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6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哪里都没有墨遥,完整的尸体原本就没有几人,剩下的都是被炸得支离破碎的尸体,断手断脚几乎没法辨认,墨小白失神地看着手中的表,没有再说一句话。鬼面把墨遥的手机给小白,墨小白平静地接过来,他不知道该怎么说清楚自己心中的感觉,只是觉得空气中都带着一股血腥的味道。
        他的呼吸,他的视线全是这种味道,四面八方把他包裹,困得他透不过气来,墨小白不死心,他不愿意相信他那些支离破碎的尸体中有墨遥的一部分,他不能相信,昨天还见到的墨遥今天就再也见不到。
        他的余生不能拿着墨遥的手表缅怀,他还有很多话没来得及和墨遥说,他不能死,墨小白不死心出动黑手党的搜索队寻人,他发誓一定要找到墨遥。
        然而,搜索队寻了一天一夜没有任何结果,墨晔和十一、墨晨、叶薇和墨玦等人没一人心情好的,叶非墨有点恨自己的乌鸦嘴,昨天被墨小白烦了以后回去和温暖一说就说到,最后墨遥能避开小白一阵子,让他想着,念着,可他所说的避开,并非是这种生死离别。
        叶三少等人也尽量帮忙寻找墨遥,最揪心的一件事情是,墨遥身体内隐藏的追踪器给了墨小白,墨小白那个追踪器当初在监狱的时候被人拿走。戒毒期间,小白情况很不稳定,墨遥怕他出事,把自己的追踪器给了墨小白,他觉得自己一定不会有事,只是怕小白意外。
        他恐怕做梦都没想到,这一次出意外的人会是他。
        没了手机和那枚追踪器,只能通过卫星寻找,这样寻找的几率非常的小,只要有遮蔽物,卫星就不能分析人物,也不能寻到墨遥。
        白夜有点后悔当初换了他们的追踪器,不然现在最起码知道墨遥是死是活着,总不能生死都不知道。这东西造价贵,成本很高,且又繁琐,他们这么多年都没用过几次,最新的还没制造出来,所以墨遥一直都没有在皮肤内植入可追踪器。
        这件事总之是阴差阳错。
        墨小白恨死自己,都是他,害得大家过了一天还不知道墨遥是死是活,墨小白无意中从墨遥的手机上看到一段视频,更是万箭穿心。
        他结婚,墨遥本就心不在焉,昨晚没睡好,精神也不足,接他电话的时候,人已在码头,快要上岸,结果被人从背后开了冷枪,人便立刻昏迷过去。雷和四名手下枪战,那名身材修长的男人把墨遥扔到游轮,包括雷和那几名受伤的手下,甚至包括费斯和他的手下。
        游轮失控地开走,开出一千多米的时候,突然爆炸,四分五裂,手机能拍到的画面毕竟有限,可从这有限的画面也可以判断,墨遥活下来的几率几乎是零。
        他中了枪,人又被丢上游轮,这么急速地开出去,突然爆炸,根本没时间给他反应,最后的结果是粉身碎骨,若是及时跳海,以他的重伤的姿势估计也活不下来,这时候也该寻到尸体了。
        若是人死了,一天一夜尸体总会浮上来了,难道是被炸得血肉模糊了?
        他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墨小白不停地告诉自己,他哥哥还活着,还活着,他不能死,否则他这辈子该怎么办,留给他的又是什么,墨小白知道谁也怨恨不了,只是怨恨自己为什么害怕面对那段过去,迟迟不肯醒来,如今害了墨遥。
        若是早点醒来,他会和季冰说清楚,他不会结婚,墨遥也不会因为心不在焉而遭人暗算,墨小白没有哭泣,他只有在墨西哥森林的时候哭过一次,后来一次都没哭过。
        谁也不愿意接受墨遥死去的事实,可所有的一切都说明,墨遥死了。
        风云雷电,从此也少了一位男子,雷也牺牲了,墨遥带去的四名男子也没一人活下来,罗马是他们的地盘,恐怕他们都没想到有一天会在罗马出事。墨小白无心追究谁杀了墨遥,,如今对他而言,墨遥活着最重要。十一,卡卡和叶薇等人却不会那么便宜害了墨遥的人。
        然而,可惜的人,那名男子自知躲不过黑手党的报复,在叶薇等人找到他的前一刻吞弹自杀。叶薇也查明他的身份,墨遥当初就是拉他父亲下台,换莱利上台。而莱利此人心狠手辣,从不放过对手的家人,所以把他的母亲和姐姐,妹妹都杀了,唯独他养在国外,莱利不知道他的存在,以为是一名女孩子。
        他回国后就算计着报仇,先是认莱利当义父,又把人杀了,最后盯上墨遥,因为当初是墨遥把他弄得家破人亡,虽然墨遥不是直接的黑手,却也是幕后推手。
        黑道的悲剧都是连环的,一环接着一环,无法解释,也无法说清对错。
        这里一切都是灰色的。
        他报复后,本就不想活,正是如意了,却害苦了旁人。
        墨小白至今才知道,墨遥的手机里有他那么多照片,墨遥的手机除了他能动,旁人都不能动,没人动过他的手机,没想到他的手机里会有那么多照片。
        从他五岁开始,一直到今天,因为资料备份的,所以多久的照片都有。最多的一些照片是在利雅得他戒毒期间,虽然他戒毒,人很狼狈,可照片拍出来他却能感觉到墨遥的快乐。
        特别是有一张他们相拥在床上的照片,更有些梦幻,墨小白眼睛刺痛,墨遥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人看这些照片,心中会有什么感想。那天他很平静地说出恭喜两个字,他究竟是不是真的很平静。
        他无从得知。
        已是深夜,小白哽咽着,无力地躺在墨遥的床上,捂着眼睛,眼泪缓缓地从指缝中流淌。
        他的情绪终于在没人看见的深夜,轰然崩溃。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