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7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十一出去后,墨遥一个深深地反省,她有句话倒是提醒了他,这段时间或许他对墨小白太纵容了,所以才会造成今天这个无法收拾的局面。逃离也不是,接受也不是,倒是相互尴尬,十一说,不要这么快答应墨小白,要多享受几个月被追的时光,墨遥很纳闷,为什么大家都一致认定,他最后一定会和墨小白在一起?
        当然,得知自己过去真的很爱墨小白,墨遥也是有点小小的纠结,莫非他的天生的同性恋?
        不管是天生,还是墨小白太妖,总之他喜欢墨小白这是事实,不容辩驳。
        他正心乱如麻,墨小白笑眯眯地推开门,人迅速地闪进来,墨遥一时怔住,墨晨找他说过墨小白一些经历,也说过墨小白这一年怎么过来的,也说过当初戒毒如何艰难,本以为他会一直这么自闭下去,谁知道他活着回来,他就仿佛完全恢复了。人变得十分开朗,笑容灿烂。
        他是怎么做到的?
        墨遥莫名的有一些心疼,墨小白这样的男人不该受这么多痛苦折磨,他应该是开朗和快乐的,就如现在一般,墨小白窜进来,光明正大地坐到他身边,头一伸就靠在墨遥肩膀上,“你在干什么?”
        “游戏。”墨遥刚还想着怎么拒绝他,可此刻见到他,却不由自主软了心肠,爱人真的是本能,哪怕忘记了,也如此宠溺着。他记忆一片空白时,从未对谁如此妥协,如此纵容过,除了墨小白。
        墨小白见墨遥失神,忍不住在想,他在想什么,他发现爱一个人是很新奇的事情,总忍不住想要探索,这人心中想什么,他和墨遥心意相通是柏林的时候开始的,因为有了白柳,他开始意识到自己从来不敢正视的感情,也正因为如此,他发现自己原来喜欢哥哥这种让他无法接受的情绪。
        后来出了事,恨和渴望复杂交织,被救出来后又要戒毒,很多事情挤在一起,他就算和墨遥在一起那段时间也不像现在这么没负担,所以也就没那么纯粹。
        他真正觉得两人像恋爱是这段时间,哪怕墨遥失忆了,墨小白也不在乎,两人仿佛才进入热恋期,他和所有热恋中的小伙子一样,都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墨遥心中想什么,是不是在想自己,是不是琢磨他的事情。
        这样迫不及待想要了解一个人的全部是从来没有过的情绪。
        “哥……”墨小白轻轻喊了一声,趴在他肩膀问,“等姐结婚后,我们出去旅游一段时间好不好?”
        “去哪儿旅游?”
        “去哪儿都行。”墨小白说,手指在他肩膀上戳着,淡淡说,“过去你一直都忙,我也一直忙,我们还没好好一起去旅游过,你有想去的地方吗?”
        “我不想旅游。”墨遥犹豫片刻,拒绝了墨小白。
        “为什么?”墨小白不解地问,热气地扑在他耳根出,他就这么亲昵地趴在他肩膀上说话,嘴唇和他耳朵几乎都贴在一起,说话的时候热气一直往耳朵里钻去,这让墨遥有被电流窜过的感觉,不自在,耳根也忍不住晕红起来。他把头一侧,“起来,好好说话。”
        墨小白一笑,这句话勾起他很多回忆,以前小时候,他和小哥哥感情好,总是亲昵地抱在一起,墨遥在一旁看不过眼,总是揪着他起来,不然就在他扑过去的时候伸脚去绊倒他,他每次都中招,墨遥每次都会说一句,好好说话,墨小白那时候还特别委屈,他和小哥哥相亲相爱碍着哥哥什么事了。
        这件事如今解释成他哥哥吃醋了。
        墨小白这回倒也听话,真的坐直了身子,墨遥身子一动,坐在椅子上滑动退到很安全的距离,这样的安全距离他脑子更清楚,更能好好思考。
        “我对很多事情都陌生,光靠你们说的,我没有印象,我想留在这里,或许能更快想起过去的事情。”墨遥说,微微垂着眼眸,脸色看起来平静,也很冷漠。
        他一贯是这么平静到冷漠的表情,很难从脸上看出什么,墨小白此刻也摸不准墨遥想什么,其实他觉得并没有什么重要的,哪怕失忆了,重新活着,再创造记忆就好,不必太执着过去的记忆。
        墨遥却不是这么想,他如今对墨小白是爱也不是,不爱也不是,说是哥哥宠弟弟,可没有谁家的兄弟像他们这样相处的,说是恋人,他心中又排斥。
        每个人都说,他过去很爱墨小白。
        他想记起来,或许记起来,这一切就不会那么陌生,他或许就不会这么想要疼他,宠他,却又排斥他的复杂感觉,他弄不明白,所以想回忆全部的一切。
        这样的想法,他自然不会告诉墨小白。
        他连自己想着都觉得羞耻,因为这一切只不过是他想爱小白。
        “好吧,既然你不想离开家去旅行,那就留下来吧。”墨小白歪头一想,“反正你在家里的时间最多,家是你最熟悉的地方。”
        墨遥点头,墨小白站起来,突然又走到墨遥身边,居高临下看着墨遥,墨遥坐在电脑椅上,他这么站着,他不得不仰头看着墨小白,这气势上是一个天一个地的。
        墨小白突然蹲下来,看着冷漠的墨遥,微微一笑说,“哥,你讨厌和我在一起吗?”
