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8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柏林的日子是悠闲又缓慢的,养了两天的伤,墨遥的外伤好了五成,人看起来也精神许多,墨小白照顾得很周到,服侍到位,所以他的身体也好得快,他这两天也没闹脾气,人温顺得不得了,变着法子讨他欢心,就怕惹恼了他,墨遥虽然奇怪,但小白主动示好,他当然是愿意接受的。最快最全尽在中文网(www.bookzx.org)
            倒是白柳,又好几次欲言又止,最终又没说什么,墨遥这段日子心情很好,原因不详,虽然待在家里,哪儿都不能去,可心情还是莫名的好。
            这天中午,吃过中饭,墨小白问,“老大,你也躺了两天,身体快长霉了吧,出去逛一逛怎么办,我还没有好好看过柏林呢。”
            今天阳光很好,柏林本来就是一座很美丽的城市,白天和晚上都各有风情,他倒是也想出去逛一圈,墨遥问白柳,“白柳,你要去吗?”
            墨小白笑眯眯地看白柳,白柳心中有点小疙瘩,这两天,墨小白总是这么看着他,笑眯眯的,挺和善的,可总觉得他的笑容之下是一把尖刀,他心想到底什么地方惹了墨小白,想来想去就没多想,觉得自己可能受了伤心思多了,看什么都不对劲,可如今墨小白又这么看着他,白柳突然觉得有点……膈应了。
            墨小白问,“你要去吗?”
            他问得很不客气,那语气虽然轻,可他不笨,听得出他不欢迎,好像他会打扰了他和墨遥,白柳心想,这还是我男人呢,我都没觉得你电灯泡,你嫌我碍眼了?
            墨遥瞪墨小白一眼,白柳心情十分舒畅,故作不懂墨小白背后的意思,淡淡然地点头,“好啊,我也想出去逛一逛。”
            墨小白吐血。
            妈的,你怎么这么不识趣啊。
            白柳则是心想,你这电灯泡什么时候消失啊。
            他和墨遥之间有太多的暧昧,太多的不清不楚,他总想着问墨遥要一个答案,到底要不要在一起,分明墨遥是有愿意和他在一起的心思了。那废弃场那里,他能感觉得出来,墨遥对他也不是没有感情的,这感情不管是什么都好,一个男人愿意为你付出生命,不管是不是爱情,总是令人想要相许。
            可偏偏墨小白这电灯泡太亮了,他和墨遥几乎就没有独处的空间,墨遥和他才坐下来一说话,墨小白就会不请自来了,仿佛他要拐走他的哥哥似的。
            人家弟弟在,他心中有太多的话都说不出来,这件事就一直拖着。
            这可不是白柳的性格,他早想寻一个机会和墨遥说清楚了,他到底要不要他。
            墨小白和白柳两人没有过一句恶言,倒是两看两相厌了。
            于是,三个人就这么出门。
            墨小白其实也不是真心想要逛柏林的,说实话,他什么地方没去过,多美的风景也都看过,对他来说,柏林也不是最美的城市,连前十都排不上号。他就想和老大出来走一走,三人在一个屋檐下,墨小白很不适应。
            这三人走在一起就稍微有点小震撼,一个风华绝代,一个魅力无边,一个温文尔雅,走在一排那是十分养眼的,回头率是百分百。
            白柳的伤好的慢,走路太久自然会有小不适。墨遥也是,所以墨小白原本就不打算去太远的地方,就在勃兰登堡门附近走一走,这里是白柳画画的地方,他来了很多次,也没什么新鲜的,墨遥没什么欣赏能力,墨小白倒是很有兴趣,兴冲冲地和墨遥说勃兰登堡门的故事,这是德国新统一的象征。
            墨遥心想,不就是一个门吗?
            不过呢,不该多话的时候,他是不会多话的,也不会扫墨小白的兴致。
            白柳虽然不太喜欢墨小白,可不得不承认,这家伙还真的挺博闻强识的,似乎什么知道,说起一个勃兰登堡门能举出很多个欧洲新统一的象征来,说得有条有理,仿佛听故事般,是一种了不得的享受。
            他们走了一个小时,墨遥和白柳都有点累,这要不就回家,要么就要休息一会儿,难得出来一趟,墨遥也不想回去太早,这几天躺着真是发霉了。墨小白和白柳都提议他们到菩提树大街做坐一坐,墨遥没意见,菩提树大街下人很多,午后露天咖啡馆几乎满桌。有本地人,有游客,香浓的咖啡,巧克力味四处飘散。墨遥和白柳在长凳上坐着等位置,墨小白在一旁拍照,他想给墨遥拍独照,可墨遥身边有一个白柳,他死活不给他们拍合照,这又不好切。
            墨小白眼珠一转,“老大,老大,起来,换个背景,这背景太丑的。”
            拍照这种事,墨遥是很少做的,可如果是墨小白要拍,那就没问题,他也配合地站起来,背景就是勃兰登堡门,墨小白先是抓拍了好几个,又拍了好几个正脸。反正模特儿好,照片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是美人。
            白柳在一旁若有所思,白痴都感觉得出来墨小白多排斥他,这样的感觉是很明显的,何况白柳本身就是一个聪明敏锐的人。如果他没认识墨遥这么久,恐怕没看出什么端倪来,他面上一贯冷,看不出情绪,可他知道,墨遥很开心。
            不管是在家里的两天,还是现在,他都很开心。
            这种开心不是说他笑得多灿烂,而是全身都很放松的开心,无忧无虑,仿佛什么都可以不用管,只要眼前有这个人就可以,他不笑,可眉目都难得的温和。
            白柳觉得怪异,他和墨遥在一起不长,自认为还是很了解墨遥的,墨遥能如此放松,那一定是他很亲密的人。
            弟弟……
            墨遥在墨晨面前,可没这么开心放松。
            他不禁多看了他们几眼。
            
            昨天请过假了,今天能更多少就更多少哈。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