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7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墨遥没想到墨小白会挥落他的面具,愕然转身,墨小白便直直和他打一个照面,墨小白眼眶含泪,他一直告诉自己,这是墨遥,气息不会错,感觉不会错,眼睛会骗人,可心里一些东西是不会骗人的,然而他仍然是害怕,害怕自己产生幻觉,只能用幻觉和思念来解释他所接触到的这个人,他心情很复杂。
        他以为墨遥会毁容,或者因为伤的太重,做了整容手术,不管做了什么,变成什么样子他都喜欢,因为都是墨遥,若真的不习惯他如今的模样,那就整回他原来的模样,这也没什么难处。如今和他打上一个照面才知道,自己所担心的完全是多余了,他右边脸颊有一道长三公分的伤疤,伤口刚愈合一段时间,新长出的肉是粉色的,这和他的肌肤并不相称。疤痕不长,并不难看,墨小白最激动是,这仍然是他熟悉的人。
        他熟悉的哥哥。
        他突然含泪,墨遥觉得诧异,从他遇上墨小白那一刻,他一直都装疯卖傻,无赖耍赖,从没见过他哭,这人似乎性感得人谁都舍不得惹他不开心,所以谁都不会让他哭泣。
        突然含泪,他有点怔然,墨小白突然扑上去,抱住墨遥,狠狠地wen上他的chun,用力撬开他的chunshe,灵巧地钻进去,深深地wen住了他。
        费玛丽进来开灯的时候,室内一片寂静,地上有一件不太整齐的衬衫,chuang上凌乱,如打斗过一般,浴室里传来了水声,费玛丽松了一口气,原来金在洗-澡,她以为房间有人呢,她刚刚分明听到别的声音。
        “金,你怎么这个时候洗--澡?”费玛丽在外面等着,随口问他,地上只有一件衬衫,看着款式似乎不是金的,费玛丽蹙蹙眉,很快又打消疑虑,男人的衣服都差不多,或许他也有。
        浴室里,气温热得惊人,在费玛丽进来的那一刻,墨小白扫起那件被他撕碎的衬衫,连wen带推把墨遥推进浴室,刚一关上门就把墨遥ya在冰冷的墙面上,狠狠地qinwen。
        费玛丽进来的时候,他才随手开了花洒,墨小白抱着他的头,如一头野兽在觅食一般,wen得十分qingse,十分的激烈。揪着他的shejian尽情地tiaodou。
        墨遥有些抗拒这样的热--情,这样的热火,这样的xing感,墨小白松开他的chun,tian着他的脖子笑说,“哥,有人在外面和你说话哟”
        何必墨小白提醒,墨遥自然知道费玛丽在外面,他被墨小白弄得喘不过气来,身体huo热叫嚣着,理智也在崩溃,一想到费玛丽就在外面,他的身体更是紧绷。
        “金……”费玛丽见没人回答,扬声喊着他,墨小白的tian着他的脖子,他的喉结,轻轻地用牙齿去磨,墨遥全身都在战栗,脑海里哪有什么费玛丽,都是眼前这性感的yaojing。
        墨小白压低了声音在他耳边说,“打发她走。”
        
        我被隐藏了六次了,咱们一千一千的发吧,别在隐藏了,主啊……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