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2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当然确定。”墨小白说,墨遥面具都脱了,哪还有不是道理,无双一听,心情顿时舒畅,慌忙去打电话报告,昨晚他们就和叶薇十一说墨遥的事情,他们也正等着消息,一听墨遥活着,所有人都变得兴奋起来,几乎想要马不停蹄赶回来。无双却让他们先缓缓,别太急着回来捣乱,这事交给他们比较好。
        无双这么说,叶薇和十一等人也就没那么坚持回来,反正人活着就好,经过墨小白的肯定,比较有说服力,无双八卦地想知道他昨晚到底干什么去了。墨小白抱着小天纵,笑的色迷迷的,叶非墨冷冷说,“发情就发情,别对我儿子下手。”
        墨小白嘴了叶天纵一个,温暖捂脸,他儿子的初吻就这么没了,叶非墨直接一脚踢过去,叶天纵咯咯地笑,墨小白下评语,“果然是骚包,哥哥就亲你一个就这么兴奋,哟,晚上抱你看动作片好不好?”
        温暖滴汗,墨小白果然是活过来了,可怜他的宝贝儿子,墨小白没活过来的时候可一点都想不到逗她的儿子玩的,真是特殊待遇啊。
        墨晨回来了,他已经和费玛丽的买家沟通好了,他推荐黑手党和费玛丽交易,他给他丰厚的利润,且又给他许多好处和便利,大家都是一条道上混的,自然乐意帮忙了。且好处不少,巴结黑手党总比得罪黑手党要好,没那么多烦心事。墨晨这事办得顺利,再来就看费玛丽的意思了。
        不管费玛丽是什么意思,她想要得到更大的利润,她和黑手党做生意总比和如今的买家好,说到钻石走私,没有一个组织敢和黑手党抗衡。
        第一恐怖组织走私军火成精,他们走私奢饰品和艺术品也快成精。
        墨晨一听费玛丽身边的金就是墨遥,心情就更兴奋了,若是费玛丽答应和他们合作,那么他们就有可能和墨遥接触,且让他回家。
        如今墨遥也不知道算不算完全听命费玛丽,这件事自然要从长计议,听墨小白的意思,墨遥并没有安全相信他们,或许骗他们来墨家一趟,墨遥会有熟悉感也说不定。
        毕竟他在这里的时间,占据了生命中的三分之二。
        这里是墨遥感觉最安心,最安全,最放松的家。
        “小白,以你的身手,你想摘下老大脸上的面具不太可能,你怎么做到的?”墨晨好奇地问,他对这个情节十分好奇,墨小白简单地说了他摸进墨遥房间的事情,然而有了开始,没过程,直接说结局,这有点让他们摸不着头脑。所以每个人都竖起耳朵想听八卦。
        墨小白怎么可能会说呢,这是他和墨遥之间的情趣和秘密,不足为外人道也,无双看他那副神秘兮兮的模样,邪恶地翻他的领口,果然看见脖子上有好几个吻痕,这样的力度和痕迹绝对不是女人能有本事留下来的。墨小白手一抖,差点把小天纵摔下来,吓得温暖伸手去接。
        “哇……”无双色迷迷地摸着他的吻痕,“你去投怀送抱了?这么激烈啊,你被老大扑了?”
        墨小白挥开无双的手,慢条斯理地整理他的领口,慢吞吞地说,“非也,非也,这种事情你们是不会知道的。”
        温暖还是觉得墨小白把小天纵放下来比较安全,小天纵也喊着,“咯咯,咯咯,放下……”
        叶非墨把儿子抓过来,语重心长的教育,“叫叔叔,叔叔,叔叔叔叔,不是哥哥……”
        墨小白从刚刚一直哥哥,哥哥地自称,再加小天纵又喜欢他,所以哥哥就记得特别牢固,所有人都觉得这人真的太能占小孩便宜了。
        叶非墨这么一喊,小天纵别的没记住,又抓住最后两个字,“哥哥,哥哥……”
        他也叫叶天澄哥哥,所以这两字特别牢固,墨小白心花怒放,叶非墨在他小屁股上揍一下,“笨蛋,你绝对不是我儿子。”
        叶天纵哇一声哭起来,眼泪大颗大颗地掉,于是叶非墨接到四双白眼球,全是鄙视他的,无双,墨晨和墨小白,温暖,温暖抬手都想揍他了,慌忙抱过小天纵哄起来。
        叶非墨非常无辜,他就轻轻地在儿子小屁股上碰了一下,连打蚊子的速度都没有,他就哭了?他就哭了?叶非墨记得有一次小天纵一个人爬不小心从楼梯上滚下三个台阶,幸好他爹地手脚快给截住他了,虽然如此,头上还是长了一个大包,小屁孩一颗眼泪都没掉,大人急得赶紧冰敷,他笑眯眯地凑过去骚扰叶天澄,没哭啊,没哭啊,他这揍他是多大的力度啊。
        靠,骚包儿子阴他了。
        故意的。
        可说出去谁相信啊,人家小天纵才多大啊,人家连三个字都不会说呢,怎么会阴他呢。小天纵见叶非墨瞪他,他哭声停了停,长翘的睫毛上挂着大大的泪珠子,嘴巴扁了扁,两个白嫩的拳头放在唇边,可怜兮兮地看着叶非墨,想哭又不敢哭的模样,看起来不知道多惹人疼,温暖瞪叶非墨,“瞧你把孩子吓的。”
        无双也说,“你这怎么当爹了,瞧人家白夜叔叔多疼小天纵,你赶紧把小天纵送去利雅得算了。”
        叶非墨非常委屈,这是他的错吗?这是他的错吗?这是他的错吗?
        可恶的臭小子。
        他又狠狠瞪叶天纵一眼,叶天纵嘴巴一裂,接着一扁,哇一声又哭了,哭的惊天动地的,叶非墨这捶心肝的怒啊,温暖直接抱着叶天纵哄着。
        墨小白拍桌笑,“小表哥,你儿子我喜欢啊。”
        “喜欢送你了。”叶非墨没好气地说。
        “送我好啊,反正我不指望孩子了,给我吧,给我吧。”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