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5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墨遥愠怒,却压住脾气,任何伤害小白的人,他都无法原谅,包括他自己,白柳认错与否对墨遥而言,一点也不重要,说实话,对也好,错也好,如今也没什么意义。墨遥回头看了墨小白一眼,墨小白显然很困惑,墨遥说,“反恐已经知道我们的行踪?”
            白柳说,“我说过,我只是来休假的。”
            墨小白问墨遥,“老大,他是谁?”
            墨遥说,“反恐行动队的队长。”
            “哦,老大你不是一直都不结交这类朋友的吗?怎么和他有交情?”墨小白问,墨遥很想回一句,他们不是朋友,然而他看着白柳,却没说出口。
            白柳看了墨小白一眼,他似乎一点都不认识自己了。
            墨遥淡淡道,“如果没别的事情,我们要走了。”
            白柳抿唇,墨遥催促墨小白跑,白柳喊住墨遥,本想说,他们在墨西哥森林的消息不是他放出去的,他知道墨遥一定以为他放出消息,话到唇边又忍住,转念一想,算了吧。
            墨遥知不知道,似乎也不重要,他不在意了,因为他不再是墨遥在意的人,他背叛与否对墨遥而言不重要,或许墨遥记住他出卖了他,还能记住他,哪怕是恨,总比风轻云淡的好。
            墨遥见他不说话就带着墨小白继续跑回去,墨小白这一次跑回去并不算很吃力,中途停了几分钟,再跑的时候就稍微费劲一点,可依然没什么难度。躺在草坪休息的时候,墨小白问墨遥,“老大,他到底是谁?”
            “我告诉过你了。”墨遥淡淡说。
            “他看你的眼神好奇怪,你和他是不是发生过什么?”墨小白不死心地问,墨遥心想,小白还真是敏感,他不好敷衍,又解释了句,“不管以前发生过什么,总之如今是什么事都没有了。”
            墨小白对这样的答案很显然不满意,墨遥转身上楼,墨小白翻身躺在草坪上,一点怪异的不舒服感,他不喜欢那个男人看墨遥的眼光。
            嗯,非常的讨厌。
            叶薇到花园来,踢了踢在地上装死的小白,“毒瘾发作了吗?怎么一脸便秘的表情?”
            墨小白真心觉得他家妈咪的粗俗从年轻到中年就没变化过,反而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他要是知道叶薇和十一半夜听他们墙角,估计会更郁闷。
            他一个鲤鱼打挺中草坪起来,神秘兮兮地问叶薇,“妈咪,老大是不是有喜欢的人?”
            “谁啊,或许你可以告诉我?”叶薇也表现出非常有兴趣的样子,墨小白更神秘了,偷偷在叶薇耳边说了两个字,“男人……”
            “哟,开窍了,怎么看出来的?”叶薇十分奇怪,她以为墨小白看出墨遥喜欢他了呢,谁知道墨小白说,“刚刚我们越野的时候碰见一男人,怎么说他们的气氛呢,看起来没什么怪异的,可怎么都觉得有点……爱恨纠结。”
            叶薇挑眉,“碰见谁了?”
            “他叫白柳,老大说是反恐行动队的,以前大表嫂不是也是反恐行动队的吗?”墨小白说,“难道反恐和第一恐怖组织联姻后又看上我们黑手党了?”
            小白这说法非常的极品,联姻,听上去的确有那么一点点味道,叶薇懒懒地眯起眼睛,白柳,她知道此人,因为此人,十一还特意去看他们来着,结果人是没碰着,墨遥曾经为了这个男人差点命都没有了,这一次小白受伤和他也脱不了关系。叶薇笑意森冷,想起小白前阵子受的苦,想起墨小白夜里那悲伤空洞的声音,她心中如被什么东西刺中。
            天堂有门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那就怪不得谁了。
            “妈咪,你怎么了?”
            “没事!”叶薇风轻云淡地说,拍了拍墨小白的肩膀,“其实也就那么一回事,男人和男人版的罗密欧和朱丽叶,没什么新鲜的。”
            墨小白受了打击,瞪圆了眼睛。
            叶薇挥挥手,上楼找十一,她要去做掉这白柳,十一一听,摇了摇头,“墨遥没这意思。”
            “小白就白受了?”
