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0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墨晨见费玛丽心有忌讳,心中松了一口气,就怕她不忌讳,为了墨遥什么事都不愿意退让,如今这样正好,她有心退让,这就证明,他们有机会。
            无双说,“玛丽小姐,没事请回吧,我们菜都要凉了。”
            费玛丽看向墨遥,问,“好,我不逼你,金,你是留下来,还是跟我走。”
            墨遥还没回答,墨小白便抢先,“我哥当然留在家里,凭什么和你走?”
            费玛丽虽怒,却不动声色,依然沉沉地看着墨遥,仿佛尊重墨遥的决定,墨遥敛眉沉思,片刻,他站了起来,淡淡说,“我随你走。”
            “哥!”
            “老大!”
            墨晨、无双和墨小白异口同声地喊起来,几人唰唰站起来,立刻把墨遥给拦下,费玛丽目光一亮,只要墨遥愿意和她走,一切好谈。他们几人看样子也不像会为难墨遥的人,所以费玛丽很笃定地站着,等着无双和墨晨放行。
            墨遥说,“我答应公主会帮她一年,我绝不会食言。”
            除非公主不需要他,这是当初他们说好的承诺,一条命换他半年的自由,相对而言,费玛丽对他是仁慈和宽容的,因为有的人一条命就要换一辈子的自由。
            他只需要一年,他是幸运的。可显然,墨小白和墨晨并不这样认为,墨遥厉声说,“别逼我动手。”
            这句话唬住了他们,并不是他们打不过墨遥,只是他们不愿意和墨遥动手罢了。叶非墨早就料到是这样的结果,所以也一开始就没掺和。
            墨遥最后还是随着费玛丽走了,墨小白差点炸毛了,幸亏墨晨在一旁把他给拉住,否则他还真有要和墨遥拼命把墨遥留下来的冲动。
            眼睁睁看着费玛丽带着胜利的表情陪同墨遥一起离开,墨小白这心里郁卒的就别提了,简直是翻了天,他决定今天晚上继续去爬墨遥的床。
            然而,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的。
            这天晚上黑手党出了点小意外,墨小白这一年来总是代替墨遥的工作,所以他晚上去了港口-交接一批第一恐怖组织的走私武器。这批武器最近要通过罗马一条关系网运去中东,第一恐怖组织和黑手党一向是亲密合作的,所以墨小白不放心,亲自过来监督。
            巧合的是,当然还真有警力在赶来港口,幸好墨小白机灵,已提早转移货仓,避过一次损失,这比上一次为了逃避警方追踪而炸船要好许多。
            墨小白想去摸床的机会就这么作废了。
            墨遥其实在等着墨小白来,回来的时候,他从墨小白的眼睛里看到这种决心,他猜墨小白一定会来,所以干脆等着他,知道墨小白是他弟弟,两人关系又很不正常,墨遥心中是别扭的。然而,墨小白那人想做什么,他也阻止不了,他发现他真的对他没办法。否则以他的身手怎么可能让墨小白昨天晚上得逞了,说到底都是因为他纵容她,所以才会允许他这么做,说到底,他拒绝不了墨小白。
            墨遥一个人在阳台上等着墨小白的时候忍不住扪心自问,若是换了别的男人如此对他,他会允许吗?几乎是想一想墨遥都觉得不可能,恐怕他会打碎那人一身的骨头。
            可为什么墨小白就可以?
            就因为他可怜兮兮地喊了两声哥哥,他就任他为所欲为了吗?
            想不通,索性不想,他等着墨小白,谁知道等了半夜,墨小白没来,知道凌晨一点钟才听到敲门声,墨遥疑惑,墨小白若是摸来,他一定不会按门铃,怎么突然按起门铃。
            偷偷摸摸进来才符合墨小白的性格。
            墨遥开门一看,来人并非墨小白,而是费玛丽,墨遥问,“有事吗?”
            费玛丽咬着唇,她穿得很整齐,仿佛回来就没梳洗过,身上还穿着白日的衣服,人看起来略有点憔悴,墨遥蹙蹙眉,偏开身子让她进来。
            墨遥给她倒了一杯水,“这么晚找我有事?”
            “明天我会去和黑手党教父谈钻石交易的事情。”费玛丽说,墨遥点头,他不仅知道这件事,还知道墨晨和墨小白就是黑手党教父,或许这么说,他原本就是黑手党教父。
            墨晨和墨小白是为了他的自由才和费玛丽谈这一次交易,不然以黑手党的实力,根本没必要和费玛丽谈,墨遥知道,却没说。费玛丽抬头问他,“你去一起去吗?”
            “我是你保镖,你让我去,我自然会去。”墨遥回答。
            费玛丽蹙眉,“你只是我保镖吗?”
            “是!”
            “你会拼命保护我吗?”费玛丽又问。
            墨遥点头,“会!”
            保镖本来就要保护主人,所以他会保护费玛丽。
            费玛丽松了一口气,墨遥见她坐着,并没有离开的意思,他问,“公主,你还有事?”费玛丽咬唇,有些为难,墨遥说,“你想问什么,不如直接问。”
            “你相信他们吗?”费玛丽问,“你相信他们,还是相信我?”
            墨遥知道她指的是谁,平心而论,他信墨晨和墨小白,其实他的长相和墨小白虽是两个气质,可五官却有五分相似,很容易看出有血缘关系。且他和照片中的墨晔和墨玦模样也相似,事实摆在面前,墨遥自然相信证据多一些。反观费玛丽,告诉他的很多都是比较表面的事情,他一点印象都没有。
            只是因为费玛丽救了他,他想报答她,费玛丽也没有害他的心思,所以他才一直在费玛丽身边保护她,也没想过去害费玛丽。
            “你心虚了吗?”墨遥直言,费玛丽没想到他这么坦然,被墨遥吓了一跳,转而涨红了脸,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真的心虚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