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2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叶三少和安雅尚不知道可岚的噩耗,叶宁远和许诺并没有告诉他们,只简单的说担心天宇和可岚,要去中东一趟,夫妻两人把叶天澄托付给叶三少和程安雅便启程去黎巴嫩。叶三少和安雅隐约知道出了事情,却不知道出什么事,叶宁远和许诺已经许久不管事,不管出多大的事情都交给叶天宇处理,叶天宇也从来没让他们失望过,总是把事情处理得极好,为什么突然一下子他们夫妻要去中东?
            是不是叶天宇和可岚出了什么事情,程安雅打可岚电话,无人接听,打叶天宇电话也无人接听,这情况从来没有发生过,这让叶三少十分忐忑。
            叶天澄和叶天纵伤势都不严重,小孩子皮娇肉嫩的,受些伤痛在所难免,幸好两孩子不算难带,叶天澄自幼乖巧,叶天纵虽然淘气,可有叶三少镇着,倒也没什么,只是可惜了温暖,孩子没保住。她没无双那么幸运,无双从那么高地方跌落下来,有卡卡垫着,已减缓了冲力,只是动了胎气,并没有小产,温暖被踢了一脚,送医晚了几分钟,人到医院时已经回天乏术,孩子已小产,她的身体也大有亏损,需要静养很长时间。
            温暖醒来后,心中悲痛,叶非墨陪在他床边,怜惜地握住她的手,给予她自己所能给的陪伴和安慰,他不能哭,这一次发生的惨剧谁都无法预料。他们都尽力了,尽力保全自己的家人,虽然死的死,伤的伤,可他们已经最大程度地减少伤亡了。若有可能,他真希望自己能代替温暖疼痛这一回,如果他能一直在温暖身边,恐怕她就不会小产。
            他的孩子……
            温暖已经是第二次流产了,上一次孩子没能保住是他的错,这一次依然是他的错,叶非墨总习惯于把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哪怕不是自己应该承受的。
            身为丈夫,没能保护好妻儿就是他的失职。
            叶非墨十分悔恨。
            温暖心中也悲伤,沉默一个上午,祭奠她没缘分的孩子,若是孩子们都好好的,再过几个月,她就有三个孩子了,如今能保住的只有小天纵。
            “非墨,我想喝水……”温暖轻声说道,叶非墨点点头,放开她的手去倒水,温暖看着他的背影,心中十分难受,非墨一直很期待这个孩子,小天纵出生的时候,他嘴巴上很不屑地说,竟然是个儿子,可他多疼小天纵啊。从他怀孕后,他一直都小心翼翼的,就差没把她当祖宗供着,知冷知热,可孩子最后还是没能保住。
            非墨很伤心,也很失落吧。
            温暖微微红了眼圈,鼻尖酸涩,疼痛蔓延到身体各个角落,让她无法呼吸,她自己又何尝不是。
            叶非墨把水递给温暖,温暖沉默地喝着,放下水杯后,她缓缓地抱住叶非墨,轻声问,“天纵呢?”
            “爹地和妈咪带他们兄弟在休息,别担心。”叶非墨温柔地说,心疼地抚摸着她的长发,失去孩子,不管是心灵还是身体,温暖都受到伤害,他除了怜惜,依然是怜惜。
            温暖微微安心,握住叶非墨的手,“我们还年轻,以后还会有孩子的。”
            叶非墨听到这话,眉心一拧,更心疼地抱住温暖,他真该死,竟然还要失去孩子的温暖反过来安慰他,他算什么男人?
            “嗯,我们还年轻,会有孩子的。”叶非墨沉声说,哪怕以后再不能有孩子,他也没有什么遗憾,他有小天纵,他有温暖,这就是他的家人,他还奢望什么。
            最要紧的她平安,儿子平安,他的家人们都平安,孩子成为遗憾,已是事实,再多的悲伤也改变不了的事实,他只能尽快带着温暖走出阴影。
            “顾宝宝怎么样?林林找到了吗?”温暖想起顾宝宝着急的神色,她也是母亲,知道顾宝宝担心什么,温暖心想,若是林林出事,顾宝宝一定会崩溃的。
            她的孩子流产,她已痛彻心扉,若是天纵出了点事情,她也会崩溃,未成形的孩子和已出生的孩子是一样的,虽然一样是孩子,一样是骨肉一样疼爱。然而,亲情和时间是有关系的,几年的****之情,自己的心肝宝贝,曾经活生生地站在眼前,若是没了,那该是一种怎么样的痛。
            叶非墨抿唇,不知道该怎么告诉温暖关于林林的噩耗,温暖喃喃自语,“顾宝宝救过我的命,如果不是她,我可能一尸两命,我真希望林林没事,她能好过一些。”
            “别担心她了,有墨晨在,他会好好照顾顾宝宝,暖暖,躺下休息吧,你看起来很累。”叶非墨说道,无心让温暖知道更多的噩耗。
            温暖点头,心中不知怎么的有一种很不安的感觉。
            这样的感觉如宿醉的早上,胸口沉闷至极。
            墨遥的手术室外,墨小白不眠不休守了一夜,自己的伤势都来不及处理,一直守着墨遥,深怕墨遥出一点意外。
            墨遥外伤内伤严重,手术情况不容乐观,墨小白一直后悔,为什么让墨遥一次一次为他受伤,这经是第几次了,他自己都数不清楚了。
            每次都是重伤垂危,每次都这么惊险。
            墨小白痛苦地撑着头,他发誓,这是最后一次,他以后绝对不会再让墨遥为他受伤,再也不会了。
            这样的疼痛,太悲伤。
            白夜和苏曼从急诊室出来,卡卡被推到加护病房,暂时不能探望,楚离和容颜一直守在手术病房外,期间去看过无双一次,宽慰她放宽心,其他时间一直等着卡卡出来。
            白夜摘了口罩,沉重地摇摇头,容颜脚一软,往后退了一步,楚离眼明手快,慌忙接住容颜。
            
            【求金牌】——有金牌的姐妹多多支持哈,尽管砸过来吧,离第二次加更还有十余块哟。
            求金牌,求金牌,金牌加更哦,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