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6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男人被握住要害,呼吸顿时一停,他不可思议,又觉得震惊,墨小白人跪在他身后,身子灼热地拥着他,灼热的呼吸在他耳朵边不断地盘旋,男人湿润是舌尖钻进他的耳涡里,牙齿轻轻地咬着他的耳垂,墨小白没看见他的脸色,却能感觉得出来他的心跳加速,热力不断地上升,本该是僵硬的身体仿佛失去了力量,软绵绵地在他怀里靠着,墨小白心中激动极了,不认他也没关系,有豆腐吃就行。
            墨小白绝对是行动派的执行人,在他脖子上咬了一口还嫌不够,他想要亲吻他,可这面具就有点碍眼了,因为这面具实在有碍亲热,他把人的脸全都遮住了,一点都没露出来。他要亲他就一定要把面具拿掉,墨小白一边在他脖子上wen着,挑起他的热情,另外一只手从他的脖子摸上他的脸,眼看就要摘下面具之时突然被男人扣住手腕,擒住,另外一只手也被他握住,拿开,整个人被他一拧,墨小白在chuang上一跃,免得自己被他折成两半,男人把他丢开,墨小白在chuang上滚一个圈,又滚到床头来。
            墨小白躺在chuang上的时候想,哎,老子就不该想亲他,要是不亲他估计都pudao了,等意乱情迷的时候下手多好啊,亏了,这算计出错了,剧情不应该这么演的。
            另外一人也好不到哪儿去,呼吸急促,人如陷入一种疯狂的绝境中,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墨小白目光瞄了瞄某人的kua下,嗯,他被安慰了。最起码他这么费劲去挑起人家的热情,人家还是给反应的,不然白瞎他这么努力了,人不记得他没关系,只要身体记得他也行。
            他没求到一个全部当然就退而求其次了,墨小白这人觉得自己挺乐观,挺好说话的,知道他有了qingyu,墨小白人就更妖媚了,she尖在红唇上掠过一圈,手指在唇边慢慢地画圈。金觉得这么男人真是一个妖精转世的,明明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男人,不管哪一方面看都是一个大男人,顶多就是长得漂亮点,矜贵点,性感点,怎么就那么勾人呢,那表情比女人还要妩媚,性感……
            真要命的性感。
            两人都有些呼吸不稳,一个是想着去勾人,一人是不想被gou,却不由自主地被吸引,这房间里的气氛便越发暧昧了。墨小白一点都不介意自己流露出这一面去gou他哥哥,他恨不得把自己所知道的招数都用出来,全用在这个男人身上。他觉得不够,怎么都还不够。他要得更多,墨小白一不做二不休,甩开衬衫,在金面前抚摸自己的身体,他幻想着他和墨遥还在利雅得的时候,那些热情如火的夜里,这双手仿佛是墨遥的,让他意乱情迷,无法自拔。
            金觉得真的够了,他不知道为何已经忍受了他这么久,他明明很讨厌这件事,明明很排斥他,身体却被他吸引,为何自己也不清楚。
            就像如今,脱了上衣的他,在他眼前如此安慰自己,他觉得身体里的热血都不断地滚烫起来,那么的zhuore,那么的想要faxie。他的表情很性感,小麦色的胸膛滚裸着汗珠,一点点地汇聚,落到皮带之下,他仰着头,闭着眼睛享受着,双手在自己所知道敏感带不断地fumo。
            两人仿佛都着了火,金竟然鬼使神差地伸手,想要拥抱眼前这一具完美的身体,等他察觉的时候,墨小白已经抓住他的手,人迅速窜在他怀里,扬手就把他的衬衫撕了,刚一撕开衬衫就愣住了。
            他的身体并不是他熟悉的身体,胸膛上有很多利器划伤造成的疤痕,疤痕很大,且很醒目。墨小白是暧昧的人,并不认为他哥哥完美的胸膛上有这么多疤痕是很美的画面。
            他的眼光再像情人眼里出西施转移也没觉得这样的很美,其中有一条疤痕是墨小白熟悉的,那是墨遥身上有的伤痕,基本上更确定这是墨遥的身体。
            可那么多疤痕又是从哪儿里的?墨小白不顾墨遥的抗议,伸手到他背后,fumo到一处更宽大的疤痕,好了不算很久,摸上去感觉还很鲜明。
            墨小白在yuhuo中也心疼他曾经受过这么多的伤,他亲吻着他胸膛的伤口,柔声问,“哥,你这些疤痕怎么来的,是不是爆炸弄出来的?”
