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1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顾宝宝睡得迷迷糊糊感觉有人正在骚扰她,睡得不是很安稳,她被墨晨圈在怀里,又被这么抚弄,自然越发缩到墨晨怀里,直到把自己的身体完全藏到他的怀抱中。她身上的芳香不断地袭来,墨晨心猿意马,顾宝宝迷糊伸手去拉墨晨的手,她以为是林林,没想到抓到男人的手,她也没多在意,墨晨反扣住她的手,五指,他期待顾宝宝睁开眼睛,顾宝宝仿佛和他作对似的,就是没有睁开眼睛,又继续沉睡。
        墨晨在她耳边喊着,“宝宝……”
        顾宝宝不悦地蹙眉,睡眠不足的人脾气总是不善,“林林别闹,妈妈要睡觉。”
        墨晨,“……”
        他严肃地思考,难道儿子经常这么非礼妈妈么?这么一想让墨晨眯起眼睛,有一种极明显的不悦,顾宝宝犹然不知,后实在被骚扰得睡不着,迷迷糊糊睁开眼睛,乍然一见眼前浮现男人的脸,顾宝宝呆愣许久没回过神来,仿佛看到什么怪物似的,瞪大了眼睛看着墨晨。
        顾宝宝反应过来后,慌慌张张起身,墨晨一条胳膊压着她,人已翻到她身上,强制地压着她,攫住她的唇舌,如最优雅的猎物捕捉自己的晚餐。
        他吻得特别狠,仿佛要把她整个人都吞下去,气势汹汹。
        顾宝宝完全被震住,不知所措,墨晨吸吮着她的唇舌,几乎贪婪地吸取她的气息,大手也不安分地抚摸她的肌肤,顾宝宝刚睡醒时迷迷糊糊,也不知道反抗,知道睡衣被拉到腰部才有一点她被非礼的感觉,慌忙伸手阻拦,她的力气哪会是墨晨对手,早起的男人最容易兴奋,又是温香软玉在怀,墨晨一下子失去失控,疯狂地想要身下的女人。顾宝宝被吓坏了,伸手抓起旁边的复古式闹钟,砸向墨晨的脑袋。
        她力气不大,但这闹钟是墨晨从拍卖市场淘来的,金属质感好,分量不轻,这么一砸下来,又是砸他的脑袋,这让他有点昏眩。
        顾宝宝揍一次觉得不够,在墨晨捂着头错愕间一脚踢开他,抱着被子卷到床头,震惊又愤怒地看着墨晨,墨晨捂着头,瞪顾宝宝,死丫头,敢打他。
        顾宝宝被他瞪得有点心虚,转而又想自己为什么要心虚,分明是他不对,他冒犯了她,她没必要觉得愧疚,嗯,顾宝宝不断地安慰自己,这是正常反应。
        顾宝宝又想,他会不会被她砸坏脑袋,看起来好凶的样子。
        墨晨还真没想到顾宝宝会打她,且打得这么狠,他本来就睡眠不足,这一砸头就更晕了。可顾宝宝眼眸中的陌生又让他很挫败。
        她不认得他了。
        “宝宝,你不记得我了吗?”墨晨问,语气有点悲伤,转而有点肉疼,老子想了你这么多年,你一见面就给老子一个爆头,真是……算了,谁让他年幼无知看上她呢。
        顾宝宝如过去一般可爱,单纯,完全没什么心机,看起来就像纯洁的白云,令人忍不住想到美好。
        “你是谁?”顾宝宝困惑,擦了擦自己湿润的红唇,墨晨危险地眯起眼睛,看着顾宝宝的眼神仿佛要把他拆骨入腹,顾宝宝无辜茫然,她做错什么了?
        墨晨突然笑起来,悠闲地坐在自己床上,斜倚着,似笑非笑地睨着顾宝宝,“宝宝,你看这里是哪儿?”
        顾宝宝环顾一周才发现自己并不是在客房中,但这房间的格局她是知道的,因为她白天的时候也走错过一次,记得这个房间的装修风格。
        墨晨这一问,顾宝宝才想起一件事,“这是你的房间?”
        “你说呢?”墨晨反问,顾宝宝觉得不好意思,忙说抱歉,她好像又走错房间了,怎么办?她睡了他的床,那他晚上睡哪儿?顾宝宝神奇地忘记刚刚他们在一张床shang醒来。
        “你在我的房间睡觉,害得我一夜无眠,你说该怎么补偿我?”墨晨问。
        顾宝宝迷糊单纯,却不是一个白痴,疑惑地反问,“我的房间在对面,你为什么不过去睡。”
        “我认床。”墨晨睁大眼睛说瞎话。
        顾宝宝扁扁嘴,被子稍微滑下一点,露出她白嫩的肩膀,墨晨目光一深,顾宝宝窘迫极了,睡衣被墨晨拉到腰间,这么当着他的面整理似乎有点不太好。
        她慌忙拉着被子裹住自己的身体,以防自己再被冒犯。
        顾宝宝说,“你能不能先出去,一会儿再进来,昨天走错房间,害得你没地方睡,真得很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天那么黑,我又很困,不记得自己的房间在哪儿,所以才会走错,你就不要生气啦,下次绝对不会了。”
        那怎么行,他十分支持顾宝宝走错房间,不然他就没福利了。
        看着小姑娘红着脸,有点害羞的样子,墨晨觉得别样的可爱,恨不得抱在怀里好好地哄着,疼着,爱着,这么美丽可爱的顾宝宝,依然如小时候那么令人想要保护,想要疼爱。
        他对她,永远没有抵抗力,这感觉和认错了艾薇儿是全然不同的。
        他欣赏艾薇儿,却没有那种****澎湃的情感浮动,这样的感觉,只有顾宝宝能给他,墨晨看着他,不免更确定自己的情感,他要眼前的女人。
        他的顾宝宝。
        谁都不能阻止她,哪怕是她自己也不能,虽然她忘记了他,这让他有点小小的伤心难过,毕竟他不是圣人,他想念顾宝宝这么多年,爱她这么多年,自然希望顾宝宝能够记得他,自然也希望顾宝宝能给他同样的回报,可哪怕现在没有,他也有自信,总有一天,顾宝宝会回报给他同样的情感。
        就如他对她一样。
        顾宝宝疑惑地看着墨晨,他怎么有点面熟,墨晨期待地看着顾宝宝,以为顾宝宝想起他,谁知道顾宝宝突然惊呼,“不是艾薇儿的未婚夫吗?怎么会在这里?”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