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2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季冰,我们分手吧。
            小白知道,此刻的季冰心情一点很悲伤,可他心中也不好受,他曾经承诺过,要照顾季冰一生一世,可他却没做到,他本可以一直这么下去,照顾季冰一辈子,可他已没法这样下去。季冰和墨遥是他生命中很重要的两个人,他已经对不起其中一人十几年,他不想拖着季冰以后的人生。
            他已经无法给季冰幸福,哪怕他再怎么努力,他也无法忽略这些日子来发生的一切,他也无法忽略,他心中对墨遥越来越重的情和占有欲。
            这样的他已无法面对季冰,只能分手。
            昨天他就考虑给季冰电话,提出分手,他犹豫了一个晚上,后来自己和自己打赌,如果天亮了,他还记得所有事情,他就打这个电话。他仿佛有心理强迫症似的,心中下了赌后,他就没睡着过,他怕一醒来就忘记他曾经发过的毒誓,忘记他这个决定,有些事情,他想在自己清醒的时候,解决了。
            免得夜长梦多。
            “为什么?”季冰问,她忍着颤抖的哭音,问得很委屈,“你前几天才和我说,再等你半年,等你回来,我们就结婚,你忘记了吗?”
            季冰的眼泪滑下来,“我们好好的,为什么要分手,墨晨说你在戒毒,我理解,小白,我真的理解,你不用觉得自己拖累了我,我一点都不怕,我会照顾你的。”
            “我的毒瘾,几乎好了。”小白说,“没有什么后遗症,我也不怕拖累你,说要和你结婚的人……”小白蹙蹙眉,不知道怎么解释,索性说,“季冰,分手吧,我们真的不合适。”
            “你胡说,我不分手,为什么我们不适合,你说过我们是最合适的一对,我们曾经那么开心,为什么前几天还好好的,你突然就变了,这是为什么?”季冰嘶吼着,渐渐疯狂,她疼痛至极,心中有一股无法诉说的闷和锐利苦痛,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她一点都不知道。
            小白说,“以前我觉得我们合适,如今我觉得不合适,就这么简单。”
            季冰默默流泪,咬唇摇头,“我在罗马等你回家结婚,我一天守着手机,连手机没电都快点充上,怕错过你的电话,我那么在乎你,你也曾经那么爱我,我不明白,为什么突然就要分手,你给我一个理由好不好?别说我们不合适,小白,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变了?”
            小白蹙眉,无言以对,季冰突然问,“你是不是变心了,是不是爱上别人了?”
            “没有!”小白犹豫片刻,肯定地回答,季冰刚要说话,小白就打断她,“我一直都喜欢,只是不愿意面对罢了,我试图让自己变心过,只可惜没用。”
            “你说什么?”季冰的声音充满了震惊,她更无法理解墨小白的话,她想了好一会才明白,小白说的变心,原来不是对她不变心,而她只是试图让他变心的人。季冰泪流满面,声音被哭声卡住,小白挂了电话,不忍心听季冰的哭声,这样的哭声让他想起几年前那一场意外,她也哭得如此撕心裂肺。
            他是喜欢季冰的,如果有可能,他并不排斥和季冰在一起生活一辈子,季冰让他感觉到自己原来也有人需要,原来还有人是需要他的,他还有价值。
            他喜欢和季冰相处,喜欢季冰对他的依赖,心甘情愿被人说他没骨气也想宠着季冰,让她一直这么依赖他,然而,事与愿违。
            电话铃又响了,季冰打来电话,小白犹豫几分钟,电话停了五六次,季冰很有耐心,小白也不再逃避,接过电话,“季冰,抱歉。”
            “你爱的人是谁?我认识吗?”季冰颤抖地问,没理会小白那句抱歉。
            墨小白说,“你不认识。”
            “那是谁?”季冰打破沙锅问到底,“你究竟爱谁,你对我,都是假的吗?”
