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5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毫无悬念,顾宝宝决定买下这一对耳环,真的很适合她戴,墨晨又给她挑了一条项链,粉红金和珍珠贝母镶嵌的项链,就一片四叶草图案。正和耳环和手链相衬,很是柔美。
        顾宝宝又给艾薇儿也选了同款不同色的四叶草项链,是粉红金链配的红玉髓项链,一片四叶草图案。店员像顾宝宝介绍手链时告诉他,这一系列的手链独有一个长方形粉金铭牌背后能刻字,自己的名字或者能代表自己美好回忆的字体。木木觉得一款白k镶绿松石的项链也很好看,墨晨也让顾宝宝买下来。
        女孩子多一些首饰总是好的,像温暖,她的首饰都能开一个珠宝展了。
        墨晨又给顾宝宝两款仲夏夜之梦的胸针和手镯,分别给顾宝宝戴上,木木说,“我都要认不出妈妈了。”
        太华丽了。
        特别是精灵胸针,有一颗翠绿橄榄石,粉钻,黄钻和翡翠石,都是稀有宝石和钻石组合成一只精灵,轻盈跳跃,森森一看价格,哇的一声问,“爹地,谁付钱啊。”
        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啊。
        好贵啊。
        好贵啊,且是限量版的,全球只有三枚,此款此颜色,十分有收藏价值,华丽令人目不暇接,墨晨一笑,顾宝宝也觉得太贵了,不想要,墨晨却让店员果断地包起来。
        手镯也是全部钻石镶嵌,十分抢眼,顾宝宝本人很喜欢,木木说,“妈妈要是这一身出去,估计会被抢劫的。”
        森森拍拍胸膛,“没关系,妈妈,我会保护你的,戴吧,反正爹地有钱,被抢了咱再买。”
        墨晨,“……”
        顾宝宝,“……”
        店员被两个孩子逗笑了。
        墨晨又做主给顾宝宝买了三套,项链,手链,脚链,耳环,胸针五件套的三套,仿佛要把自己对她所有的宠爱都用这样的方式表达出来。
        墨小白虽然骚包,可有一句话说对了。
        男人不管有钱没钱,看他爱一个人最主要是看他舍不舍得花钱,他有钱,当然舍得给自己老婆孩子花了,不给她败家,还能给谁败家啊?
        “不要这么多了,我也戴不了这么多。”
        “限量版的很有收藏价值,就算不戴,放在家里也会增值,不会贬值,以后给儿子的媳妇都可以啊。”墨晨笑说道,木木和森森默。
        木木说,“你想得也太长远了吧?”
        森森说,“爹地,你不要担心我们啦,我们以后会给老婆买的,不用你给妈妈的,还是妈妈带好了。”
        木木说,“就是,说不定我比你还能赚钱。”
        森森点头。
        墨晨,“……”
        顾宝宝,“……”
        墨晨说,“好吧,既然宝宝们婉拒我的好意,那你就戴吧,赏玩也行。”
        一旁的店员双眸冒金子,这么贵的首饰买了赏玩,好有钱啊,长得帅,又高,又绅士,还有钱,这还有天理吗?
        墨晨问店员,“恋人之桥还有出售吗?”
        “女表吗?”
        “是的!”
        店员笑容满面,“先生,您真幸运,还剩下最后一块。”
        墨晨这一看就是大款的表现,于是店员们都过来推荐梵克雅宝里好看的首饰,墨晨有心都买,顾宝宝一瞪,全给退了,不要那么多,有钱也不是这么花的。
        另外一个店员把恋人之桥拿过来,其他人把主意打到小宝贝身上去了,拉着小宝贝的一旁去选珠宝。
        恋人之桥的创意曾经名动国际,这是一款世界上最浪漫的手表,全球限量100只,有钱也未必买得到,白金镶嵌圆形钻石表壳,背光剪影珐琅工艺表盘,白金板桥,雕刻底盘,格纹炼条,白金镶嵌圆形钻石,白金镶嵌钻石表扣,男孩显示分钟,女孩显示小时。时间标记一字排开,白金板桥上男孩女孩在走动,就像中国的牛郎织女,经过一天的等待,谁在23:55分的时候,女孩终于扑到女孩怀中,拥抱亲吻五分钟,又各自分开,这正是爱情的完美结合。
        特殊的设计和技术让这款手表名声大燥,限量版的全球手表没几人拥有,并不是有顾客问,店员就会拿出来,想要得到这款手表的,还必须是情侣来选购。
        墨晨和顾宝宝很显然符合条件。
        再加上如此养眼,名贵的珠宝首饰都讲究一个缘字。
        “真好看。”顾宝宝说,用中文说,“我上次来问过,他们说没有。”
        墨晨微微一笑,为她扣好表带,“人品问题。”
        几乎是没有悬念的,顾宝宝要了这款手表,这她寻求了好久都没买到的手表,当时创意刚出来的时候,艾薇儿就预定了一款,顾宝宝看了很喜欢,虽然几百万,是她好几个月的工资,然而对顾宝宝而言,是很有价值的,她根据恋人之桥的创意设计过一款礼服,很中国风,也曾在T台上名动一时。
        所以这款手表她很喜爱,只是问了好久都没买到。
        墨晨是很幸运的,应该说,她今天很幸运地和墨晨一起来了,所以买到了自己心仪已久的手表,墨晨很愿意买来送给顾宝宝,这是最好的情人礼物。
        虽然在顾宝宝心里,他还不是她的情人。
        墨晨让店员全都打包起来,算价钱,他是梵克雅宝的高级客户,拿到一个九折优惠,森森和木木两个小萝卜头在那边研究着另外一款精灵胸针,店员小姐们很成功地推销了两款,兄弟两都看中两款贵得吓人的胸针,森森问,“爹地,可以买来玩玩吗?”
        顾宝宝说,“买来玩玩?”
        拜托,你看这是多少钱的东西,买来玩玩?
        墨晨毫不犹豫地说,“可以啊。”
        顾宝宝扭头看了墨晨一样,又看看他们父子三人,轻吐出三个字,“败家子!”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