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9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顾宝宝是墨晨让森森拉过来的,他虽然教孩子们踢球,心思却在顾宝宝身上,早就看见她站在门口看着他们打球,注意到她打电话,接着尼克过来聊天,两天聊得似乎不太愉快,但感觉他们很熟稔。墨晨当然很懂得利用自己的优势去阻拦这个明显对自己未来老婆有居心的男人,立刻让森森过去把顾宝宝拉开。
        木木说他小气,墨晨不在乎,小气怎么了,对自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是男人都不会很大气。
        顾宝宝也会踢足球,偶尔会带孩子们玩,一家四口的球场上追逐,笑声连成一片,墨晨笑得最为爽朗,偶尔会故意去抢顾宝宝的求,气得顾宝宝打他。她一个女孩子踢足球,硬件上就赢不了墨晨,何况墨晨足球那么好,墨晨最喜欢从顾宝宝脚下抢球,故意讨顾宝宝温柔的骂。
        她声音本来就娇软,一点都不像是骂人的,倒是有一种说不出的乐趣。
        “坏蛋,你又抢我的球。”顾宝宝追着墨晨打,闹成一片。
        几人正玩得快乐,一辆宝蓝色的兰博基尼停在他们的小别墅前面,开车的女人穿着一袭宝蓝色的长裙,肩膀上有三颗水晶点缀,带着一副墨镜。
        很炫酷。
        副驾驶座上的小女孩梳着两条大麻花辫,穿着无袖的白色连衣裙,她很机灵地跳下来奔向足球场。
        墨晨很意外在这里看见顾彤彤和顾相宜,森森和顾宝宝倒是很开心,顾彤彤是个鬼灵精,又爱运动,什么样的运动项目都难不倒她,也加入了踢球的队列中。
        顾宝宝已是一身汗水,惊喜地走过来,“你们怎么来了?”
        “不欢迎吗?”
        “欢迎,欢迎,怎么会不欢迎。”顾宝宝笑说道,顾相宜摘了墨镜说,“我们明天就回A市了,今天过来蹭蹭饭,彤彤说要和她的王子道别。”
        “你这么快就走了?不是说要住很一段时间吗?”
        “计划赶不上变化,机票都定好了,明天带孩子回去。”顾相宜微微一笑,风轻云淡,并不是什么计划有变,是荣少病了,顾相宜虽然很怀疑这条新闻的真实性,可听电话他的声音的确带着沙哑,她就勉为其难地信了,其实别不说她不信,荣少为了绑着她是三十六计都用上了。
        装病实在常用手段,见过一个刚跑了半个小时浑身汗水的人立刻去冲冷水澡就是想要感冒吗?谁知道身体底子太好了,竟然不生病,他竟然一不做二不休跑一个小时就进冰窟,如愿以偿地病了。
        这样极品的事情,十个手指都数不过来,装瘸也装过,车子刮了一点点油漆就说车祸了……
        顾相宜对类似的事情已经很免疫的,但听在他沙哑的声音份上,她还果断地回去吧,法国她常来,想来什么时候都能来,只是顾彤彤闹了一早上,顾相宜就带她过来找他们。
        顾彤彤居然还提出这样的建议,“妈咪你一个人回去吧,把我寄在森森家吧。”
        顾相宜,“……”
        听了顾相宜的话,顾宝宝一笑,彤彤如果真的要留下来的话,她也不反对。
        墨晨一看时间,该做饭了。
        他问顾相宜吃得惯中餐吗?
        顾相宜挑眉,“那是自然,我讨厌西餐。”
        墨晨摊摊手,于是去做饭,留下几个孩子在踢球,顾宝宝和顾相宜在树荫下聊天,说生活,说感情,说未来,说更多的是孩子们。
        三个孩子们玩了一会儿,结束踢足球的运动,森森和木木回去把自己的直滑板拿来遛弯,顾彤彤好奇,她不太会,没人教过她。
        顾彤彤的运动神经很发达,她也想学,让森森教她,森森不会教人,他学会是因为木木教的,森森让木木教顾彤彤,小老头站在一旁,双手环胸,一副你来求老子,老子就教你的表情。
        顾彤彤吐血,指着他哼了一声,她不会自己练习啊。
        没人教她溜直滑板,顾彤彤拿着林林的直滑板滑动,才滑出一点点就摔个四脚朝天,森森很没友爱精神地笑她,顾彤彤怒,森森慌忙滑出好长一段距离,小御姐是个很执着的人,她一旦要学什么就一定要学会。木木不教,她就自己摩挲,才不到十分钟就摔了四五次,膝盖都摔破了。
        小御姐很郁闷,木木蹙蹙眉,滑过去居高临下地看着在地上发脾气的小御姐,“喂,起来。”
        “要你管!”
        “你以为我想管你吗?你坐在这里妨碍交通。”木木说,顾彤彤怒,抬头激灵灵地看向他,木木见她膝盖的确是摔破了,咳了咳,“你起来吧,我教你。”
        顾彤彤别扭,“谁要你教,我自己学。”
        “那拉倒吧。”木木作势要离开,顾彤彤慌忙喊住他,妈的,再多说一句不会啊,顾彤彤得有台阶下,圆着琥珀色的眼睛瞪木木,木木看着她,脸上也没什么表情。
        顾彤彤诅咒了声,“拉我起来!”
        命令句。
        木木继续没有表情,顾彤彤说,“你不拉我起来,怎么教我?”
        木木想了想,又滑回来,朝地上坐着的彤彤伸出手,顾彤彤看了他一眼,犹豫一下,把把手放在他的手心里,阳光千丝万缕洒下,相握住的手仿佛穿过了无数山水,握住了彼此的命运,那一幕美好宁静得谁都舍不得打碎。
        木木一个用力,把彤彤拉起来,彤彤刚学直滑板,平衡感不太好,想当然,这一次她是故意的,她运动的感觉很好,向前一滑动,撞向木木,木木也失去平衡想要甩开他,彤彤和八爪鱼一样缠着他的脖子,两人一块倒下去,一起摔个底朝天,顾彤彤还很没义气地摔在木木身上。
        小御姐那是成心的,只见她比了一个哦也的姿势,“有什么了不起嘛,你也摔倒了。”
        木木怒,小御姐很嚣张。
        所以说什么美好啊,都是错觉,错觉……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