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7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小白一人到中庭的花园去窝着,楚楚寻到他,在他旁边坐下来,笑吟吟地问他,“小白哥哥,大家都在里面玩儿,你怎么一个人出来了。”
            “透透气,你在做什么?”小白偏头看,楚楚捧着手机在他旁边打游戏,有一段时间不见,楚楚变得成熟了,虽然还快乐的小丫头,可感觉比前阵子要成熟多了。
            说起来他们这一辈的人中,楚楚和周暮寒是最幸福的一对儿,几乎没什么风浪,青梅竹马,彼此相爱,走得非常顺利,也就有过一段狗血的小三戏码,被楚楚的彪悍震倒,从此就没什么风浪,他们的感情好得很,都说经历风雨才能见彩虹,可不经历风雨的感情,有时候也好得很,周暮寒和楚楚就是最好的例子,他们很幸福,很幸福。
            “小白哥哥,你戒毒什么时候能好?”
            “六月份。”小白说,“问这个做什么?”
            “关心你的身体啊,我爹地和妈咪说要陪着你爹地妈咪在利雅得住到你完全康复,所以我就没人管了,我就可以去伦敦找暮寒哥哥了。”楚楚开心地计划着这半年的日子,楚离对她管的比较严,她是他的宝贝疙瘩,他虽然认可周暮寒这女婿,可他也想女儿多陪陪他们,晚点出嫁。所以楚楚是很悲催的,一年一半时间陪楚离和容颜,一半时间陪周暮寒,这一次他们要在利雅得住上半年,楚楚最是开心不过。
            小白哭嚎,“原来我犯毒瘾对你来说是好的啊。”
            楚楚立刻表忠心,小白突然抓着楚楚问,“你觉得老大最近对我是不是很排斥?”
            “不可能吧,墨遥哥哥对你千依百顺,什么时候排斥过你。”楚楚说道,“小白哥,没事想太多了。”
            “我倒是希望我想多了。”小白说,抿唇不语,一想到老大宁愿打游戏消遣时间也不愿意面对他,墨小白就有点小小的不畅快。
            时间晚一些,他们打算来一个沙滩烤肉,苏曼让黛娜等人准备后烤具,叶薇和容颜、十一复杂去买烤肉,虽然晚了点,可有一家烤肉店还没关门,叶薇把人家摊子上的烤肉烤菜都搜刮了。容颜更是神奇,去酒店弄来一只小乳猪,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去沙滩。
            苏曼车多就是好,虽然人多,车子也坐得下,墨遥和小白是最后一批走的,墨遥临时有点事情要处理,所以就晚了点,小白等他。其余人先去沙滩,墨遥把事情弄好已经半个小时后,小白在楼下花园等他,墨小白开车,墨遥坐在副驾座上,话说小白开车他是有点小阴影的,因为小白出过车祸。
            他不喜欢小白开快车,太危险了。
            可小白坚持,他也无可奈何,总不能不让他开。这辆跑车还是他们上一次出来开的那辆跑车,白夜把他最爱的一辆车给了他们。这是小白的福利,小白开车的时候,最喜欢听摇滚,那疯狂的鼓点和音乐震得墨遥感觉不适,墨小白又把音乐关小点。墨遥这才觉得舒服了一点,墨遥没怎么说话,小白一路也是沉默,偶尔哼几句小曲。
            小白开车的时候,突然觉得不舒服,车子停在红绿灯处,身子忍不住抽搐起来,墨遥慌忙回过神来,小白踩着刹车把跑车开到公路边。小白缩在驾驶座上抽搐,面有痛苦之色,墨遥慌忙问他怎么了?墨小白只说难受,其他的并不多说,汗水一颗一颗从额头上滴落,他最近毒瘾四五天发作一次,昨天才犯毒瘾,应该不会这么快又犯了毒瘾,墨遥沉声问,“刚刚吃了什么?”
            “喝了一点冰啤酒。”墨小白诚实说,墨遥暗骂声,胡闹,简直胡闹,竟然喝冰啤酒去了,白夜不准他喝酒,他竟然喝酒,可能是喝酒导致他的毒瘾提早发作。
            小白闭着眼睛,努力挥动着手要赶走眼前什么东西似的。墨遥打开车门把他从车里拉出来,困在跑车之上,努力地抱着他的身子。
            “别挣扎,没事,一会儿就没事了。”墨遥说,墨小白戒毒的事情是不允许人看的,他毒瘾发作起来比较恐怖,最近他一个人能抵得住这样的痛苦,只不过喝了酒不知道会不会有刺激。墨遥圈着他的身子,防止他伤害自己,墨小白胸口一阵阵的难受,憋闷,浑身力量都蓄满却无处发泄,他头痛欲裂,眼前浮起一阵幻觉,他在监狱的时候,因为受不了毒瘾发作时的附带反应,所以……墨遥和无双他们都因为墨小白被性虐了,因为他身上都是一些淤青的痕迹,全是被****的痕迹,然而他们都误会了。
            情况是相反的,小白强bao了他们,且手法是异常的残酷那种,直接把几个人的jj给废了。后来他毒瘾发作的时候没人敢靠近他,只是等他发作后去揍他,打他,企图强bao他。
            报复!