            金很讶异,“你怎么知道?”
            墨小白说,“我当然知道,我有什么不知道,我什么都知道。”
            墨小白更深地吻着他每一条疤痕,虽然丑陋,却是他最中意的人身上有的痕迹,他全部都接受,且觉得美好,至少这些疤痕覆盖下,有一颗热火跳动着的心脏。
            正因为有这些疤痕的保护,他的心脏还能呼吸,于是他活下来了。
            墨小白感激这些让他活着的疤痕。
            墨小白觉得他如今的防备都在脸上,他也懒得去纠结亲不亲到嘴唇,他低头直接含住他的小红豆,给予更直接的刺激。
            “墨小白……”金大喊着他的名字,想把他推开,力气也没那么大,倒也不知道自己是享受,还算想要抗拒,然而他自己却觉得那么点抗拒的味道还真微弱得自己都想唾弃。
            这男人太妖了,能蛊惑人的神智。
            他想要gou一个人的时候,你的灵魂都无法逃避。
            只能接受。
            性感和被蛊惑是没有性别之分的,就如灵魂的吸引,也无性别之分,美丽是这么的动人。
            身体慢慢地热起来,墨小白抽去他腰间的皮带,拉开他的拉链,突然听到门铃声,两人都是一震,金如梦初醒,慌忙抬腿想踢墨小白,墨小白岂会让他如愿,早就压住他的腿。
            墨遥的身手比墨小白好,两人在床上仿佛肉搏一样,又如两头野兽在一起撕咬,厮打,两人都没了衬衫,下身都有点不太整齐,这一打起来扩展空间就更小了。
            墨小白没一会儿就被墨遥制住了,突然听到门外有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金,你睡着了吗?金,开门……”
            墨小白停下挣扎,墨遥也停下来,这是大公主费玛丽的声音,墨小白哪怕yuhuofenshen也有点不悦,指着墨遥想是墨遥偷腥过几百回一样,“她大半夜不睡觉,找你做什么?”
            墨遥声音冷漠,“我怎么知道?”
            门铃继续,声音也继续,墨小白指头戳着他的胸膛,“你是不是背着我和这公主有什么不纯洁的交情,说,上过床没有?背叛我没有?”
            他问得理直气壮,完全忘记他和季冰的事情,墨遥说,“没有!”
            他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劲,他为什么要这么老实?这人是他的谁啊,墨小白又继续戳,似乎是故意的,每次都戳到某人最敏感的那一点处,害的墨遥总是去躲。有这么一个噪音和门铃在响,能做下去的简直是圣人,墨小白也享受这种姿势,嗯,墨遥正压在他身上,他美滋滋地想,其实老大你不用压我也不会反抗的啦。
            “她是不是喜欢你,为什么你一个保镖还能住这么好的房间?”
            “不知道。”
            “你什么都不知道,那你还知道什么?”
            “我什么都不知道。”
            ……
            两人好像绕口令一样,以这样不纯洁的姿势,门铃声消停了,墨小白突然说,“你赶紧脱了面具让我亲一下,不然我喊了,让你的大公主知道你和男人正在床上打得火热没空理她。”
            “你敢!”厉声喝住。
            墨小白啧啧地笑,“小爷我有什么不敢的?费玛丽,我和我男人……呜呜呜……”墨小白刚一喊出声就被人捂住嘴巴,墨遥没想到墨小白还真能这么无耻地喊出来,虽然有点晚了。墨遥真想揍死身下的男人,墨小白眉目都是含着风情的笑,墨遥的手捂住他的唇,墨小白伸出舌尖在墨遥掌心舔了一舔,墨遥如触电一样地缩回手。
            墨小白妖娆一笑,他身体柔韧性很好,就这么起身,攀着他,笑得蛊惑,“摘不摘下来,不然后果自负。”
            墨小白一点都不在乎被人发现他在墨遥这里,也不在乎旁人怎么看他今天的行为,他觉得很正常,可他觉得墨遥一定不想让大公主发现,不管是处于什么原因也好。
            墨遥在他小腹上打了一拳,不算重,但也多了几分力道,墨小白仍然笑着,墨遥暗忖此人真心不要脸,他不想摘下面具,突然听到门上有转动的声音,墨遥蹙眉,忍不住转头,墨小白以闪电的速度挥落他的面具。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