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6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小白哄了季冰好久,季冰才恋恋不舍地收了线,他是有点想念季冰了,这段时间委屈了她,小白交代墨晨,一定要好好照顾他家未来老婆,这心满意足地回到里面的聚会上,一桌人说得真开心,除了墨遥也没人管墨小白,其实他在这些人的存在感一直是最强的,毕竟是开心果。容颜和叶薇、十一好长时间不见面,想念得慌,心中念叨着在一起话也多,自然就没理会小白,墨遥则是从他开始去给季冰打电话就一直注意小白,心中虽然有一丝不舒服,却没有表露出来。
            这样的小白是不属于他的,完全不属于他的。
            他属于季冰,几乎是全心全意的。
            这段日子,他一直强压着对小白的感情,他觉得那个有完整记忆的小白若是再不出来,他都要有憋疯的感觉,特别是这家伙还天天睡在他身边,毫无知觉。
            小白敏感地注意到墨遥不开心,问,“老大,你怎么了?”
            墨遥摇摇头,卡卡说,“除了你,谁能让你家老大不开心,小笨蛋。”
            小白抡起拳头去揍卡卡,卡卡踢他一脚,“小孩子动手动脚做什么,叫姐夫,乖。”
            楚楚扑哧一声笑了,拍着手心让墨小白喊姐夫,墨小白一阵恶寒,缩在墨遥身边说,“这称呼太恶心了,我姐还没嫁给你,这姐夫叫早了。是不是啊,老大。”
            老大没理他,兴致缺缺,活宝小白觉得老大有点排斥他,心里如有一根刺在戳着他的小心脏,他到底哪儿把墨遥给惹了,他深切地思考,却思考不出所以然来,墨小白就更觉得委屈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聚会到一半,墨遥就上楼了,墨小白在下面搞笑一会儿,也随着墨遥上楼,且从墨遥走后,墨小白很显然已经心不在焉了,叶薇都开玩笑说他身在曹营心在汉。小白自己都没知觉,蹑手蹑脚地上楼,卡卡摸着下巴问,“你们觉得小白是不是有点小变化?”
            “什么小变化?”叶薇问。
            卡卡说,“根据无双从你们这里得到的情报,嗯……小白白天黑夜有些不同,黑夜的小白有完整的记忆,对墨遥很依赖,两人也做过了,照理说是算一对儿。这活宝小白从来不顾老大的心情,墨遥开不开心,他负责搞笑的对象一直都不包括墨遥就是被欺负的时候才会喊墨遥,刚刚那算是他心不在焉,关心老大吧?这是不是代表,咱们家活宝的小白其实也对墨遥上心了?”
            卡卡这么一说,叶薇和十一也觉得似乎的确是如此,墨小白和墨遥的关系一直是耐人寻味的,两人以一种是人都无法理解的牵绊一直在相处。若即若离,时而生疏,时而亲密,墨小白是很少照顾到墨遥的情绪,除了他被人欺负,若是哪天他照顾到墨遥的情绪,除非是墨遥很明显地表露出不悦。
            可这样淡淡的情绪,小白应该不在乎的,没想到人家前脚一走,他后脚也跟上去,是有点不同了。
            “那白柳刺激他了吧?”叶薇摊摊手,“我告诉他,白柳和墨遥是男人版本的罗密欧和朱丽叶,他好像相信了,真神奇……我的话都能信,扯了啊。”
            卡卡暗忖,小白果然是被坑了。
            墨玦蹙眉,“这叫吃醋吧?”
            如果他没理解错的话,众人一阵静默,白夜说,“墨玦外侄儿啊,你这么说,舅舅总算有点小欣慰了。”墨玦竟然都看得出墨小白吃醋了,这是多么红果果的奸情。
            墨玦还没来得及对后半句理解就把前半句给击毙了,这称呼让他浑身恶寒,顿时就不说话了,苏曼默认这称呼,十一说,“别占我们便宜。”
            平白无故高一辈,太坑爹了。
            无双说,“妈咪,你到底把白柳给怎么样了?”