            说起来那几名特种兵有点冤枉,因为他们也不知道这毒瘾的附带后果,所以出现过一次兵荒马乱,他们都明白了。而小白则是有幻觉,把他们全部当成墨遥,所以他一边受不住毒瘾的发作一边以为自己在****墨遥,伤害墨遥,他在真实和虚幻的两个世界一直受折磨。
            而那些被小白意外弄伤的特种兵想要报复回来,所以就找了一群好这口的男人把他们和小白关在一起,专门等小白毒瘾发作后一点力气都没有,无法反抗的时候让他们来报复小白。
            那些xingnue的伤痕就是这么来的,小白在那段时间受了很多苦,理智没有消失,身体要承受逼供的酷刑,又要承受那批人渣,阻止他们伤害自己,几乎用尽了自己全部的智商和力量,后来幻觉越来越严重,不管发生什么,眼前都浮现了墨遥,他伤害的人,他当成墨遥,伤害他的人,他也当成墨遥,那些xingnue的痕迹在墨小白当时看来都是墨遥加诸在他身上的,因为他自己也分不清什么是虚幻,什么现实。
            哪怕是如此,墨小白仍然觉得高兴的,毕竟他见到了墨遥,哪怕墨遥正在疯狂地****他,他也觉得能见面,他哥哥就在他身边,他觉得很安心,所以他自己也弄不清楚到底有没有被人得手了。
            毕竟那时候,那些人都是墨遥。
            痛苦和压力,再加上毒瘾把他整个人都变得畸形,哪怕如今做梦想起来都觉得可怕,那段时间墨小白恢复记忆的时候,夜里抱着墨遥睡的时候做噩梦,如果他手里有一把刀,毒瘾又发作了,估计他会一刀捅过去。如果墨遥要他的时候,他毒瘾发作,估计他也会一枪毙了墨遥。
            这是墨小白在监狱里练就出来的反抗本能,因为分不清真实和虚幻,墨小白就全部当成假的,哪怕他眼前浮现的是墨遥,他正吻着他,他也会抓到他能抓到最尖锐的东西捅破他的动脉。
            他干过好几次,第一次的时候最是难受,他看着墨遥动也不动地躺在地上,血流成功,咽喉那里插着一根尖锐长玻璃片,他几乎崩溃,他以为他杀了墨遥。他以为他把他最爱的人给杀了,他想自裁,又突然发现他哥哥又狞笑着走过来,墨小白又开始自保,后来就麻木了,哪怕看见墨遥一身是血躺在他身边,他也没感觉了。
            他必须麻木地告诉自己,那不是他哥,只是虚幻的影子。
            白夜告诉过他,这样的幻觉会随着他很久,他很担心,他会伤害墨遥,这些事情他从来不和墨遥说,怕墨遥无法接受,也怕自己无法接受。
            那些夜里醒来,看着墨遥在身边,那是最迷糊的时候,他第一反应是抓着能抓着的东西要杀他,后来慢慢地看清了,那人是真实的,他又平复了这种杀人的yuwang。
            墨小白担心,他迟早有一天失控。
            他在那时候渴望着墨遥的拥抱,接受墨遥的拥抱,其实有一大部分是在试着自己能接受到什么地步,不可否认,他发作的时候xingyu强烈,也想要墨遥,这已成了一种习惯。可他清醒的时候和墨遥做,那是他在试着让自己习惯这样的事情,让自己试着习惯,他和墨遥之间的牵绊一辈子都会如此,他要习惯,免得有一点失手杀了墨遥,因为他曾经有人在他身上吻着他的时候,他一刀捅了他,那时候他就当成墨遥。
            所以他怕,这样的幻觉有时候会让人发疯。
            幸好,他一直都没发作过。
            幸好想杀他的时候,及时地发现这是真实的画面,不是虚假的,这和在牢狱里不同,在牢狱里,墨小白一直告诉自己,那不是墨遥,如今不管是谁,出现幻觉的时候他都告诉自己,那是墨遥。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