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3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墨小白一回来罗马就匆匆赶往医院,季冰人还没清醒,已下了三次病危通知书,墨晨派了风云在医院守着,墨小白也乍然出现在医院把风云给吓了一跳。哑然地看着小白一路冲到加护病房门口,风云一时无法反应过来,慌忙随着他一起过来。急问他怎么从利雅得回来了,他们都没有收到消息。
        小白最关心的是季冰的消息,忙问风云季冰的情况,风云说季冰酒驾出了事,幸好对方就损失一辆车,人只是轻微的骨折,没有生命危险。墨晨帮季冰压下这件事,他也没起诉季冰,只是季冰伤得重,一时无法清醒。
        小白十分担心,去找季冰的主治医生,对方说了一些不太确定的理论,小白着急得都想揍那医生,索性的是,没几个小时,叶薇和白夜等人也到罗马。小白如看到救星,来不及深想自己离开罗马有什么不对劲,也来不及去想,为什么墨遥看起来很不开心。他一心都在季冰身上,求着白夜救季冰。
        白夜想了想,点了头。
        有白夜出手,墨小白安心许多,叶薇等人回了别墅去住,小白一个人留在医院等季冰清醒,墨遥没留下来陪着他,回了别墅。
        十一忍不住说墨晨,“你怎么没给哥哥说一声就告诉小白了。”
        墨晨事后也觉得自己这事做的不靠谱,只是季冰这情况若是不说,他日小白清醒过来,心中更会有阴影,他能心安理得和老大在一起吗?墨晨对这件事有自己的看法,不管怎说,小白是亏欠了季冰,季冰是因为他酗酒出了事,若真的没了命,小白这辈子都不安生。若是最后一面都没见着,恐怕小白这一辈子都无法走出阴影,所以他当时就告诉小白。
        虽然琢磨过自己的行为不太合适,可他还是觉得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三天后,季冰清醒。
        白夜暂时住在墨遥家,小白一听季冰清醒了,立刻去医院看她,季冰正在睡觉,人已无什么大碍,却要养十几天,他已快一年不见季冰。她人变得憔悴多了,也瘦得厉害,下巴尖尖的,有几分无法说出来的孱弱,没有清醒时的那种冰冷,她整个人看起来特别令人心疼。
        小白握住季冰的手放在唇边亲吻,季冰察觉到病房有人,睁开眼睛,一眼就看见墨小白,她的眼眶瞬间湿润了,泪眼朦胧,哭得肝肠寸断。
        她就这么默默地流泪,却让他心疼到了极点。
        “季冰,不哭,我回来了。”小白说,温柔地帮她擦眼泪,季冰别开目光,身子有些疼痛,她难过地蹙眉,小白慌忙叫医生,做了一些检查后,医生这才离开。季冰似乎并不想见到小白,小白以为她动了脾气,讨好地说一些漂亮话,情话什么的都出笼了。
        季冰是一个很好讨好的人,只要你有心。小白知道她的脾性,所以了解她如了解自己,小白说了这期间戒毒和训练的事情,故意挑最难过,最难熬的时刻说,惹得季冰心疼。
        “你没事了吧?”季冰哪怕不理解为什么小白说分手,她也问了小白的伤势,他看起来已复原,小白不想季冰担心,说一切都好,他知道季冰软化了,温柔地亲吻她的额头,说想她……
        季冰的眼泪落下来,“你胡说。”
        季冰委屈地说出口,“你说你想我,你骗人,你说你要和我分手,你要和我分手。”
        季冰最无法忍受的就是这一点,偏偏小白又忘记了,忍不住瞪圆了眼睛,“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和你分手,我从来没这么说过啊。”
        他觉得十分冤枉,季冰却不想怎么理他。
        她认为他在装疯卖傻。
        他说得那么认真,几个月都没给她打过电话,他说得那么绝情,她自己都不好意思去问他究竟是不是真的,想给自己留一点尊严。
        然而,事实证明,他真的很狠心。
        “你酗酒就是因为我说分手?”小白问,季冰难堪地别过脸,小白说,“天地良心,我真的没说过,我发誓,如果我说过这句话就惩罚我……惩罚我毁容算了。”
        季冰一时没忍住,虽然伤心,可仍然笑了,毁容对于墨小白而言,已是很大的惩罚,估计是目前他能想到的最大的惩罚,他身上的疤痕好不容易才消除,对一名相貌控和追求完美的人而言,容颜是特别重要的。
        他见她笑了,心中涌起一股柔情蜜意,紧紧握住季冰的手,“季冰,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会有这样的想法,可我告诉你,我没说过要分手的话,你别多想,我发誓,真的没有。”
        季冰太贪恋他的温暖,心中酸楚地问,“真的没说过吗?”
        小白严肃地点头,季冰有些自欺欺人的想,他真的没说过,她这几个月的伤心难过都不算数了,是吗?她真的宁愿事实如小白所说的一样,他没说过。可小白的声音,季冰没有忘记,虽然听起来有些沉重,可她知道,那是小白,她苦涩地想,或许小白想多了,以为她自寻短见,可能小白可怜她,所以他不分手了。
        季冰不是一个退而求其次的女人,她一直想要拥有全部的墨小白,这样的委屈她不愿意,她曾经亲耳听到小白说喜欢别人,她想知道,那人是谁。
        可小白不告诉她,她心中有了疑问就越来越想打探清楚。
        季冰含泪,可面对小白,哪怕多大的委屈,她也能咽下去,她冒不起一点点失去小白的风险,她没法想象没了小白的日子,她该怎么办。
        墨小白见不得她难过,“别哭了,好吗?”
        季冰抿唇,认真地问,“小白,在我之前,你爱过别人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