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8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只有白夜和苏曼知道这秘密,他担心小白倒是毒瘾发作的时候遇到敌人,把对方当成墨遥,人家让他说什么就说什么,做什么就做什么,后果不堪设想,所以白夜和苏曼一定确保小白把毒瘾全部戒掉才能离开利雅得。
            他今天心情不好,无意喝了一口冰啤酒,小白发誓,他是无意喝的,并非故意去喝的,就喝一口发现不对就发现,那时候他心思不宁。
            他以为就一口冰啤酒,没什么事情,没想到刺激到自己的身体,毒瘾发作了。
            眼前的幻觉又浮起来,他的毒瘾发作的时候,很少面对老大,他真正面对老大的时候是xingyu起来的时候,这和毒瘾发作是不同的。他毒瘾发作的时候都是和白夜、苏曼在一起的。所以墨遥不知道为什么小白突然反抗他,小白只觉得被墨遥乐得很不舒服,这很容易想起牢狱里那些阴影,暴力,血腥一拥而上,他分不清了,所以动手就打。
            这是他的潜意识对大脑发出的指令。
            因为那段时间,他看见墨遥就杀,他要杀死所有的幻觉,可他的幻觉却越来越严重,眼前的墨遥越来越多。
            他是地狱边缘徘徊过的人,不管是心理还是生理,你能想象自己一遍一遍地把自己重要的人杀死的画面吗?怕是想象都窒息,可小白却杀了一次又一次,那样残酷的经历,真实得足够逼疯了他。
            白夜说他没疯已是奇迹。
            墨小白的体力恢复了,身体也恢复得差不多,他身手并不弱,哪怕墨遥是绝顶高手,真要制服墨小白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墨遥庆幸的是,白夜严禁小白带枪,在他没戒毒之前,枪支,暗器都不允许小白携带,所以他面对的是一个空手赤拳的小白,还好是这样的小白,不然动枪起来,一定出事。
            兄弟两人的公路边就动起手,一来一往几十个回合,墨遥一个擒拿手握住他的咽喉把他顶在跑车上,沉声喝放道,“小白,醒来!”
            墨遥从他痛苦和带着杀气的表情中看出他有幻觉,可他不知道小白看的人是他,只是小白以为是幻觉,墨遥以为小白把他看成别人,于是让小白闭上眼睛。
            “小白,闭上眼睛,闭上眼睛,我是你哥。”墨遥说,小白骤然闭上眼睛,墨遥温热的呼吸都在他的耳垂旁边,带着心焦的吼声,“醒来,是我,你已经不在监狱了。”
            小白的身体蹦得死死的,硬邦邦没有一点动作,好像伺机而动,墨遥慢慢地等着,把他的四肢困住了,轻轻地吻着他的唇,“感觉到了吗?我是你哥,这样的感觉,除了我,还有谁能给你?”
            小白慢慢地安静下来,身子一下子变得柔软,顺着跑车滑下,墨遥伸手抱住他,墨遥说得或许没错,可小白知道是墨遥,那是气味。
            墨遥的气味,这是幻觉中的人物无法带给他的气息,属于墨遥的气味,人对一个人的气味记忆比想象中要深刻。墨小白粗喘着,刚刚和墨遥打了一架,毒瘾上来的蛮劲也没了,毒瘾也就不再犯了。
            小白疲倦地靠着墨遥,伸手抱着他,“哥,吻我。”
            墨遥一阵狂喜,这是有记忆的小白,他已经一个月零十三天没见到他了,墨遥没说话,遵从自己的yuwang,吻住小白的唇。
            这是利雅得的公路,车子偶尔从他们身边经过,他们却旁若无人的亲吻,一辆跑车经过,传来一阵口哨声,墨遥都觉得无所谓了。
            他多渴望着小白。
            小白比他还要急切,这是他熟悉的急切,人吻着他的唇,手已经不耐烦地伸到他的下身,握住他微微抬头的骄傲,喇叭声让墨遥清醒过来。
            这又不是在家里,他们还在公路上,不远处摄像头拍着快照,他们要是被拍了交通部的通知估计会很……墨遥几乎不用想他们的表情。
            “小白,等等,先缓缓……”墨遥撑着他的肩膀,小白从这个激烈的吻中更确定,这千真万确是他的哥哥,这让他无比的安心。
            “硬了。”小白拉着他的手去碰自己的小弟,墨遥哭笑不得,他们总要找个地方解决,说真的,他们再放荡不羁,不在意旁人的眼光,可在公路上车震或者直接表演,他们兴趣还是不大的……
            墨遥和墨小白找了一家温泉会馆,就在不远处,他们视线打电话给叶薇说晚点过去,反正他们准备也要一个多小时。两人去了最近的温泉会馆,做得比任何一次都激烈……
            小白是一个妖,他要存心勾着一人,没有人不上钩的,哪怕你定力再好,那一身的风情男女都没法比拟,这并非靠他的美貌,而是那骨子里散发出来东西。
            一笑魅惑,二人噬魂。
            墨遥心甘情愿地沦陷在他的妖中。
            事毕,洗了澡,墨遥和小白都穿回衣服,今天他没忍住,在小白脖子上留了一些痕迹,他就祈祷着是晚上,看不太清楚就好。
            让人看出来也挺尴尬的,他失控的次数多,可总顾及着他,今天对热情如火的他却彻底的没了理智。
            “刚刚怎么回事?”墨遥问,用吹风机把他吹着头发,他自己只是随意甩几次,墨小白不会和墨遥提这件事,只是淡淡说,“没事,我毒瘾发作就这样。”
            “以为我要伤害你?把我看成谁了?”墨遥问。
            墨小白面无表情不说话,并非他看墨遥看成谁,而是他把谁都看成墨遥,墨遥在牢狱那段时间等同于那些羞辱他,伤害他的人。
            墨遥在那段时间对墨小白而言和恶魔是划等号的。
            小白的认知里,就是如此,哪怕他知道是幻觉,这样的印象也深刻地印在心中,无法抹去。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