            十一有些为难,她不想墨遥难做,又心疼小白,“薇薇,换个做法,别把人给弄死了。”
            叶薇一想,墨遥和小白的确都没要白柳死的意思,如果自己单方面的为儿子出气杀了白柳,墨遥知道了不知道什么心思,她也拿不准墨遥如今对白柳是什么意思,毕竟是他曾经动过念头的人。十一这么一说,她也听进去,于是白柳莫名其妙醒来就出现在鲁卜哈利沙漠里,身上的通讯系统完全被解除,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叶薇和十一很好心地留了一条猜谜语的信息给反恐组织,估计找到白柳的时候,他差不多也成人干了。
            墨小白依然是活宝的小白,一直到过年,墨遥都没见到恢复记忆的小白,那个他随着毒瘾渐渐戒除而不再出现,毒瘾慢慢地戒了,心瘾就重了。戒毒的人,总是会复吸,那是因为心瘾难戒,因为这段时间是最重要的时刻,叶薇和十一等人也没有离开,盯着墨小白的训练,让他转移视线,没那么容易复吸。
            小白的状态已恢复到最好的时候,至少从外表看是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劲,仿佛他已经改变了自己,完全没有吸毒的痕迹,白夜说,他恢复得很好。当然了,这么长时间的恢复,毒瘾还不算是完全戒除了,心瘾又那么重,半年的时间已足够让一个毒瘾很重的人彻底了戒毒。
            小白这种毒除了对人体有损害外,最大一个伤害是心瘾,他的毒瘾是别的毒的十倍,心瘾更是别的毒的十倍,这是同样的,墨遥要特别的小心小白的心瘾,怕他复吸。
            一旦复吸,再一次戒毒就没这么简单了。
            无双和卡卡、容颜和楚离今年都来利雅得过年,苏家很热闹,墨家除了墨晨都到齐了,墨晨要在罗马看着季冰,没法到利雅得来,墨小白想念季冰,也想念小哥哥。他想让他们过来一起过年,白夜却以不欢迎陌生女人拒绝,当然这是叶薇和十一授意的,不然活宝小白撒娇耍赖谁能抵挡得住。
            白夜不松口,小白就更不要想苏曼能松口了,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任务,他也就没尝试,隐约只知道,他的家人很排斥季冰,这让墨小白有点不甘心。
            虽然有点小不快,这个年过得是很开心的,楚楚除夕那天也来了,合家团圆,热闹,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笑容,墨小白在这样的气氛下突然有点想念季冰,于是给季冰打电话。
            季冰在电话那头很委屈地诉说自己的思念,她很想墨小白,“我已经好久没见到你了,小白,你到底利雅得要住多久?”
            她知道,小白在戒毒,墨晨说,有坏人给小白注射了毒品,小白要完全戒毒才能回来,季冰很想去陪小白,墨晨却说她娶了也没用,且会让小白分心,还是让小白专心戒毒。
            季冰知道小白过得很辛苦,前段时间墨晨发墨小白的犯毒瘾时的视频给她看,打消季冰要去利雅得的念头,用这样的手段,他骗了季冰几个月。
            季冰很想墨小白,从她有记忆开始,她就没离开过墨小白这么长时间,她人生地不熟在罗马,很孤单,也很寂寞,她想小白陪她。
            她除夕的观念并不重,并不是因为过年才想小白回来,她时刻想着小白回来,想着小白的身体什么时候能康复,他们视频的时候,她看小白的状况很好。
            “六月,最迟也要到四月,宝贝,耐心点,再等几个月好吗?”墨小白安抚着季冰,他知道自己对不起季冰,当她的男朋友却消失这么长时间,他真的失职。
            “我岂不是一年都见不着你。”季冰的声音快要哭了,摸着手指上戒指有点难过,墨小白安抚说,“季冰,好女孩,别哭,我会心疼的。”
            “你毒瘾还犯吗?”季冰问。
            墨小白想了想,说,“是的,还很严重,这毒品少见,所以毒瘾难戒,我和你保证,一定会戒掉,等我回去找你,我就不会再离开你,别害怕。”
            “真的?”
            “真的,我保证。”墨小白许下承诺,季冰心口一松,“你戒毒是不是很辛苦,我看过一些戒毒所里的人,他们戒毒都很辛苦,他们是不是绑着你,我上一次看你的手腕有一些伤口。”
            “小伤口,没事,不绑着发作起来厉害。”墨小白无比真诚地开始欺骗纯真女人,“我不想早点回去就是怕犯了毒瘾会伤害你,所以季冰,别太难过,再等我半年好吗?”
            “我不怕。”季冰说。
            墨小白笑着摇头,“可是我怕。”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