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7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温暖和陈雪如去参加一名圈内朋友的生日宴会,蔡晓静和林宁早就正式登记结婚,值得喜悦的是,蔡晓静终于在三十岁这一年怀上了他们的孩子,她已有两个月的身孕,这把林宁高兴坏了。在他的新电影发布会上,林宁一语双关地点出他快当爸爸的喜讯,把他一大票粉丝砸得疯狂,微博和官网都炸开了锅,有的粉丝还兴致勃勃地来问温暖,究竟林宁的老婆是谁,能配得上冷艳美人导演的女人究竟是有多彪悍,才能镇得住他。
        也难怪,这一两年,林宁洁身自好,几乎没什么绯闻,偶尔为了电影做宣传闹出一点无关痛痒的绯闻,除此之外别无其他,,圈内人知道内情的都不多。
        这一次的寿星就是林宁新电影的女二号,女一号是陈雪如饰演,林宁电影的王牌女演员已成了温暖和陈雪如,国内的女星中,她们的知名度极高,演技好,容颜好,最重要的是背景几乎无人能敌。随便放出一人要什么有什么,羡煞多少女星,当年温暖嫁给叶非墨,多少人眼红,多少人暗里诅咒他们快点离婚,其余人有机会插足,谁知道他们夫妻感情甚好,经常一起出席慈善晚会,酒会,凡是有叶非墨的地方,女伴一定是温暖。
        他们夫妻简直是安宁国际的活招牌。
        这一年来,温暖休息,外界传闻是怀孕生子,的确是怀孕,最终却是流产,她这一年行踪很低调,外界纷纷传闻,叶二公子和温暖又出现感情危机,两人又要离婚,叶非墨辟谣过一次,后来索性就随了大众,爱怎么说是别人的事情,这和他无关。虽然温静的事情一开始给他们夫妻造成一点小小的矛盾,有过争吵,可那也只是争吵,彼此为了家人,难免发生口角。
        婚姻是不仅仅是两个人的事情,背后还有两个家庭,当两个家庭产生矛盾时,他们自然会出现分歧,幸亏有小天纵,孩子永远是夫妻之间纽带,若不是孩子当纽带,他们夫妻怕是又要生分,当然,最困难的那段时间过去了。虽然温静的事情始终是温暖的心结,可她没有怪罪叶非墨,只是偶尔心中不痛快,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那人是叶天宇。
        叶家的长孙。
        温暖是个温和但敏感的女孩,在叶家,她和许诺虽然都是媳妇,然而,许诺在叶家二十玉年了,她和程安雅、叶三少之间的感情自然要深厚得多,且她是看着叶非墨长大的。虽然同样是媳妇,人和人之间的感情是要培养而计算的,她和叶家的感情自然要深厚得多,何况叶天宇是叶家长孙,不管犯了什么错,家人始终是家人,总会有原谅他的借口,不管的多无私的人,哪怕叶三少和程安雅这样的豁达通透的人也会有私心,偏心叶天宇,可另外一人却是自己的妹妹。她的身份始终是尴尬的,不知道该如何取舍,所以这一年来,她很少去叶家大宅,除非是推不掉的聚会,还有一个礼拜固定一次的家庭晚餐。
        本是叶天宇理亏,犯了错,温静死了,他们都接受了,可他们最后一面都不让见,尸体也见不到,他们心中多难过,父母一夕之间老了许多,温暖心中若说没有怨恨,那是不可能的。
        只是,她很明白一点,这和叶非墨无关。
        争吵只是自己看着爸妈苍老和流泪时,自己无法让温静回到他们身边的无奈堆积出的压力爆发,她只能向自己最亲密的人发泄。
        幸亏,叶非墨懂得,所以承受。
        生日晚宴举办得很顺利,温暖和陈雪如,蔡晓静撑完全场,原本是没事的,开开心心为朋友庆祝,却有人提到温静,这让温暖的心情瞬间跌落谷底。那人是温静的同学,正好也参加这一次的生日晚会,她穿着粉色的短礼服,化了淡妆,遮不住的青春飞扬,她问温暖,温静最近如何,已经好长时间不联系了。
        温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问温静的电话号码,温暖更无法给出,最后是陈雪如巧妙解围,拉着温暖离开,她一直沉着脸到宴会结束。
        结束后,林宁来接蔡晓静,他们家和唐家大宅一个方向,顺便带陈雪如,林宁问,“温暖,叶二会来接你吗?”
        温暖点头,林宁等人本想陪她等到叶二到来,温暖却让他们先走,她想一个人静一静,蔡晓静知道她心情不佳,也不打扰,林宁带着妻子和陈雪如先回家。
        温暖一个人上了出租车,给叶非墨发了一条短信,一个人坐出租车到江边。
        晚上一个人看两岸建筑风光,最是美丽,生日晚会后,已是凌晨,江边没什么人,零零散散的旅客,不远处有几对情侣,她慢慢地走在江边,一人看着江边的风景,心中复杂。
        站了一会儿,脑海里全是温静的画面,她们姐妹从小一起长大,她疼爱温静,凡是有好的,全都留给温静,她出国念书后,自己一个人担心得和什么似的,深怕她出意外,还想去伦敦陪她住一段日子。
        如今,温静再也回不来了。
        她的父母这半年来以泪洗面,每次见面都忍不住提起,让她回去求程安雅和叶三少,让叶天宇把温静还回来,入土为安,我她左右为难,天宇谁的话都不听,叶三少和程安雅出面也不顶用。
        她愧对父母。
        坐了一会,身子有些发冷,温暖坐到长椅上,她穿的是晚礼服,江边晚风徐徐,颇是清冷,她环住自己的身子,微微发抖,刚坐下来没一会儿,倏然感觉一阵温暖的气息扑来,熟悉的CalvinKlein1号香气,野性十足中透出一股斯文,留香极久,浓郁地包裹着她。
        叶非墨的外套,披在她身上,他随着坐到她身边,一手轻轻地把她环在怀里,温暖发短信的时候,他在这里附近,正好找停车位,远远就看见温暖下车,她心情不佳没有注意到任何人,哪怕是他。他知道,她在怀念温静,他看见温暖在江边落泪,只有怀念温静的时候,她才会如此悲伤。
        
        【求金牌】——金牌最后一周了哈,各位姐妹手里如果还有金牌,请看在晓晓这么努力更新的勤奋上,多砸来鼓励晓晓吧,今天加更哦。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