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2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女子笑吟吟地下令,“继续揍!”
        金说,“我不打手无缚鸡之力的人。”
        墨小白瞪圆了眼睛,这声音……稍微有些沙哑,没有过去那么清亮,变了许多,他却依然能听出来。哪怕变得再多,他也听得出来。
        长发男人秀雅地抚着他的长发,看着墨小白别有深意地说,“没想到美人的手脚功夫不错,竟然能抵得住金这么多招数,倒是出人意外。我和金过招都没十回,意外,意外。”
        墨小白又是一阵气血上涌,这一拳打得重了,体内总是翻江倒海,一点都没有平息的迹象,又吐出一口鲜血,人的眼前渐渐发昏。墨小白有点后悔没发出信号让无双和墨晨他们赶来,他看见墨遥什么都忘记了,危险忘记了,生命也忘记了。哪怕再让他见一眼,他死也甘愿。
        “你起来,继续打。”女子指着墨小白,墨小白冷冷地看她一眼,这刁蛮丫头是何方神圣,竟然如此霸气野蛮,那男人说的是英语,他倒是没听出来她是哪门子公主。估计是欧洲不知道那个小国的公主,看起来不像亚洲人。女子说,“你不起来继续和金打,我是杀了你。”
        一把沙漠之鹰在她手里一转动,银质的光掠过游轮,划出一道冰冷的光芒,墨小白自己又不是白痴这时候还要冲上去和墨遥打,他又打不过墨遥。所以墨小白开始装死,金保持着不打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小白也看中这一点,没继续和他打,女子笑吟吟的,面容温柔,和蔼可亲,突然朝墨小白开枪,沙漠之鹰是世上最好的****之一,威力非凡,小白闪过的那一处就被她打出一个洞来。所有人都被她吓一跳,墨小白直接觉得她真是变态,为什么要让和他墨遥对打。
        女子说,“不是手无缚鸡之力吗?我看你动作倒是敏捷,若是不想和金打的话,我倒要看看,你能躲过我多少发子弹,打还是不打?”
        墨小白问,“你为什么要我和他打?对你有什么好处?”
        “我喜欢!”女子理所当然地回答,墨小白暗忖,果然是变态,女子又说一句,“我喜欢看金打人,特帅。”说罢大笑三声,颇有点骄傲之意。那长发美丽男子小声说,“这女人是疯子。”
        墨小白暗忖,看出来了。
        女子使了一个眼色给金,他迅速窜上来,一掌拍向墨小白,墨小白偏身闪过,他扫向墨小白下盘,转身便是一个旋风腿,踢中墨小白胸膛,墨小白慌忙缩回胸膛,那人逼上来,把墨小白又逼到游轮边缘,情急之下,墨小白索性伸手抱住墨遥的腿一转,墨遥巧妙地睁开,墨小白已从背后扑上去,紧紧地抱住墨遥的脖子,另外一首横过墨遥的胸膛,把他整个人熊抱在怀里,那长发男子以为墨小白会攻击金的咽喉,谁知道他就这么抱着,头撑在金的肩膀上,呜咽说,“哥,你说过不打我,你又打我……”
        金的手肘往后,抵住墨小白的胸膛,沉声说,“放开!”
        “不放不放,死也不放!”墨小白大吼,一口狠狠地咬向那人的耳垂,就算他的眼睛能骗人,他的感觉是绝对不会骗人的,他已经百分之百确认,这是墨遥。
        长发男人吹了一声口哨,嗷嗷地叫,女子也瞪圆了眼睛,墨小白就咬着墨遥的耳垂,湿润的舌头在他耳垂上挑逗,最后滑向脖颈,突然在他脖颈上咬一口。那人如被电触,手肘更用力往后攻击,逼得墨小白连连后退,撞上游轮的壁面,他捂着胸口,今天他的伤都在胸口,这一击最是狠毒,主要是受力集中,他感觉自己的胸口肋骨都要被撞断了。
        墨小白的心碎得四分五裂,委屈地看着墨遥,那女子冲上来就是一巴掌,狠狠地扣住他脑袋上,墨小白经过和墨遥一战早就精辟历经,他已经勉强撑住了。哪怕是墨玦和墨晔都抵不上墨遥,何况是他撑了这么久,女子一巴掌下来,墨小白脚一软,直接摔在甲板上,更头昏眼花。
        “混蛋,你敢非礼我的金,我踩死你。”女子连连踢了墨小白几脚,墨小白卷着身子避开要害,那女子力气不小,且似是故意踢他的肋骨,疼得墨小白冷汗阵阵。
        女子犹然觉得不解恨,又接着踢了几脚,长发男人颇有点可惜,又不敢惹这刁蛮女子,于是就在一旁感慨地拍手,让墨小白不如跳海算了。
        墨小白最难过的是,那人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他被别人揍,这要是放了以前,他哥非把那人大卸八块不可,结果如今却站着看他被打。
        又是一支伤心小箭射中墨小白的心。
        他唯独庆幸的是,最起码他知道墨遥没死,哪怕他再伤心,他总是心怀感恩,心怀感激,无限的幸福。这样的感觉抵过了伤心,否则他今天真的会伤心至死。
        长发男人说,“哎,别打了,真要把人打死了。”
        “打死就打死,丢到海里喂了鲨鱼谁知道他是谁。”女子说。
        墨小白冷冷一笑,“我可以告诉你我是谁,我保证只要我今天死了,你的家人你的子民,还有你,全会给我陪葬,不信你就试一试!”
