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7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墨遥一遍一遍地听着录音,夜色在小白脸上蒙上一层厚重,他对这段录音恐惧,可墨遥却听着,小白以为墨遥要说什么,要在录音里找什么讯息,所以他忍受着不适,可墨遥似乎没寻找什么,只是单纯地听录音。小白越来越慌张,伸手把手机拿过来,关了录音。
        墨遥蹙眉,似有不悦,小白无所适从,尴尬一笑,“老大,也没什么好听的。”
        “你在害怕做错了决定?所以也害怕听这段录音,怕自己选错了人?”墨遥尖锐地问,定定地看着小白,“既然如此害怕,为何要急着结婚?”
        小白没法回答墨遥的问题,他和季冰说结婚的时候,并没有考虑这么多,原本他就答应季冰回来就结婚,照顾季冰一辈子,季冰如今无家可归是他的过错,她甚至连华盛顿都不能再回去。他有照顾季冰的责任,再加上,他是真心喜欢季冰,只是不明白为何听了这段录音后,他会如此不安。
        他是一个做了决定,极少有动摇的人,这一次却真的动摇着。
        他是不是遗忘了什么,又错过了什么?
        “你能告诉我吗?”小白问墨遥。
        墨遥说,“你爱上一名男人。”
        “不可能!”墨小白立刻反驳,墨遥看着他,漆黑的眼眸流转着万马奔腾的叫嚣,却慢慢地归于平静,他微笑看着墨小白,光润的眼如倒映了满天星光,再不见一点奔腾。他知道是这么一个结果,也知道会是这样的答案,却不相信,所以说,爱情中的男女都爱自虐。
        小白无措地摇头,“这不可能,不可能……怎么可能。我怎么会喜欢男人呢?”
        墨遥别开目光,看着漫天星光,笑意苦涩,“是啊,你怎会喜欢男人呢。”
        爱情是很奇怪的东西,人生最莫测的感情非爱情莫属,或不知不觉,或轰轰烈烈,或细水流长,谁能相信爱一个人多过于自己会是什么样的局面。谁又清楚多少地明白,我为什么会爱他胜过生命,甚至为何爱他,或许也不知道。
        小白不明白,他又何尝明白。
        他知道,告诉小白实情,小白会给他一个很残忍的答复,如今这样的反问已算轻微的,所以为何他要说呢,小白自己也接受不了,不是吗?
        小白看着墨遥的神色,心越发地慌乱起来,他坐到墨遥身边去,紧张地握着手机,松开,握紧,一遍又一遍,脑海里转过很多画面,却不太清晰。
        他爱上男人?
        老大从来不说谎,从小到大,老大几乎不开玩笑,他说的全是实话,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反弹,他不知道自己爱上了谁,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你能全部告诉我吗?”小白问。
        墨遥淡淡说,“你会相信吗?”
        “我不知道。”
        “那为何告诉你,如果告诉你,你却反弹,恶心,痛苦,为什么要告诉你,不管是对你,还是对爱你的人,你爱的人,都不是一个好选择。”墨遥诚恳地说,“你看你的反应,我说你爱上男人你就如此反感,再要告诉你,你爱上了谁,你岂不是要更反感。”
        “为什么我会更反感?”墨小白反问,“我对这种事没有任何偏见,只要爱上,就是爱上。再说,我又不是爱上我老子,有什么好反感的。”
        墨遥有些想笑,莫非只要爱上你老子你才会觉得世界疯狂了?二叔若不是这性子,挂一个笑脸很多男人喜欢的……墨遥微笑摇摇头,墨小白却打破沙锅问到底。
        “老大,你告诉我好不好?我心里有一块疙瘩,总是这么不舒服的,你告诉我好不好?”墨小白求道,墨遥沉默着,沉默地整理自己的感情。
        他有一种如实告诉墨小白的冲动,可这样就破坏了墨小白的婚礼,如果小白一辈子都好不了,反反复复,那又怎么办?如果小白以后想起来,全好了,他又和季冰结婚了,那又怎么办?墨遥曾想过很多可能,唯独没想过为自己争取一次,他该和墨小白说出真相吗?
        小白又会相信他吗?
        墨家花园的玫瑰开得很好,鲜花灿烂,暗香浮动,墨遥觉得他们的爱情就如这夜色下的牡丹,鲜艳却也隐晦,充满太多的暗沉。
        小白是属于阳光的。
        墨遥又生出几分不甘心,为什么他就不能说,小白是属于他的,他真能做到平静地看着小白和季冰结婚,他真能无动于衷吗?他已在克制自己,别打搅了小白,若真的打扰了他,那会出现什么情况?是自己伤透了心?还是求仁得仁?
        墨遥也是害怕的,我们什么都没有的时候,最有勇气,因为没什么可失去,可我们得到了,却会小心翼翼,怕失去。
        人皆是如此,如今的他,还有什么能失去吗?
        除了小白,他还能失去什么?
        如果小白这时候心中有他,是不是有一丝转机,如果这时候小白心中没他,最多他再被他伤一次,反正再痛也经历过,其他的算什么?
        “哥,求你了,告诉我好不好?”墨小白说,墨遥突然偏头,死死地看着他,小白被他吓了一跳,墨遥苦涩,暗骂自己多心,怎么会听到墨小白喊他哥就会条件反射。
        “小白,你本身已在排斥这种事,我告诉你什么,你都是不信的。”墨遥说,定了定心神,轻声说,“如果我说,你爱上了我,你会信吗?”
        墨小白的眼睛瞪圆了,仿佛要在墨遥身上看出一个洞来,转而大笑,指着墨遥说,“哥,你别开玩笑了好不好?我怎么可能爱上你。”
        他笑得大声且干净爽朗,真如听到一个笑话。
        墨遥嗯了声,声音漠然,“是啊,我也学会开玩笑了。”
        
        下更2点哈。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