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4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墨小白莫名其妙,却又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季冰一阵发笑,小白看着蹙眉,“为什么问这个问题?”
            “只是好奇,你能和我说实话吗?”季冰问,“我想知道全部的你,你这么优秀,一定有很多女孩子追,那你有喜欢过别的女子吗?”
            墨小白叹息,说,“没有!”
            “真的没有?”
            小白说,“没有!”
            季冰似乎安心了,又似乎是更揪心,表情难懂,只是闭上眼睛休息,墨小白也不想两人之间有隔阂,淡淡说,“季冰,你太累了,容易胡思想乱,赶紧去睡一觉,别多想了。”
            季冰没有说话。
            她的身子好得快,没多久便恢复,去哪儿修养又成了一个问题,季冰住医院期间,叶薇和墨玦、十一等人没有来看过她一次,墨晨和墨遥自然也就没有。一连半个月都是小白自己一个人跑来,小白曾经撒娇让叶薇看看她未来媳妇,叶薇没理他,小白很为难。
            他觉得自己家人对季冰很排斥,他无能为力,或许他们不喜欢季冰。
            叶薇不愿意做的事情,你逼迫是没用的,撒娇也不管用,她不来就是不来,她不来墨玦就更不会来,小白不断琢磨季冰究竟哪儿得罪了叶薇,可琢磨来琢磨去,他也琢磨不出个所以然来。
            季冰这半个月心情十分不好,人看起来很憔悴,有一种不堪的憔悴,消瘦得快,小白用尽一切办法都没让她开怀大笑,季冰心中有芥蒂,小白却不知道为何。
            出院那天,小白把季冰接到他们家附近一家宾馆去,季冰闷着脸,更不说话,小白家就在附近,她人却住在外面,怎么都说不过去。小白只能说爸妈在家的时候,不喜欢有人打扰,这是实话,小白还没胆子不告诉叶薇和墨玦就把季冰拎回家去住。叶薇一定会打爆他的头。
            季冰只是一笑,并不说话,行李一收拾,她想回华盛顿。小白急忙拦住她,她回华盛顿很危险,如今联邦的人就等着季冰回去,回去就是自投罗网。再一次出事就不像和这一次轻松脱险。季冰却坚持,她留在罗马也没什么意思了。
            小白疲倦至极,不懂季冰究竟在闹什么别扭。
            季冰把手机录音给小白听,她这手机有录音功能,季冰这快一年来很少见到小白,通话也少,所以她总会录下他们之间的交谈。
            分手那一次,她听了一遍又一遍。
            她很想粉饰太平,可她发现,自己骨子里也是骄傲的,她做不到,小白看起来很茫然,她索性把这段录音给小白听,“你说过要分手的,记得吗?”
            小白目瞪口呆地听着这段录音,他从不记得自己有说过这样的话,他怎么会和季冰分手,且说得那么绝情,说他爱别人,不爱季冰。
            这是谁伪造的?
            他第一个想到的是谁伪造这段录音,影响他和季冰的感情,可季冰却笑了笑,十分疲倦地说,“没人伪造,事实就是如此,的确是你说的。”
            小白无言以对,季冰平静地看着他,“这几个月,我很痛苦,我希望你再给我一个解释,可你没有,我开始酗酒,堕落,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我好累,小白,你更会厌倦这样的我。”
            小白听着自己的声音,他觉得陌生,季冰看着他,神色悲哀,“你究竟爱上的人是谁?我不想输得这么莫名其妙。”
            小白抬起头,“季冰,我不记得我说过这样的话,我发誓。”
            季冰冷笑,小白慌忙握住她的手,“相信我,我真的没说过,这段录音对我来说是陌生的。”
            “你不要再骗我了。”季冰忍无可忍地大吼,“别再骗我了,小白,求你了。”
            “我没骗你。”小白着急解释,“我在戒毒期间,有时候会很不清醒,压力很大,每天都很累,常有厌世的想法,常有自杀的念头,我偶尔会失控,做出一些自己都无法理解的事情。妈咪和爹地他们都知道,季冰,这可能是我在不清醒时候的话,莫名其妙去伤害身边的人,我也曾经这样伤害过老大。所以……原谅我好不好?隔着电话,你看不到对面的我是什么表情,或许我正不想活了,打这通电话不过是想你忘记我,免得日后痛苦。如今我好好的站在你面前和你解释,你不相信活生生我,还宁愿相信这部冰冷的机器吗?”
            季冰目光一怔,她试图从小白的解释中看到心虚,可全然没有,小白是那么的真诚和热情,就这么表达着自己的爱意和歉意。她忍不住疑惑,莫非真的是她会错意了?
            “小白,真的吗?”
            小白沉重点头,“真的,我一听你受伤,我立刻就从利雅得回来,我怎么可能不爱你,我的毒瘾还没完全戒除,回来有太多的危险,可为了你,我还是回来了。”
            季冰含泪,小白这么一说,她不感动是假的,“如果我发现你骗了我,我再也不会原谅你。”
            “我怎么可能骗你。”小白说,握着季冰的手,“别再这么冰冷着脸好不好?不过是一场误会。”
            季冰扬起自己的手,那枚钻戒在阳光下发出淡淡的光辉,季冰说,“你说过,回来我们要结婚,你说这话的事情,是清醒着,还是不清醒的?”
            小白咧嘴一笑,“宝贝儿,当然是清醒的说的,男人求婚怎么可能不记得呢?”
            季冰低下头,柔柔一笑,小白心一动,和她十指交缠,既然季冰如此担心彷徨,身为她的男朋友,他势必要做一些什么让她安心,如果不能让自己的女朋友安心快乐,他算哪门子男朋友。
            “我们结婚吧。”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