子,你上哪儿找?”
        墨晨,“……”
        他们这算什么对话啊?
        真纠结。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