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9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墨小白撞得很深,是极重的那一种,什么都不顾,只想狠狠地爱着他的哥哥,扣住墨遥的手青筋暴跳,眼泪和汗水一起飞溅的而落,这是一种毫无技术含量的撞击,全凭着自己野兽性在发泄他对墨遥这种从地狱到天堂的心情,完全不顾墨遥的疼痛,应该说,他的理智被脑海中的失而复得所抓住了。
        墨小白记得,上一次他出现这种情绪是得知墨遥死亡一年后,又突然看见墨遥的心情,那时候也是这种恨不得把他压在身下,好好地爱一回的心情,他需要这样激烈的情感来宣泄自己的狂喜和绝望。
        一下,又一下的猛烈撞击把墨遥弄得疼痛不已,他就想一部古老的士兵,仿佛有人发出了攻击的命令,他只是这样重复的,机械性的重复一个冲ci动作。所有的理智和言语都灰飞烟灭,这是唯一的宣泄渠道。
        墨遥很疼,那是一种全身都疼的疼痛,他刚被电击醒来,身子本来就虚弱,一点力气都没有,饶是他这强悍的男人在这种情况下也是虚弱的,想要恢复需要一段时间。这是墨小白的最佳时机可以把他吞个一干二净,墨小白自然不会客气。墨遥不介意被墨小白上。
        然而,别这么猛,他刚没了半条命,被墨小白这么弄,整条命都会没了。
        他很想把身下逞凶的男人踢下来,可最后却大口大口地呼吸,减缓身体中的不适感,努力地放松自己的身体,迎合墨小白的索取,尽量寻找自己更舒服一点的姿势。墨小白是被冲击得理智没了,一旦墨遥有一点移动就会坚定不移地扣住他,不准他有任何逃离的动作。
        “!”墨遥忍不住骂出一声,脸色都通红了,汗水不断落下,和墨小白的汗水融合在一起,分不清是谁的汗水,谁的****。
        “I you!”墨小白再用力一撞,墨遥闷哼一声,未免自己真给这发狂的人做死了,墨遥伸手抱住墨小白往下来,wen上他的唇,墨小白显然很受用,张口咬住墨遥的唇,墨遥尝到鲜血的味道,微微的刺痛更刺激了他们的神经,墨小白缠着他的舌,卷过每一寸属于他的皮肤。
        哥……这个男人是他的,完全属于他的,完完全全属于他的,只有他能让他这么快gan,也只有他能让他这么痛苦,这么快乐。
        他的情绪,是他的。
        他的人生,是他的。
        他的命,也是他的。
        谁都不能夺走他,谁都不能再从他身边毫无预警地带走他。
        深深拥wen,如两条接wen鱼。
        墨遥顺着墨小白的背脊,放松小白的情绪。
        “哥……”墨小白轻缓地喊了声,墨遥感觉自己脸上湿湿的,天空仿佛下了雨,咸涩的雨水落在他的脸上,带来一种无法言语的怜惜。
        墨遥抱着他,纵容着墨小白的索取,在他身体里横冲直闯,包容着他偶尔才出现的这种极端任性。
        墨小白释放后,缓慢地退出去,墨遥觉得自己比刚刚昏迷前还要累,身体都在抗议使用过度,他腰上都出现两个淤青很痕迹,是墨小白的力度握住浮现出来的。这是一场对墨小白而言很混沌的xing爱,对墨遥而言,更是一场受尽折磨的xing爱,他连一点gaochao都没有,除了疼痛什么都感觉不到。
        当然,不管他对墨小白再包容,再怜惜,这样生理上的疼痛都是无法忽略的。
        墨小白似乎也回过神来,很惊讶地看着墨遥,刚刚勇猛的小兽顿时变身软绵羊,瞳孔浮现出愧疚和心疼来,慌忙忍不住地到他身边来,心疼地看着要虚脱的墨遥。
        他真是该死,他哥哥都没半条命了,他还这么禽兽,墨小白委屈地看着墨遥,一脸接受惩罚的表情,墨遥哪会舍得责备他,墨小白凑过去,温柔地亲他的唇角,他的脸颊。
        甲板上有一点点血迹,晕开在彼此的汗水和海水中,看起来不算很明显,却让墨小白浑身一颤,他弄伤墨遥了,墨遥抬头,“没事……”
        只是疼得过分罢了。
        “哥,对不起啊。”墨小白如犯了错的小绵羊,在墨遥面前低着头,声音都不敢大一点,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墨遥苦笑,捏了捏他的脸蛋。
        小白痴。
        这是很正常的事情,虽然他没不正常到用这样的方式对墨小白做同样的事情,那也只是因为他一直都很理智没有崩溃过,除了墨西哥森林那一次,他没有崩溃过。
        小白也只是担心他罢了。
        加勒比海的风并不凉,墨小白也找了一条毛毯把两人都裹住,他紧贴着墨遥,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他就觉得好幸福,刚刚那一幕他真的很害怕。
        墨遥扣住他的手,十指紧握,微微安抚着某人的心灵。
        “哥,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出事?”墨小白终于鼓起勇气问,他并不是那么任性的人,他知道墨遥有深水恐惧症,所以他不敢让墨遥往深处潜。
        这是只有叶薇,十一,墨晔,墨玦和墨小白,墨晨,无双才知道的秘密,因为这样的弱点若是被人知道,墨遥将会死无葬身之地。
        黑手党的领导者,是不该有任何恐惧的。
        墨遥小时候曾因为训练失足落下海域,沉浮一天,差点溺死,从此就有了恐水症,后来潜水训练的时候,叶薇和十一不知道他有这个毛病,墨遥不想别人知道他有这个弱点,结果潜水时发生事故,差点死掉,再一次患上很严重的深水恐惧症。刚一开始连下海都不能。
        后来十一经过多次训练,情况稍微改善一点,能下水,然而,却有深度限制。
        兄弟姐妹们,求金牌撒。
        求金牌,求金牌,金牌加更哦,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