        他要是出了事,他那彪悍的妈咪会把她全家都阉了喂狗,十倍百倍的把痛苦奉还给她。
        那公主是个彪悍人士,一脚踢向墨小白,“你当我是被吓大的吗?”
        墨小白闷哼一声,长发男子说,“算了,算了,咱们也不生事了,去罗马还有事呢,这人就丢了,别惹事。”
        女子看向金,问,“你的意思呢?”
        “随便。”
        墨小白今天已不知道是第几次伤心了,他没说一次话,他的小心脏就疼一次,女子点点头,“既然如此,金,你把他丢下海,让他自生自灭去。”
        金二话不说,单手拎起小白,小白还没来及说一句话就被他像是瘟疫一样丢到海里去。女子拍拍手,吆喝一声,去罗马!游轮迅速消失在大海中。
        墨小白沉浸在海水中,海水让他的伤口变得刺痛,他的神经也变得麻木,几乎要失去力量沉在海底,他们要去罗马,他哥哥也会在罗马,所以他不能死在这片大海中。
        最起码,他要去见哥哥一面。
        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勇气,墨小白蹬着腿上升,游轮已开向码头。
        这里离码头有十公里,若是他身体没问题游回去不成问题,这是他如今伤重,力气不足,根本不可能游回去,再不远处就是鲨鱼出没的地带,在海水中,鲨鱼对血腥气是十分敏感的,他一定要尽快爬上游轮。
        他离游轮只有百米,费尽了力气总算游过去爬上游轮,刚爬上去就看见海里鲨鱼翻滚,墨小白暗喊好险,他转而咬牙盯着游轮的方向。
        墨小白躺在甲板休息,油箱撞坏了,游艇开不了,墨小白打电话求救,顺便把那女子的游轮号告诉墨晨,鬼面去了中东,无双和墨晨都在家,墨小白让他们盯着这辆游轮,墨小白说,“老大可能在游轮上。”
        他估计时间,他们应该到码头。
        墨晨一接到电话,立刻通知风去接墨小白,他开始命手下暂时放弃所有任务,集中力量调查这游轮的人,同时派遣六名特工赶往码头……
        风在根据墨晨给出的定位找到墨小白时,墨小白已陷入半昏迷状态,念念有词地喊着墨遥的名字,似哭似笑,表情令人心疼,风把他抱上游艇,墨晨知道小白出了事,有一名医生跟随,很快就给墨小白治疗,其余的人把绳索套上墨小白的游艇上,这游艇贵,且至少撞坏了,修理还能用,就这么抛弃了风觉得可惜。
        “哥,你看我一眼,别打……看我一眼好不好?”
        “哥,你完蛋了,你又打我,你真完蛋了……”
        “呜呜……为什么没认我,呜呜呜呜呜呜……”
        “真好,你还活着……”
        墨小白半昏迷,人神志不清,念念有词,一直在念叨着墨遥,时而哭泣,时而大笑,弄得他的专属医师恨不得一拳揍他,这小子摆明让人可怜的,被揍这么惨还撑着一口气,他是多不想昏迷,多想让人心疼啊。
        墨晨和无双见到墨小白的样子也吓了一跳,无双叉腰,“靠,谁能把他打成这样子?”
        风摊手摇头,回报说,“我去的时候他就一个人,已经半昏迷,游艇坏了,好像有过猛烈撞击。”
        无双咬牙,墨小白的状况实在是惨了点,骨头没断却裂了,鼻青脸肿的,怎么看怎么可怜,云已经查明情报回来,墨晨和无双暂且不管墨小白,去了情报室。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