            “季冰,我对你都不是假的,我真心疼你,真心想要爱你。”小白说,“我只是累了,再也没法对抗心里的声音,我只是累了,不想在这么为难自己。”
            “原来和我在一起,你很累,原来是为难你自己了。小白,你让我情何以堪,你既然不喜欢我,当初为什么要招惹我,说要就要,说不要就不要,你把我当成什么了?”季冰嘶吼道。
            小白只能说对不起,季冰挂了电话,他也挂了电话,丢在一旁,躺在地上不愿意动,他想起他和季冰的点点滴滴,他希望季冰能够走出这段记忆,希望季冰能得到幸福。
            他希望季冰好,比谁都好,他希望季冰一切比他都好。
            “季冰,原谅我。”小白喃喃自语,除了原谅,他无法和季冰再说什么,已是言尽于此了。
            小白已有两天不睡了,人疲倦得很,没事总是犯困,他偏偏不睡,他这样不休息,训练基本没法继续,小白一趟床上就说睡不着。白夜深觉得这样下去会出事,劝墨遥怎么都要让小白休息,墨遥别无他法,选了一个最快速的法子。
            zuoai。
            这消耗体力的活动,事后总会让人昏昏欲睡,他会让小白忘记所有的一切。墨遥是很少主动去勾小白的,只有小白忍不住的时候会上来扑他。所以墨遥压住他的时候,小白是很迷茫的,他困极了,脑海里也没想那么多,墨遥说他想要了,小白迷迷糊糊就让人给拔干净了。两人的坚挺摩擦在一起,热气一阵阵上逼……
            这事他们已很熟悉了,墨遥很想做到底,因为小白的身体已经允许,真要做到底也没事,可他毕竟困倦了几天,他只想让小白休息,这事若是做后,他睡觉一定很不舒服。所以就忍着和墨小白做最简单的亲密接触,手口并用,他已很擅长此道,小白被他逼得已泄过好几次,最后人摊在床上中气不足,一根指头都不想动。
            他们每次做这事都和禽兽似的,特别带劲,体力也消耗得大,墨遥抱着他去梳洗时,小白已经有点要睡着的感觉了。重新回来,墨小白努力要睁开眼睛,墨遥却吻着他的眼睛,哄着他睡觉。
            “睡吧,醒来还能看见我。”墨遥柔声说,小白很快就沉入梦乡。墨遥无比感慨,做这种事后果然比较好睡,他却睡不着,白夜说,小白这样不眠不休你知道为什么吗?
            他不知道,他以为小白心思重,睡不着,白夜却点醒了他,每次小白睡着后会忘记一切,醒来又是一个样子,他不想消失,,他只想陪他,不想让他伤心。
            墨遥很感动,可白夜说,这样下去,小白的身体吃不消,他的免疫力和抵抗力会变弱,毒瘾又会变强,他一定要休息。墨遥这才想办法让他睡觉。
            他不想小白如此牺牲。
            他宁愿小白健健康康,快快乐乐,所有的苦痛都他一个人来背。
            第二天小白醒来,出乎意料的,他竟然没有恢复快乐的他,仍是那个忧郁且带着几丝悲伤的他,墨遥很惊喜,白夜很意外,白夜几乎以为,小白已经恢复记忆,彻底好了。
            几乎这么以为,可他做了一个详细的检查后就打消自己的念头,小白自己的意识太强了,占了主导位置,所以他没有变回快乐的小白,直到他觉得自己无法承受,无法面对时,他又回恢复快乐的小白去逃避。
            容颜和楚离,楚楚在利雅得住得不长,除夕过后几天就总了,卡卡和无双也要各回各家,利雅得又恢复了少许安静,叶薇和十一本也想走,可一想到不稳定的小白,叶薇和十一都不放心 ,于是就住下来。
            白夜说,小白要戒毒到六月份。
            六个月,对他们而言,并不算长,小白在清醒和快乐之间反复,一段时间清醒一段时间快乐,他自己也弄不明白,白夜也懒得研究他这种问题,只能先彻底把毒瘾给戒了才能完全让他恢复。
            然而,意外来的时候,谁都无法抵挡。
            四月中旬的时候,季冰在罗马出了点事,出了车祸,人躺进医院,昏迷不醒,墨晨怕季冰熬不下去,也不敢隐瞒,通知墨小白。不敢巧的是,墨小白这时候是快乐的小白,他一听季冰生死未卜,心中着急,白夜和苏曼禁止他回罗马,他却偷偷地买了一张回罗马的机票,没用黑手党的专机,等众人发现的时候,他已在飞机上。
            叶薇怒不可遏,这混小子,再三警告他不允许他离开利雅得,竟然不听劝告,阳奉阴违,翅膀还真长硬了。叶薇和十一等人自然连夜赶回罗马,苏曼留下来继续研究,白夜随着他们一起上飞机。
            墨遥这一路上都很安静,没说过一个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