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3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墨小白唇角一个抽搐,叶非墨觉得自己说得十分有道理,颇有点自我感觉良好地点头,真诚地建议墨小白,墨小白恨不得一拳打扁了他,“我是不会逃婚的,这么低级的游戏,谁会玩。”
        叶非墨竖起一根手指摇了摇,笑眯眯地说,“弟弟,凡事不要说得太绝对,你明天要是能结成婚,表哥送你什么都成,要是结不成婚你就喝下一罐chunyao,小表哥送谁你都认了,成吗?”
        墨小白毛骨悚然,瞪圆了眼睛,忍不住跺脚,“小表嫂为什么还没休了你啊。你也太恶趣味了,怎么能整你这么可爱的弟弟呢?”
        墨小白极品地顺着叶非墨的称呼喊。
        叶非墨一笑,“你太没胆子了,你不是打包票不会做这种事吗?这种赌都不敢赌,你真弱,真心的弱。”墨小白一脸郁卒,叶非墨鄙视他,深刻地表达弟弟和哥哥不是一个级别的,一点都不好玩,于是他甩身就上楼去了。
        墨小白经过墨遥书房的时候,书房的灯还亮着,墨小白推门一看,突然被呛住了,一股难受涌上来,书房里如着了火似的,到处都是烟雾,一片白茫茫的,墨遥一人坐在椅子上,失神地抽烟,窗户也关得紧紧的。不通气,所以屋里全是烟味,不知道的还以为失火了呢。
        那天在花园的时候,墨遥抽烟,小白并没有觉得什么,烟味散在花园中不浓,他后来自己也抽了一包,于是就上了瘾,那几天就犯了瘾,差点被白夜扇了。这东西他是不能碰的,如今他心瘾重,抽烟的快感不如吸毒,很容易就会复吸。如今闻着这烟味,他便觉得难受。
        墨遥见小白进来,慌忙喝了一声,“出去!”
        小白似乎没听到,靠在门上喘息,墨遥慌忙开窗通气,揪着墨小白的领子把他扔出去,墨小白难受得滴汗,犯毒瘾的感觉又涌上来,墨遥人关在门口,他也出来。扶着墨小白的肩膀,“忍着,一会儿就不难受了。”
        墨小白大口大口地吸气,墨遥退开几步,他身上很重的烟味,这会让小白觉得不舒服。小白看着他,问,“最近你总是抽烟,没必要这么****自己的肺部。”
        墨遥没有说话,墨小白的毒瘾过后,人似乎舒服了一些,墨遥说,“先回去休息吧,别管我。”
        墨小白想起叶非墨他爱墨遥的话,心中如哽着什么,只是深深地看着他,墨遥说,“走啊,你还留下来做什么,明天你结婚,回去睡个舒服觉吧。”
        “那你呢?”墨小白觉得墨遥心情不佳,却不知道为什么,他也希望墨遥能早点回去休息,别累着自己,可这话听在墨遥耳朵里就变了味道。
        他淡淡说,“你放心,明天我不会迟到。”
        墨小白哑口无言,转身就走,走了几步,墨遥已进了书房,墨小白又停下来,折身回来跟着他进书房,墨遥回头,不解地看着小白。
        书房里的烟味已很淡,小白并没有觉得难受,他问墨遥,“老大,我最近很烦躁,你是不是在避开我?”
        “没有。”墨遥说,他怎么会避开墨小白。
        “怎么没有,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墨小白委屈,他觉得墨遥对他太冷淡,不像以前那么关心,疼爱,事事顺着他,墨遥听了这句话微微一笑,反问墨小白,“你还记得我以前对你怎么样吗?”
        墨小白恼怒地瞪墨遥,他怎么会不记得,哪些细节他忘记了,可墨遥对他很好,他一直都知道的,这阵子眼光都很少和他对视,他分明很冷漠,他做错了什么?
        墨遥说,“算了吧,我当你有婚前恐惧症,回去睡觉。”
        墨小白不甘心地站着,目光冷冷地看向墨遥,“我没有婚前恐惧症,我只是觉得你对我的态度很奇怪,好像我是瘟疫,我是不是做了什么让你讨厌的事情?”
        “你结婚让我很讨厌。”墨遥说,平静地看向墨小白,“你会不结婚吗?”
        墨小白一时怔住,没想到墨遥会这么说,墨遥似乎猜到他会是这样的表情,抿唇一笑,“既然我不喜欢你依然要做,我开不开心和你有什么关系。”
        “为什么?”墨小白问。
        答案几乎是呼之欲出,他却选择了漠视,他想听墨遥说,可诚如墨遥所说,哪怕他听到一些意外的话,他明天就不结婚吗?墨小白很迷茫,他仿佛在十字路口迷了路。
        墨遥说,“没为什么,就是不喜欢,今晚我很忙,费斯的合同那边出了点问题,我还要处理到很晚,抽烟不过是想提神,你想得太多了,回去休息,别再打扰我,不然明天你让墨晨当你伴郎。”
        墨小白一窒,很多话想问,可看墨遥的表情,他又问不出口。
        翻来覆去一个晚上,小白没睡着,第二天醒来,十一告诉他,墨遥有事情出去了,在他婚礼前会赶回来的,小白点头,叶非墨、卡卡和墨晨和他一起去影楼化妆,换礼服。
        季冰是一个人,风云照顾着,也带着季冰一起到影楼去化妆,仪式并不算很正式,墨小白和季冰打扮好便直接去礼堂。叶薇、墨玦和十一,叶三少、墨晔,程安雅等人一早便先去了教堂等着。
        神父早就等着了。
        墨小白在影楼里忐忑不安地等着,今天总有一种不祥之感,仿佛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发生,无双说他是婚前恐惧症,墨小白没听进去,隔一会儿看一下手表,隔一会儿看一下手表。眼皮一直跳,冷汗出了一身。
        墨晨说,“昨晚老大和费斯谈事情,今天约在码头,他有一批军火要过罗马希望老大行个方便,今天一早他就去码头了。”
        墨小白一蹙眉,拿出手机拨电话。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