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5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墨晨默了,他看着顾宝宝心中在哭号,顾宝宝,世上没比你更不木头的女人了是吧,太伤心了,小时候眼神不好果然很悲剧。
            他小宇宙熊熊燃烧,打算回去要改造他家三个儿子看女人的眼光,这要从小培养起。
            顾宝宝后知后觉地知道自己有点破坏气氛,低头喝奶茶,突然说了句,“我突然想吃热狗。”
            墨晨,“晚饭没吃饱?”
            “很饱,不过喝奶茶吃热狗比较有感觉。”顾宝宝说,眨巴眼睛看着墨晨,墨晨看了看她的身材,笑了笑,“你食量一直都这么大吗?”
            顾宝宝点头,“怎么还吃不胖?”
            顾宝宝很轻描淡写地说,“我几年前病了,切了阑尾炎,听说切了阑尾炎的女人都吃不胖。”
            “你动过阑尾炎手术?”墨晨心疼地问,担忧至极,“是出了什么事吗?”
            顾宝宝淡淡说道,“嗯,几年前动过,那时候刚生下他们不久,我没有什么积蓄,妈妈给我的财产能卖的都卖光了,森森一生下来就要很多手术费,姐姐那年正因为犯错被关,我求助无门自己凑医药费,经过舞娘介绍到舞厅钢琴手,有一次被人当成坐台小姐拉过去陪酒,本来我不肯。然而客人出手大方,给一万法郎小费,一万法郎能维持森森几个月的医药费,我刚生产不久,身体还没养好,喝得多了,所以急性阑尾炎。”
            墨晨听得脸色一沉,面色沉痛地看着顾宝宝,他调查的资料中并没有显示这一点,他并不知道,顾宝宝是三年前才开始出名,迅速崛起成为一名国际服装设计师。离家后前三年,她一定过得非常辛苦,那份资料的描述并不详尽,百分之一都没有。
            他心中涌起一股深深的无力感,顾宝宝的语气很平淡,笑看着墨晨,“我提起这件事只是不想隐瞒你,我为了孩子曾经做过很多低贱的工作,我不会羞于我的过去,我为了养育我的孩子,付出一切都在所不惜。我自幼生长在皇家,父母很早就教我门户观念,虽说我并不在意这些,却不知道你在不在意,你的家庭很显赫,看你们吃穿住行就知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你知道,如果你打算追求我,你可要想好了。我并不像你想象中的那么完美,这些事情我亲自告诉你比较好。”
            “小傻瓜,你说什么呢?”墨晨忍不住把她拥在怀里,“如果不是因为我,宝宝,你的人生应该会很完美,是我让你过那三年阴霾时光。”
            如果可能,他多希望这三年她和孩子们生活在城堡中,他是他们的仆人,照顾他们,疼爱他们,为他们付出一切。
            然而现实却是残酷的,幸好上苍给了他机会。
            他还有补救的机会。
            顾宝宝偏头想了想,反驳墨晨,“我觉得这才是我的完美人生,你给的。”
            三位宝宝是她最意想不到的惊喜和财富,比什么都重要,甚至比她的命都重要。
            两人转过一条街去买热狗吃,墨晨给她买了一根,她要两根,墨晨暗忖,食量真不错,且真实,他就喜欢顾宝宝这样的真实,他和女人接触的不算少,每次和女人吃饭,胃口就和小米似的,一丁点就饱,他更喜欢顾宝宝这样不顾形象的真实。
            “又是奶茶,又是热狗,晚上吃热量太高不好。”墨晨说,面露关忧,“以后晚上要是饿了,我给你准备一些清淡的夜宵,好吃又好睡。”
            “你不打算吃吗?”顾宝宝拿自己没咬过的那根给墨晨,墨晨犹豫一下,接了过来,他帮顾宝宝分担一些热量吧,他还真怕她夜里睡不着。顾宝宝本来也是想给他买的,两人一起吃才有意思,“你会做饭是吧,我看见过你做饭。”
            “什么时候看见的?”
            “你吃我的巧克力,结果吃坏了肚子挂急诊,我内疚极了,偷偷跟着你,在楼下对面的小公园看你在厨房忙活。”顾宝宝愧疚地说,“墨晨,我一直都想和你说对不起来着,害你躺了三天医院。”
            “原来那一次倒霉是因为你啊。”墨晨想起这件乌龙,对住院的事情记忆淡了,他笑说,“原来你给我送过巧克力,我记得是情人节。”
            顾宝宝脸一红,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我看那么多女同学都塞你巧克力,我也塞你巧克力,谁知道你正好吃到我的那一块,说真的,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注意巧克力过期了。”
            “万幸啊,幸好不是哪一位女同学因爱生恨想害死我,不然我真惨了,糊里糊涂没了命都不知道。”墨晨开玩笑说,“不过你情人节第一次送男人巧克力吧?”
            顾宝宝点头,墨晨的男性自尊心得到巨大满足,哪怕小丫头六年前对他只是迷恋,但情人节是送巧克力了,至少这样的迷恋还是付诸行动。
            嗯,值得嘉奖。
            他打算买一箱巧克力,每天送她一块。
            “哎,你那次生病,没什么后遗症吧?”
            墨晨和她关心的显然不是一个重点,笑着调戏顾宝宝,“我记得一箱子的巧克力,我偏偏吃到你的,证明我们冥冥之中也是注定的,是不是?”
            顾宝宝说,“墨晨,我觉得吧,你真心的能哄女孩子欢心,明明是因为你看见整个巧克力群中我的巧克力牌子最好,最难得一见,所以你才会拆我的巧克力,这和缘分没有一点关系。”
            墨晨被她说中心事,忍不住捂着额头,哭笑不得地看着顾宝宝,“顾宝宝,偶尔能不能配合我浪漫一回?”
            顾宝宝一笑,如暖日中的花朵,“这样的配合太强人所难了。”
            “女人不都喜欢听浪漫的鬼话吗?你搞艺术的,应该更懂得浪漫吧。”
            顾宝宝认真回答,“我没感受过。”
            墨晨柔柔一笑,“我的浪漫保证一辈子,永不过期。”
            
            晚些加更哈……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