            “死不了吧,如果一个行动队被困死在沙漠,那也是他活该是吧,十一。”叶薇转头问十一,十一果断点头,是的,被困死在沙漠没本事离开那是活该。
            无双摇摇头,他就知道。
            没人管墨小白和墨遥,在他们心里,已经认同他们是一对儿了,只是需要时间,因为小白那记忆还没好,而且没好的趋势,白夜和苏曼都一致认为就这个状态对小白最好,所以也没人告诉小白怎么一回事。卡卡玩笑说,小白艳福不浅,白天可以和季冰甜蜜悄悄话,晚上可以抱墨遥。这句话得到众人一致的赞同,是的,艳福不浅。
            墨遥上了楼,开电脑打boss,刚打了一会儿墨小白就鬼鬼祟祟地进来,“老大,你怎么一个人上来打游戏?”
            “无聊。”墨遥说。
            墨小白摸摸下巴,坐到墨遥身边去,他对墨遥的情绪把握得不是很好,理解不了墨遥此刻在想什么,可有一件事墨小白是肯定的,那就是……“老大,是不是我做了什么让你不开心?”
            墨遥一顿,扬起眉,“你胡说什么,你做什么让我不开心?”
            墨小白说,“我觉得你有点奇怪,从那天见了白柳后对我就很奇怪,是不是我做了什么让你不舒服,你告诉我一声,我会改正的。”
            “你太多疑了,没有的事情。”墨遥淡淡说,墨小白坚持,“不,就是有,你就是不开心了,而且针对我,你都没感觉吗?”
            “没有!”墨遥回答,他怎么可能针对墨小白呢,他疼他都来不及,哪怕他和季冰如此甜蜜聊天,他凭着良好的听力都能听到他们说什么,听他对季冰许诺,他都觉得窒息,他也觉得难受,可他没对他生气,他试图告诉自己要理解这样的小白,因为对小白有愧疚,把小白所受的苦责任都往自己身上揽着,他就觉得非一般的难受,所以对小白就特别的纵容。
            不管怎么说,他是不可能针对小白的。
            小白垂眸说,“是有的,可能你自己都没感觉到,可真的有,老大,我真的做错什么让你不开心了,你一定要告诉我,你这样让我很不舒服。”
            “我怎么了?”
            “你这样一声不吭的上来,我觉得都是我的错,是我让你在下面不舒服,所以你跑上来,你这样做,我怎么想,爹地妈咪他们怎么想?”墨小白说,“我知道你习惯了什么事情都往心里压着,不愿意说出来,可有时候这样真的不是办法,老大,不管我错了什么,我都是无心的,你别生气好不好?”
            “你让我说几次你才能明白,我没有生气,没有生气,为什么你就偏要说我生气了呢?”墨遥不耐地说,“我只是心烦,你别管我。”
            墨小白静静地看着墨遥打游戏,他也没离开,就这么看着……
            墨遥打了一会儿游戏回头看见墨小白垂眸坐在床上,他又有点不忍心,他最近真的没控制自己脾气变得暴躁,故意针对小白了吗?墨遥觉得没有,他是真觉得没有,他只是很长时间没见到那个抱着他,亲着他,和他亲密无间的小白,他心中有些烦躁罢了,除此之外,并无其他的情绪,他不会把这样的烦躁带给小白,他知道不是小白的错,他也觉得这样最好,免得他恢复记忆痛苦。小白是怎么想的,怎么会认为他故意针对他?
            他按了暂停,轻声说,“小白,听着,别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没有烦你,也没有针对你,我是你哥哥,又是……我从小最疼你,是不是?”
            墨小白点点头,墨遥继续说,“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怀疑我,说一说,为什么觉得我针对你?”
            “我也不知道,就是这么觉得,真的没有?”
            “没有!”
            墨小白似乎松了一口气,脸上也有点笑容,墨遥觉得这笑容有点令他心酸,仿佛那个带着记忆的小白,可眨眼一看又是那灿烂的小白。
            只是他太想念的错觉罢了。
            他觉得小白对他,开始有点小心翼翼了,这究竟是怎么造成的,墨遥想不明白。
            他想问小白,可他觉得小白是不会回答他的,于是也就没问,他们谁都没发现自己的心情正一点一滴地变化,墨遥是如此,小白也是如此。
            “下去陪他们吧,我想一人待一会。”墨遥说,没看墨小白,有些事情他要好好想一想,墨小白看着他,有点不情愿,可不情愿他只能站起来下去陪家人。
            他把空间留给墨遥。
            墨遥心想,他和小白之间将来到底要怎么走下去,让他放手,真的不可能,他不想放手,可他听小白和季冰说话,那么温柔,承诺得那么真挚,小白不恢复记忆,他们该何去何从?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