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9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所有人都吓傻了,包括叶宁远和许诺,夫妻两人一辈子大风大浪过来,第一次被亲生儿子吓了一大跳,叶宁远从来都没想过,有一天,他儿子的枪口会对着他自己。
            两人长相相似,身高一样,气势同样属于君临天下的那种,这样的画面让所有人的心都跳到嗓门口,如果叶天宇一转身就开枪,可怕叶宁远这时候也没了命。
            谁能想到儿子会朝自己开枪?
            定然防备不及。
            叶天宇脸上有过一瞬间的错愕,很显然,他自己没认出叶宁远的声音,他下过死命令,谁都不准进来,否则杀无赦,可叶宁远不属于这个任何人的范畴之内。叶天宇一听到声音第一反应就是有人来阻止他救活温静,他要干掉这个人,所以枪口就对准了叶宁远。
            叶天宇脸上极致的疯狂尚未褪去,叶宁远脸色早已一沉,脸色一沉一个勾拳就把叶天宇打摔一边,鲜血从叶天宇的唇角溢出,叶宁远拳头力量极大,打得叶天宇脸颊都肿起来。叶宁远第一次打子女,从小到大,叶可岚和叶天宇犯了错,他从不曾动手,从来只是说道理,用自己的人生经验一遍遍地教会子女将来如何面对挫折,如何面对疼痛,如何渡过难关,如何改正自己的错误。
            叶宁远一边挽袖口,一边冷冷说,“胆子不小,敢用枪对着我,敢叫我滚?”、
            妈的,老子长怎么大,他妈咪都没让他滚过,轮到他儿子让他滚?
            人生第一例。
            许诺使了一个眼色,医生们如蒙大赦,慌忙要走,叶天宇一擦唇角,朝天花板开了一枪,“谁他妈的敢走?”
            子弹射入天花板,落下无数的白漆,冷冷地落在叶天宇脚旁,许诺蹙眉,叶天宇摔在地上,唇角有血,脸颊高肿,却一点都不显得狼狈,仍是那种刚从修罗场出来的阎罗,带着逼人的杀气和肃然,令人不寒而栗。许诺和叶宁远同时看着地上的叶天宇,仿佛第一天认识这个儿子。
            所有的医生都停住脚步,叶宁远骤然厉喝一声,“起来!”
            许诺看叶宁远的模样是想和叶天宇动手了,他们父子快二十年,从没有过这样剑拔弩张的时候,许诺在一旁担心不已,儿子和老公打起来,她站哪边?
            似乎哪边都不妥啊。
            叶天宇从地上站起来,叶宁远冷声说,“把你手里的破枪丢开!”
            叶宁远的风衣早就脱了,挂在许诺手臂上,袖口挽起来,这是他发怒的预兆,许诺和他夫妻几十年,见过叶宁远发怒的次数屈指可数。
            叶天宇冷冷地看着叶宁远,他显然不听从这个命令,叶宁远冷笑,“这就是我从小教你呢?没枪你底气不足是不是?”
            叶天宇被叶宁远夹枪带棍一刺激,顿时发了狂,把枪支一丢,朝叶宁远一拳就挥过来,显然杀红了眼睛,根本不管眼前人是谁。
            许诺喊医生们出去,这时候不走,真要等他发狂就来不及了。
            医生们慌忙跑出去,医疗室里父子打得难分难解,叶宁远正是壮年,刚退下几年,身手丝毫没有退步,加上他从来不敢松懈,没有这傲人的身手无法保护家人,这也是他底气,退下来也不曾松懈。叶天宇少年气盛,打法和路数十分猛烈,都带着一种决绝的味道。
            愤怒,发泄,还有绝望,统统往外撒。
            一人失去女儿,一人失去爱人和妹妹,两人心火都不小,绝望都不小,这么一打起来,越是难分生死,许诺看见他们的打发十分忧心,那是对敌人的狠劲,不是训练,不是排演,仿佛两人今生是仇敌。
            招招毙命!
            招数都透出杀气,许诺心惊不已,想劝,可没人能听得进去,男人都需要一个发泄的渠道,特别是遇到这样悲惨的事情,叶宁远不可能把气往她身上发,叶天宇也不可能,所以他们只能彼此发泄。
            这是男人和男人力量的对碰。
            许诺却担心儿子,他眼睛红肿,目光狠绝,他显然大哭过一场,也很显然,已很久没休息过,只靠着一股意志支撑着,没了这股意志,他就垮了。
            她不想看到这样的叶天宇,不想看到这样痛苦的他。
            叶宁远毕竟是叶宁远,战场经验比叶天宇丰富,叶天宇精力早就支撑不住,本来就靠意志强撑着的,哪会是叶宁远的对手,连着被叶宁远打了几拳,抵住墙壁不断地咳血,叶宁远又是一拳猛烈攻击过来,直袭他门面,叶天宇已避不开,许诺慌忙窜上去,握住叶宁远的手腕翻转,把叶宁远逼退。
            “够了。”许诺轻声说,足够了。
            教训也教训够了,她是当母亲的人,见不得儿子在她的面前如此痛苦狼狈,她印象中的叶天宇是干净又矜贵的,总是那么风度翩翩,令人着迷。
            他不该是如此狼狈的。
            叶宁远哼一声,叶天宇挨揍,慢慢地靠着墙壁滑下来,许诺擦去他唇角的鲜血,忍不住看叶宁远,她的石头脸色沉冷,许诺叹息,轻轻把叶天宇的头抱在自己怀里。
            “天宇,别伤心,会过去的。”许诺抱着儿子,心中一阵阵紧缩,窒息般的疼痛,叶宁远过去的经历多痛苦,她知道,如今又加诸在儿子身上,许诺真的很绝望,“爹地和妈咪会陪着你的。”
            这么多年,海蓝是叶宁远的禁忌,自从海蓝死后,成了全家的禁忌,更是叶宁远的禁忌,每年她的忌日,叶宁远都会一个人静好几天,心情低落。
            这么多年过去,他尚未走出阴影。
            虽然平时看起来无什么异样,可她知道,叶宁远从未放下。
            如今,儿子又有同样的遭遇。
            她轻轻地拍着叶天宇的背脊,当初失去海蓝的叶宁远也是如此悲伤难过,历历在目,如今的叶天宇除了失去妹妹,还失去了挚爱。
            温静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她一纵而下,如残破的蝴蝶,永远留在叶天宇的心中,然而,叶天宇的被悲欢离合从此和她再无关系。
            
            【求金牌】——今天金牌400加第一更哟。
            求金牌,求金牌,金牌加更哦,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