        墨遥没回答,墨小白显得很有耐心,不拿到答案誓不罢休的蹲着等他,墨遥摇头,他不讨厌,墨小白又歪头,笑眯眯地问,“我亲吻你,你讨厌吗?”
        墨遥的脸微微有点热,这样直白的问题让他很难回答,墨小白认真地看着墨遥,从他遇上墨小白开始,他总是想尽各种办法,不管他的意愿一直都热情地表达着自己的感情,更类似于强迫地让他接受他的感情。
        如此询问,如此认真的墨小白,墨遥还是第一次见到。
        “哥,你想清楚回答我,好不好?”墨小白问,目光隐约有一抹期盼和压抑,他承认他放弃了叶非墨所说的那种温水煮青蛙的做法,他更想急切地得到墨遥的爱,所以他表达感情的方式或许带着一丝强迫性,只是他心中认定了,墨遥会一直爱他,所以他不觉得什么。
        如今反省过来,墨遥是一个空白的人,或许他的做法会让他不舒服。
        墨遥道,“不讨厌!”
        刚一说话,唇舌就被人攫住,墨小白扣住他的后脑,吻得很激烈,舌尖扫过他唇内敏感的肌肤,吮吻着他的唇瓣,激烈的,热情地留下自己的印记。墨遥的呼吸都被他攫住,掠夺,挣扎不去,只能被他这么放肆地吻了一遍,墨小白放开他的时候,墨遥怒瞪着他。
        墨小白已经潇洒起身,笑着走向门口,“哥哥,等会下来吃饭。”
        他什么都没说便走了,墨遥哭笑不得,这算什么,非礼他之后就这么甩甩袖子走了?混蛋。墨小白的想法和墨遥显然不是一个水平上的,墨小白认为,墨遥说不讨厌,那意思就是可以吻了,嗯,以后都能随便亲吻,这是多大的福利。
        无双和卡卡的婚礼定在一个月后,叶薇和十一亲自忙活她的婚礼,没有交给婚庆公司,这是墨家第一次嫁女儿,又是家里唯一的女儿,所以无双的婚礼办得很隆重。参加婚礼的全是亲人和朋友,几十人而已,人不算很多,可叶薇和十一却安排得很隆重。
        婚礼就安排在墨家城堡的玫瑰园,白夜毫无意外又是主持婚礼的,他和苏曼是他们这些人中最像神父的,所以他一贯主持婚礼,玫瑰园漂亮,再连接着一个绿茵草坪,很适合举办婚礼。这是叶薇和卡卡选中的地方,这座城堡有他们很多珍贵的回忆,在这里结婚也是无双的梦想。
        白夜和苏曼在婚礼前两个礼拜就来罗马,一来给准新郎检查那颗娇弱的心脏,二来给墨小白检查他身体的状态,虽然戒毒了,心瘾还没戒掉,幸好的是墨小白如今自己能控制自己,再加上有墨遥在身边,基本上没什么问题。三来是检查墨遥的身体,墨遥想恢复记忆,只能求助苏曼和白夜。
        卡卡和墨小白倒是都没什么问题,墨遥的失忆原本叶薇和十一以为是因为小白结婚,一时受了刺激,白夜却反驳这种观点,墨遥失忆纯属是生理原因,不是心理原因。游轮爆炸的时候造成对他的身体造成巨大的碰撞,头部因为碰撞而形成了血块,压到神经,这才是他失忆的原因。
        白夜说,只要血块散了,墨遥的记忆也就回来了。
        墨遥想动手术,拿出血块,白夜摇头,“手术风险太高,因为血块正压着神经,手术只有三成的成功率,这样的手术世上没有一位医生愿意做,反正血块不会影响你的性命,也不会影响你的身体,不如让它自己舒散,总会有散去的一天,没必要犯险。”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