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3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叶宁远看着手中的袖珍型****,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幸好这只是一支没有成型的****,温静是武器高手,设计枪支,组装枪支都是高手。这支袖珍型****是仿swimmssmini gun。也口径只有3mm,所有零件都仿他制造,威力并不大。这算是一款收藏型号的****,且是公开拍卖的****,温静仿造只是为了好玩,她试图改良,做出口径小,但威力恐怖的****,然而,还没来得及改造就出了事,哪怕是近距离射击,威力也不及普通****的一半。
        温妈妈又是第一次开枪,手法不准,威力大减,叶宁远虽然松了一口气,结果却依然要等手术室的结果。
        冥冥之中,温静又就了叶天宇一命。
        如果这是普通****,或者是他们特工常用的7mm口径左轮****,一米的近距离射杀,叶天宇哪可能还有命,恐怕当场毙命,幸好是一支没有组装完美的****。
        程安雅和温妈妈在一旁等结果,温妈妈心中不安至极,倒是祈祷叶天宇能没事,若是有事,她过不了自己这一关,程安雅担忧地看着手术室的灯。
        三个小时后,叶天宇被推出来,子弹破坏了胰脏,大面积出血,但输了血浆,且抢救及时,并无生命危险,尚要观察一天,若是平安无事,那便不会有什么事情。
        他年轻,身体底子好,这样的枪伤好得也快。
        温妈妈一夜无眠,人在公寓中呆呆地坐着,快天亮的时候接到温暖的来电,温妈妈心情很糟糕,温暖问她见到温静了吗,温妈妈突然落了眼泪,告诉温暖她给了叶天宇一颗子弹。温暖听罢,沉默许久,忐忑地问,“他没事吧?”
        “医生说今晚撑过就没事了。”
        温暖松了一口气,母女两人一时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温妈妈说,“暖暖,该怎么办?真的不管温静了吗?他连命都不要,一定要温静……”
        温暖也无法给出一个具体的答案,只能安慰母亲,不能太难过,她想立刻飞来伦敦看望妈妈,然而却又不方便,温妈妈说,“算了,我认了,就这样吧。”
        “妈妈……”
        温妈妈挂了电话,流泪到天明,她对不起女儿。
        连她的尸体都没法要回来,她真对不起温静。
        第二天,叶天宇平安醒来,身体较为虚弱,醒来第一件事就拔掉针管要下床去找温静,把程安雅吓了一跳,慌忙按住他,“你疯了,真的不要命了吗?”
        “你们一定带走温静了是不是,是不是?”叶天宇的眼睛藏着少许疯狂,凶狠地瞪着程安雅,见叶宁远进来,更凶狠地瞪着叶宁远。
        他猜想,他们一定趁着他昏迷睡着的时候带走了温静。
        一定是这样。
        “滚回去躺好,没人动温静。”叶宁远冷冷喝道,目光冷厉地看着叶天宇,“瞧瞧你,现在像什么样子,温妈妈一枪没要了你的命,你自己就迫不及待想杀了自己是不是?我告诉你,你要是死了,我把温静还给温静,你和她葬都葬在两个国家,别说在一起了。”
        叶天宇怒瞪叶宁远,凶狠得如一头刚出牢笼的猎豹,程安雅朝叶宁远摇头,示意他别刺激叶天宇,,她按着叶天宇休息,“睡吧,等你醒来,还是你熟悉的模样。”
        “真的?”
        “真的!”
        叶天宇微微安心了,躺了回去,叶宁远把针头重新给他插上。
        中午,温妈妈来第一恐怖组织总部的医院,叶天宇刚醒来,吃了一点程安雅给他做的粥,因为担心温静,他睡得并不安稳,若不是身体虚弱,他都不无需睡眠。
        程安雅见温妈妈来了,露出笑脸,虽然有些尴尬,温妈妈笑得也很勉强,她从包里把日记拿出来,丢给叶天宇,“给你!”
        这她打给叶天宇的日记,并不食言。
        叶天宇如珠似宝地捧着温静的日记,双手微微颤抖起来,他亲手射杀温静时都不曾见到他如此颤抖过,仿佛脆弱得如水晶,一碰就碎。
        温妈妈突然想到一句话,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叶天宇固然可恨,却也可怜。
        他毕竟失去了挚爱,永远得不到救赎。
        “你一定要照顾好她。”温妈妈说,这已是她最大的让步,看过温静后,特别是完整的温静,哪怕是尸体,她也得到一丝安慰,既然强行要不回温静的尸体,那就折中,让叶天宇陪着温静。她相信,以叶天宇的疯狂和执着,温静会被照顾得很好,哪怕是一具尸体。
        她见到强行要问温静的结局,那就是要了叶天宇的命,他宁愿付出生命也不愿意还回温静,还有什么能让他放手?她打了叶天宇一枪,他大难不死,难道真要了他的命吗?这样两败俱伤的结局并不是她想要的,经过这一枪,她更确定,她不能给叶家带来更大的灾难。
        她有苦有痛只能自己咽下去,温静的冤屈也只能是冤屈。
        爱上叶天宇,被叶天宇爱上,不知道是她女儿的幸运,还是不幸。
        “我会的。”
        “如果有一天,你找到你想爱的女孩,请你放了我的女儿,把她送回来,让我们好好安葬,我们一家都很感激你。”温妈妈忍着疼痛说道。
        程安雅在一旁默默地落泪,她知道温妈妈是为了他们两家人才同意这样的做法,也是经过一夜的挣扎,仇恨毕竟不能延续,他们是亲戚,总要见面,不能老死不相往来。温静的事情,已经发生,叶天宇这样偏执的个性,宁愿不要命也要温静尸体的偏执,把他们都推向了唯一的选择。
        叶天宇知道,不会有这种可能。
        所以他没回答。
        呜呜呜呜……我对不起你们,23这张我昨天困了等不到12点发表就定时好去睡觉了,一觉醒来才发现我定时成今天凌晨了,最近神游太厉害了,自己面壁去,呜呜……
        求金牌,求金牌,金牌加更哦,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