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4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墨小白目光沉静地看着墨遥,企图把自己的意思表达清楚,他说得很缓慢,一字一顿,他想让墨遥明白,他是墨叶琰,是黑手党花费无数财力物力调教出来的黑手党教父,他虽没有墨遥一样傲人的身手,可顶尖的特工却也伤不了他。武功这东西是要有参照物的,不是人人都能和墨遥一样如此厉害,可世间能动他的人,也不多,不必墨遥如此费心费力相救,他能保护好自己,这是战场规则。
            从小叶薇和十一就教他们,在战场上,如果一人伤重,无法逃离,最好的办法就是给他一枪,毙命,自己逃开,这是残酷的弱肉强食世界,所以母亲们都尽可能是激发他们都潜能,力求他们不是死在自己亲人子弹下的人,墨小白并不想墨遥每次都如此费心费力地救他。
            他是墨遥的爱人,可他也是一个男人。
            男人都有自尊,都会有执着,他不想一直被墨遥这么保护着,真的不想。
            哥哥,我是足以和你匹配的男人,是你能信任的男人,是你在危险时能拉你一把的男人,所以,请你相信我,好吗?
            “废话说完了吗?”墨遥问。
            墨小白突然有一种无力感,墨遥并不是一意孤行的性子,唯独对他的事情,十分一意孤行,并不怎么顾着他的意愿,虽然他是为了自己好。然而,这种好,真是他想要的吗?
            哥哥想过没有?
            心理学上有一句话这么说,遇到你真正爱的人时:要努力争取和他相伴一生的机会。因为当他离去时,一切都来不及了;遇到可相信的朋友时:要好好和他相处下去。因为在人的一生中,可遇到知己真的不易;遇到曾经爱过的人时:记得微笑向他感激,因为他是曾经让你更懂爱的人。
            他以前不爱墨遥,或许说,爱了,却不敢承认,一味地躲避,逃离,从不敢正视他的感情,等他最终有勇气突破自己的极限,接受这份感情,命运又开了一次玩笑,一次次的生离死别,他以为都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他们会好起来,没想到,打击和绝望来得如此措手不及。
            他争取了和他相伴一生的机会,他忘记过去,没关系,他会让他想起他们之间的爱,他会让他重新爱上他,可若他离开了,一切都来不及了。
            他害怕,墨遥哪一次在自己面前倒下了,再也不会起来,这对她而言,是不可触摸的疼痛。
            哥哥,你真的不懂吗?
            他的目光略有些黯淡,却没有离开,只是直直地看着墨遥,墨遥说道,“如果你看见我有危险,你会站着不动吗?”
            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让墨小白哑口无言。
            如果看见墨遥有危险,他会站着不动吗?
            答案是,不会。
            他也会和墨遥一样,拼死扑过去,保护他最爱的人,不管这个人是不是有比他更强的能力,有比他更坚强的意志,更快的速度,他都会保护他。
            同样的道理,我们可以说服别人,却安慰不了自己。
            他的确说的是废话,可道理他希望墨遥能明白。
            墨遥问,“小白,我一直让你很有压力吗?”
            墨小白诚实地点点头,是的,一直都很有压力,这种自卑从小就存在。墨遥风轻云淡地点头,“有必要吗?不管是谁站在我身边,都会有压力,这不是你的错。”
            墨小白,“……”
            墨遥有时候真的挺冷幽默的,这么说不是摆明了说自己很优秀,谁都会有压力吗?明明是实话,他怎么有点牙痒痒的,好想再咬他一口。
            墨遥挣扎着起来,墨小白慌忙去扶他,他拿了三个软垫在垫在墨遥身下,墨遥说,“小白,爱一个人,就是在他面前能够肆无忌惮地做回自己,如果我让你觉得有压力,只能说明我做得不够好。”
            “不!”墨小白断然反驳,“我没有这个意思。”
            “你的话给我这个讯息。”墨遥说,“爱很简单,就是找到一个人,在他面前,你依然是你自己,很显然,至今你对我仍有压力,小白,在酒吧唱I swear的你,才是我最想看见的你。”
            狂野,放肆,华丽,性感回归,妖娆无双,这才是墨小白的本性。
            举手投足,逼人风情。
            这才是真正的墨小白。
            墨小白突然有些脸红起来,他突然提起来那天晚上的事情,让墨小白感觉到有些不好意思,墨遥深深地看着他,这傻瓜,怎么至今都不明白,他把小白当成和他是一体的,当小白的生命受到威胁,就如他的生命受到威胁,保护他,已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本能。
            墨小白突然沉静下来,墨遥移动手,轻轻地握住墨小白的手,“我从没把你当成女人,也没把你当成手无缚鸡之人的无能之辈。”
            墨遥认真地看着墨小白,一字一顿沉声说,“你是我的命,保护你是我的本能。”
            “哥……”墨小白不敢置信地看着墨遥,一下子被幸福冲昏了头脑,人就是矛盾的,他不喜欢墨遥这样总是拼死保护他,可听墨遥这种百年难遇的情话,他又无耻地幸福着,心中开出了许多无耻的幸福小花朵。
            仿佛要被淹没,什么生离死别对他而言都远去了。
            “如果我让你不开心了,我道歉,我补偿,你想如何都可以。”墨遥说,眉目冷漠,唇角却有一抹说不出的温柔,细细地呵护着眼前的宝贝。
            哪怕他知道,这宝贝很强。
            墨小白一笑,顿时风情回归,华丽性感,“哥,真的要道歉?”
            “真心的,你说。”
            “那不如贿赂我吧?”
            “你又不缺钱。”墨遥第一反应就是,你很缺钱吗?
            墨小白深深感慨,想和墨遥真是一门技术活,他凑上去,在他耳边轻轻地吹了一口气,很标准的挑逗气息,笑得很放肆,又蛊惑,“除了哥的美色,我不接受任何贿赂。”
            
            【求金牌】——有金牌的姐妹多多支持哈,我下午的飞机,晚上九点到海南,8过,加更是毫无疑问滴,飞机上码字8素第一次了。姐妹们快用金牌砸扁勤奋滴晓晓吧……
            求金牌,求金牌,金牌加更哦,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