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6 金牌加更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墨晨忍不住问,“木木,你怎么知道我是黑手党教父?”
        他没有婉转,而是直接问,不管如何,他们是一家人,这是墨晨所深信的,他不会害了自己的儿子,永远不会,他相信木木也不会害他,这是血浓于水的信任。
        所以没必要太过委婉。
        且木木和森森都很聪明,不是一般的孩子,不会有太多的顾忌,他又怕他们多想,不如直接问了,更方便一切。木木抬头,并不说出真相,“这有什么好奇怪的,罗马出事的时候,有一个论坛一直在说这件事,黑手党和反恐的纠纷,墨家是黑手党世家。”
        “哪个论坛?”这样的论坛,基本上不会放开给别人看。
        “RPT。”木木有问必答,墨晨眉梢一挑,“你是那里的会员?”
        “不是,偶然路过。”木木说道,显然不想说太多,然而,他不知道的是,他的爹地看起来是一位很温柔慈善的人,在他们面前也是很好欺负的人,温柔得要滴出水来。
        可他的爹地是一名特工,情报特工,且是情报头领,那是多敏锐的心思,多快的反应,墨晨自从选择了情报这条路,一开始就要从很多弯弯曲曲的信息中提取他所要的准确信息,所以木木的话给他另外一个讯息,所谓的路过,其实就是监视和控制,至于是奉谁的命令去监视这家论坛,那就不知道的。
        墨晨知道RPT论坛,那是一个恐怖分子所建立的论坛,卡卡是会员,第一恐怖组织有好几个主要首领都在里面玩,交流一些信息,可以说世界上排名三十的恐怖分子,二十人都是论坛的会员,会员一千多人,全部是恐怖分子,这也是为什么叶天宇能那么快速地怂恿中东恐怖,控制北美恐怖危机的重要原因。
        所以监视这家论坛的,只能是官方组织。
        而且,肯定,绝对是官方组织。
        墨晨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这是一名做情报的人灵敏的危险感觉。
        对面坐的儿子,究竟是谁?
        是敌人?
        转而他又是一笑,哪怕是敌人,那又如何,谁规定父子就全部都要是黑手党,人家许诺是反恐督察,丈夫,儿子和女儿全部是恐怖分子,这又有什么关系,不能影响他们是一家人的事实。
        墨晨的担忧和宽慰全部隐藏在百年不变的微笑外,木木哪怕再聪明,在墨晨面前,这点道行也是不够的,他就算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想从墨晨脸上看出什么,那也不可能。
        你可以从墨遥脸上看出什么,也不可能从一名情报王的脸上看出什么,除非他想让你知道。
        吃过早餐。
        森森要踢足球。
        墨晨当然陪同了,可没有运动衫,穿这么整齐去踢足球实在是太招人了,木木提议去买几套换洗衣服和运动服,如果他继续常住的话。
        墨晨欣然同意,木木放话了,基本上顾宝宝的意见可以忽略了。
        走的时候,木木和森森都和尼克打招呼,语气都很又好,尼克有点悲伤,过去都是他带着几个孩子去玩,去购物,如今换了别人,还是一个吃软饭的男人。
        男人越来越忧郁了……
        木木到墨晨到附近一家卖场,买了两套睡衣,两套换洗衣服,还有一些日用品,于是打道回府,他们到小区里踢足球,有一个很大的公园场地给他们踢足球。
        且小镇有会所,有很多运动项目。
        森森和木木都爱踢足球,墨晨带着他们在足球场上跑,教孩子们学足球,运动那是他的强项啊。
        尼克很忧郁地看着他们玩耍。
        森森注意到尼克了,本想叫着尼克一起玩,又怕爹地不高兴,所以没叫尼克,带着球远一点的时候,森森小声和木木嘀咕,“木木,要不要叫尼克?”
        他们是很喜欢尼克的,以前没有墨晨的时候,他们都和尼克一起玩,都是尼克陪他们玩足球的,那时候,墨晨还不知道在哪儿。
        他们和尼克之间,有很多回忆。
        孩子们和他建立了很友好的友情。
        木木想了想,“别叫了,尼克不会愿意来的。”
        且墨晨恐怕也不喜欢,木木还觉得和墨晨玩比较新鲜,墨晨显然踢得比尼克好,他更喜欢和墨晨一起踢足球。
        所以说,技术啊,技术。
        技术流才是取胜的关键。
        万能男人最靠谱了。
        顾宝宝醒来的时候,一份热乎乎的海鲜三明治在保温着,她心想,儿子真是太贴心了,都升级会做海鲜三明治了,她太幸福了。
        她出门就看到孩子们和墨晨在对面的公园小区里踢足球,那是一块很大的足球场地,墨晨穿着白色的运动服,教木木和森森传球,姿态矫健,优美,笑容在阳光下如一名大学校园中的大男孩。
        顾宝宝有一些恍惚,忍不住想起以前大学校园时的墨晨,她看见过他这模样,带球,传球,射门,她曾经那样的着迷,没和损友一起去吃饭,饿着肚子看他比赛。
        那一年,墨晨并不是加入学校的足球队,是因为他一个朋友足球预赛前伤到骨头,无法上场,米兰又必须要赢得这场比赛,因为不能再被别的大学取笑。
        所以墨晨上场。
        正式比赛前,墨晨有过许多次训练,都在学校的足球场上。
        顾宝宝知道后,天天拉着损友去看墨晨的比赛,哪怕是训练,她也看得着迷。
        那时候的墨晨意气风发,如今换上运动服教孩子们传球的他,多了几分沉稳,可俊逸的面孔一如当初,那样灿烂的笑容也如当初。
        温和如风。
        本以为早就淡忘的记忆,又突然变得鲜明起来,那些年少时候的柔软心情,也再一次涌上来。
        她怎么会忘记了,曾经那么爱他,那么,那么爱他的心情呢。
        
        姐妹们,求金牌撒,加更了哦。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