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1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叶天宇嘴唇动了动,却没有说话,程安雅心想,他究竟听进去了没有?她本可以说出更尖锐的话,刺激叶天宇,可她舍不得,她已不是年轻时的程安雅,眼前的人是她的孙子,又不是她的仇人,何必用太尖锐的语言又伤他的心,他的心已支离破碎,她不想再加上一刀。
        程安雅说道,“给温妈妈道个歉,让温静入土为安吧,天宇,你也该回家了。”
        一个人在受了巨大的打击后,最先想到的不是得到家人的安慰么?那么温暖的一个词,都无法撼动天宇的冰冷么?
        叶天宇痛苦挣扎,似乎动摇,又似乎在想着更深入的东西,一时间一句话都没有说,程安雅以为他会动摇,谁知道叶天宇突然吐出一句话,“不行!”
        “只要不带走温静,我做什么都可以。”这是叶天宇最大的让步。
        程安雅蹙眉,看向叶宁远,叶宁远轻轻摇头,这真是他最大的让步了,最起码他会回家,会道歉,hi给温家爸妈一个交代,除了温静从他身边消失。
        温妈妈握住温静的手,温静无名指上戴着一枚铂金戒指,镶着一枚小小的钻石,不算太名贵,然而,意义却不一样,温妈妈的眼泪落得更急一些。
        她可怜的女儿。
        为什么爱上这么一个人,为什么会被折磨成这般模样?
        她那么年轻,才十八岁就离开人世,白发人送黑发人,他们的心痛谁来体谅。
        “小静……”温妈妈一个人陪着温静哭了许久,叶天宇缓缓走进来,程安雅和叶宁远没有随着一起进来,温妈妈愤怒地看了叶天宇一眼,抹去了眼泪。
        是这个人逼死了她的女儿。
        “你还是不肯让我带温静走吗?”温妈妈悲痛地问,眼睛红肿,叶天宇说,“对不起。”
        他低下高傲的头颅,第一次在温妈妈面前道歉,他不是不想道歉,只是一直不敢见他们,怕他们逼迫他还回温静,所以他连家都不回,缩在他和温静的世界里。
        如两朵玫瑰的话语,世界只有你和我。
        他知道他欠了温家一句对不起,哪怕苍白,换不回温静的命。
        “我们承受不起。”温妈妈说道,温妈妈眼泪又忍不住落下来,“安雅说,你朝温静开过枪,你开了几枪?”
        叶天宇脸色惨白,这一幕是他极力不愿意回想的,每次一回想就会想到温静倔强的话,我不是叛徒,然后便是他冷酷的枪声,当时哪怕他对温静多一点信任,她也不会死。
        这一幕每次回想都会割裂他的心脏。
        “四枪!”敢作敢当是叶家男人的作风,他不会隐瞒,温妈妈眼泪落得更急,四枪,她看见温静小腹上的伤口,她女儿死前,还被这样折磨过。
        “她死了,为什么不让我带她回家。”
        “我爱阿静。”
        “这不是理由,你这种爱,我女儿承受不起。”温妈妈严肃地说,“如果你真爱她,她今天就不会冰冷地躺在这里。”
        叶天宇握紧了拳头,因为极力的隐忍而浮起青筋,“我犯了一个永远无法纠正的错误,然而,这和我爱阿静并无冲突。”
        温静死了,他的错误无法纠正,可这和他爱温静毫无关系,爱情和信任只是一念之间的事情,走错一步,步步皆殇,他走错了,无法回头,若是时光倒流,他宁愿死的人是自己。
        “叶天宇,你……”温妈妈心疼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死了,让她安心地走吧,温静已经不属于这个世界,不属于了,你知道吗?”
        “可我属于她,我没死之前,谁也不能带走她。”叶天宇抬头,冷静地看向温妈妈,他目光坚定到透出一种偏执的狂热,执着。
        他没说温静是属于他,而是说他属于温静,这是一种主从关系。若是温静属于他,如今他占有温静的尸体,那是霸占,占有,自私。若他认为他属于温静,那就是一种归属的关系,不管从心理,还是从各个方面,叶天宇都认为,他活着,死了,都属于这个人的,所以这个人在等着他。
        这是一种病态的从属关系颠倒认知,是一种心理病。
        人和人是没有属于的关系,他如此颠倒强硬认知,无非是逃避现实,逃避于他而言太过绝望的世界,转而寻求另外一个世界的宁静。
        叶天宇说,“她是尸体我会保存得很好,一点毁损都不会有,你若想来看她,随时都可以,她就像睡着一样,不会有任何问题,你想见她就来见她,我不会阻拦。然而,别带她走。”
        一旦下葬,他就再也见不到温静。
        “叶天宇,她死了……”温妈妈忍无可忍,一名充满绝望的母亲和一名疯子说话,全然没有任何结论。
        “我知道。”
        “你既然知道,你就该知道,不管你保存她的尸体多久,她都不会活过来,你这样做又有什么意义?”温妈妈质问,“就算你们相爱,就算你们是恋人,你也没资格这么做,小静还没嫁给你。”
        “有无意义,是我决定的,旁人看,自然没有意义。”叶天宇冷冷地说,目光温柔地落在温静脸上,这一年来,他把她保存得多好,皮肤还是这么光滑细嫩,仿佛只是睡着了。
        “日记呢?”叶天宇问。
        ……
        程安雅和叶宁远不安地站在外面,叶天宇说他会道歉,程安雅也感到欣慰,同时也很不安,这情况究竟会不会恶化,她尚且不知道。
        叶宁远则是认为,叶天宇都能退一步,或许再劝导,他会想通。
        突然,枪声响起……
        突兀的枪声从房间里传来,叶宁远和程安雅心头一沉,迅速进入房间,只见叶天宇躺在地上,右手捂着小腹的位置,血流如注,温妈妈拿着一把****,微微颤抖……
        据说七点加更哦,姐妹们。
        求金牌,求金牌,金牌加更哦,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