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8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很小的哭声,仿佛压抑着,她似乎不想别人知道她在深夜哭泣,声音很低,在夜里听来都有一些沙沙的质地,别墅里的女人,有她,温暖,容颜和程安雅,楚楚。他们分两批住,其他的女眷不在这一边,是谁在半夜哭泣?
        无双轻手轻脚地走过去,夜色中,程安雅坐在花园的小凳上,她穿着一件柔和的纱织睡衣,长发散在肩膀上,她捂着脸,眼泪从指缝中不断地溢出来,冰冷地流淌,疼痛了无双的心。
        程安雅嗅到无双身上的冷香,慌忙回头,匆匆擦去脸上眼泪,略微显得有些狼狈,无双走过来,轻轻地坐到她身边来,程安雅问,“这么晚了,还没睡?”
        她刚哭过,声音有些沙哑,强忍住心中的悲痛,程安雅的声音也止不住的哽咽,无双把纸巾递给程安雅,她知道有些事情瞒不住了。
        可岚的事情,叶薇和她说过,本想让她多留言叶三少和程安雅,必要的时候多安慰安慰他们,因为他们一直都不知道,无双又担心卡卡,一直都没机会和他们说,如今看程安雅哭得这么伤心,定然是知道了。
        “舅妈,对不起。”无双说,眼圈也忍不住发红,“本来是想请你们来参加我的婚礼,结果弄得伤亡惨重,我真的很抱歉,早知道如此,我和卡卡就不举办这场婚礼。”
        如果知道婚礼会引来一场无灾难,她是怎么都不会举办婚礼,她宁愿自己失落,遗憾,也不会去举办这样的婚礼,这样令人悲伤的婚礼。
        她真的很伤心,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去排解。
        世上若真有未卜先知的人多好,能告诉她,你的婚礼会让很多人丧命,你的婚礼会是一场悲剧,那么,她这辈子都会举行婚礼。
        程安雅苦笑说,“关你什么事,这不是你和卡卡的错,你不必道歉,这是我们的宿命,生在黑道的宿命,总要随时接受亲人离开的宿命。”
        从知道叶三少的身份那一天开始,她就有预感,此生不会太平静,此生或许会经历许多生离死别,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海蓝的死,可岚的死,天宇的疯癫,她都有心理准备,只是悲伤如影随形,似乎要吞没了她。
        她知道叶三少也很难过,所以她没在他眼前哭,免得他更伤心。
        无双道歉,完全没必要,根本不是无双的错。
        只是他们的命就是如此。
        无双湿润了眼睛,轻轻摇头,“不是的,可岚的事情,我无法阻止,可温暖的事情,我真的很抱歉,本来温暖可以保住孩子的。是因为我的任性,温暖才失去孩子。婚礼前,非墨就曾经因为温暖身体不适,并不想长途跋涉来罗马,卡卡却坚持让他们过来,温暖体质虚,胎儿本就不稳定。我真的很抱歉,我宁愿伤的是自己,也不愿意她失去孩子。舅妈,你……”
        “傻孩子,和你无关。”程安雅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决定来罗马是非墨的事情,保护不好温暖,也不是你一个人的错,大家都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剧变。无双,你和卡卡才是最大的受害者,不必对谁都怀着愧疚的心理,对我们更是不需要。那天本该是你最幸福的一天,本该是你的大喜之日,是敌人突袭,婚礼变丧礼,你的孩子差点没保住,卡卡至今生死未卜,好好的一场婚礼变了模样,你面对这么多伤亡又自责难过,心理承受的远远比别人多,你又何必再和旁人道歉,真的不是你的错,若是真要怪,只能怪命运。”
        只是命运开了一个玩笑罢了。
        “我知道你们不会怪我,只是我自己难受。”无双说,程安雅握住她的手,语重心长地说,“伤亡有了,无法逆转,不管自责也好,愧疚也罢,什么补偿都于事无补。不如说服自己接受这一切,悲伤难过再所难免,这是人之常情,那么多年的亲情牵绊,一夕之间没了,总要有一个发泄的渠道。我流泪,我难过,是因为我失去了他们,永久的失去了他们,我很悲伤,可我不怪任何人,我已经失去了亲人,何必再去责备我本来就无错的亲人。”
        “当初海蓝死了,虽然我花了很多年时间才接受海蓝离开的现实,可我心中依然不会怪罪任何人,我该怪宁宁吗?还是怪许诺?如果我责备他们,我失去了儿子,恐怕还要失去儿子的幸福,我为何要那么做?有时候伤痛只要一个人慢慢地抚平,接受即可,不必过多苛责任何人。”
        “温暖心地善良,性子平和,她哭一哭就没事了,未成形的孩子感情尚不是很深,温暖能够慢慢地恢复,她和非墨还年轻,以后想要孩子,多的是机会。可岚的事情完全与你无关,至于温静,纯属是天宇的错,我们在面临危机的时候,不足够相信自己的亲人,爱人,足够相信我们心中原本该撑着我们走过一切的东西,所以才酝酿成了悲剧。天宇只是太年轻,不懂一些感情的重要性,再加上可岚的死对他刺激太大,导致犯了错,如今他自己尝到苦果,我还能忍心责备吗?”
        无双安静地听着程安雅说自己的心事和立场,心中无限感慨,她一直都很佩服自己的舅母,她不像她的妈咪和十一那么武功高强,自幼生长在黑道,果敢刚强,足够面对一切的失去。她只是一名弱女子,却是刚柔并济,她在程安雅身上极少看到一些负面的东西,这么多年几乎都没有。
        乐观的态度,宽容的心态,睿智的人生观。
        是不是她的年纪还小,经历的不够多,所以她至今对这一场悲剧无法释怀,无法承受那些本该快乐的人们突然变得悲惨的现实。
        
        【求金牌】——各位姐妹手里如果还有金牌,多砸给晓晓鼓励哦。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