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1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墨小白说,“小姑娘,不乖啊,说了不准照我家美人的,他没我上镜,会自卑的。”
        墨遥窘,小姑娘弱弱闪了一会儿,然后默默地把一张合照交给墨小白,然后很清白的表示,没有底片。
        那是一种墨小白很满意的合照。
        墨小白在一旁签名,墨遥在一旁看着他,他喜欢此刻墨遥的神态,严肃中透出几分温暖的宠溺,如过去一般,那目光仿佛他是他唯一的光芒。
        多有意境的一张照片,墨小白心满意足地收下,给小姑娘一个纯洁的拥抱,亲吻她的脸颊,小姑娘激动得做摔倒状,一边做这状态一边要摔倒地尖叫。
        快乐的气氛一直维持到凌晨三点多,墨小白酒也喝过了,名也签好了,人慵懒地躺在沙发上休息,年轻男女们依然劲歌热舞,不过呢,舞池的音乐改变了,所有人都结伴跳探戈,没有女伴的男人带着一个男人也跳,他们不知道,原来男人和男人跳探戈也能如此美丽。
        今晚是探戈的夜晚。
        墨小白喝高了,头有人晕,软软地躺在沙发上装死,目光有点浅浅地凝视着墨遥,人光明正大地靠在墨遥大腿上睡觉,墨遥想了想,拍拍他的脸。
        “醉了?”
        “没醉!”墨小白嘿嘿一笑,凤眸半睁半闭间波光潋滟,异常瑰丽,如最美丽的琥珀,看得墨遥一阵心动,心口也变得柔软多了。
        “醉了就回去。”墨遥说道,墨小白慢慢地直起身子,斯文地打了一个哈欠,总算是心满意足了,墨遥带着他出了酒吧,他喝了酒,自然不能驾驶。墨遥把他丢到副驾驶座上,帮他系好安全带。
        他的记忆力非常好,虽然就去过一次,可早就记住墨家的地址,从酒吧开车过去也不过是几十分钟,没一会儿就到了,墨小白那骚包的跑车呼啸停在城堡大门以外,红外在车子上扫过,确定安全,大门打开,墨遥不得不感慨,还真是现代化设计,无需保镖。
        确定了是墨遥和墨小白,安全无问题了。
        “到家了。”墨遥解开安全带,墨小白睡得舒舒服服的,如死猪一样,唇角挂着一抹傻傻的笑容,墨遥叹息,帮他解开安全带。
        墨小白睁开眼睛,哇了一声,“哥哥,哥哥,我好喜欢你……”
        说完熊抱过来,结结实实给墨遥一个拥抱,墨遥窘,这人一身酒气,这让他不舒服,不过他不和醉酒的男人计较,墨小白在他身边磨蹭着,墨遥说,“车子借我开走,你自己上去。”
        墨遥把墨小白拉出车外,自己又回去,刚发动引擎就听到噗通一声,墨遥一看没人了,慌忙打开车门,墨小白一头栽在花丛中,动也不动。
        夜风徐徐,月光清凉,墨遥看着在花丛中动也不动的男人,突然有些心疼,慌忙拉起他,墨小白困惑地揉揉他的额头,“咦,天黑了吗?”
        墨遥无奈,只能半拉半扯抱他起来,“你房间在哪儿?”
        墨小白欢乐得差点手舞脚踏,指着楼上,墨遥扶着他上楼,墨晨、无双、叶非墨和温暖等人都睡着了,凌晨四点多是人睡得最熟的时候。
        且他们的房间相隔得也远,所以没听到动静。
        墨遥是第一次来墨小白房间,墨小白糊里糊涂还指对了方向,灯一开墨遥就有点囧了,这房间的设计风格和他的房间差不多,唯独不同的是,墙上挂着很多照片,他和他的照片,床头也是,挂了许多,乍然一看上去觉得十分的心酸。他不见的这一年,他就是靠着这些照片支撑的么?
        墨小白摸到自己舒服的床,扑了过去,鞋子都没拖就抱着床单滚,墨遥看不过去,帮他脱了鞋,拍了拍他的脑袋,“去浴室洗一洗再睡。”
        “不要!”墨小白的声音有一点嚅喏和幼稚,竟然唱起了儿歌,墨遥哭笑不得,看来是真的醉了,不然怎么会唱这么幼稚的儿歌。
        “哥,好听吗?”
        “好听!”墨遥说,然而唱英文情歌最好听,且那时候的他最美丽,真如童话故事中走出来的王子,令人倾倒。
        墨小白心中乐开了花,墨遥说,“去洗澡睡觉。”
        墨小白坐起来,突然扑过来从背后抱住墨遥,“我要和哥哥一起睡。”
        “浑身酒气,滚开。”墨遥拍了拍他的脑袋,墨小白撒娇,就是不愿意起来,他的脸热得惊人,贴在墨遥的肌肤上,仿佛也让他感染了一点点热气。
        这混蛋真是得寸进尺,墨小白已经开始吻他的脖子,耳垂,异于以往的高温让墨遥的身子有些发软,墨小白跪在在他是身后,双手抱住他的胸膛,吻却一点都不含糊。
        墨遥心乱如麻,这样的亲密,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理所当然了?
        他不能任由墨小白这么继续下去,否则他真的会沦陷。
        墨遥握住墨小白使坏的手,沉声说,“住手,不然我生气了。”
        墨小白一听他会生气,乖乖地停住不动了,喝高的眼眸含着一层水汽,越发迷离,他的眼睛带着几分贵气,仿佛过去年代的贵族少年,这么看着墨遥的时候,迷离又委屈,矜贵又脆弱,令人恨不得把所有的珍宝都捧到他面前,让他开心,他似乎更觉得拒绝了墨小白的要求的他,真是不应该。
        “哥,你生气了吗?”
        墨遥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于是板着脸,“对,生气了。”
        墨小白苦恼地挠挠头,似乎对墨遥生气这个事情无法解释,墨遥以为他总算是想通了,谁知道墨小白突然把他扑倒在床上,笑吟吟地说,“生气也没关系,反正哥不会对我生气很久……”
        “混蛋,起来。”墨遥被他这么压着,很不舒服,身体僵硬,不免得想到那天的酒店的胡乱和****,墨小白舔了舔下唇,“哥哥,你想要我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