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5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他的唇很柔软,色泽漂亮,很适合接吻,白柳对他起了心思那一刻就开始想,这人的唇吻起来是什么感觉,真想试一试,当然,想是这么想,普通人是不敢对老大有觊觎之心,更不敢偷袭的。近距离的接触,他清清楚楚地看到墨遥目光中的震惊,瞪得圆圆的眼睛中透出他的脸,那么的热烈,那么的柔软,又那么的性感。
            老大震惊至极,这种事对他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的,在他最甜美的梦境中,有他和他小白的耳鬓厮磨,他对小白有强烈的,常浮想联翩,可他从不曾想过有朝一日,会有男人扑倒他,强吻他。老大震惊之余下意识地后退,可背后是柔软的床,退无退路,第二意识是要把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劈死。然而,手一抬起来才知道,这一掌劈不下去。
            他是白柳。
            白柳的唇紧贴在老大的唇上,并不激烈,他的目光中几乎要灼烧出火来,可他的动作却不敢太过冒险,只是贴着唇,他等着他推开。
            墨遥没推开他,这种行为默认是鼓励,白柳自然不会放过机会,微微分开一寸,那火热的光要墨遥整个人都烧起来似的,他热烈地看着身下的男人,头一偏又重重地吻上来。这回就不是什么过家家似的唇贴着唇,而是货真价实的热吻,他有力地撬开墨遥的唇齿,灵巧的舌尖扫过他每一寸肌肤,擦过他上颚的肌肤,舌尖追逐,缠绕,如沙漠中饥渴的旅人突然有了水,拼命的,热烈地占据。
            白柳的气息清新带着薄荷的香气,人覆盖上来,相濡以沫,他的鼻息都是他的气息,白柳突然一手握住他的手,五指交缠,紧扣,力度大得要把人的骨头折断。
            “墨遥,墨遥……”他轻声喃呢着他的名字,如最深情的情人,声声饱含着怜惜,柔软的,热烈的,像是温暖的水把墨遥包裹起来,他仿佛醉了,醉倒在这个对他而言还算是男孩的男人醉人的气息中。
            他的气息仿佛也掺和了他的气息,无法分离,白柳的目光如隔了一层水汽,水汽下是一片热烈的火,他的唇离开他的唇,喃呢着转移方向,湿润的舌吻着他的耳垂钻进他的耳蜗,墨遥身子一阵颤抖。他不禁唾弃自己,男人的身体果然是没什么节操的东西,这样的生理反应想要克制都无法克制。
            白柳知道那是他的敏感区,更要命地在那个地方吻着不愿离去,墨遥突然有点害怕起来,害怕这种被人缠到无法呼吸的感觉。白柳的吻往下移,脖子,性感的喉结,锁骨,大手突然拉下他的衣裳,他侧颈的肌肤十分柔软,温和,有着一切的美好,吻起来也是柔软的,刚刚沐浴过更带着清新,他情不自禁地咬上去。
            微微的刺痛把人的yuwang推到制高点,白柳的动作突然狂野起来,几乎野蛮地撤掉他的上衣,墨遥的脑海里闪过小白的脸,所有的热似乎被冰水浇灭了。他用力扣住白柳的肩膀,把在他胸前的头颅给抬起来,那坚定的力量让白柳抬起头,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墨遥在拒绝他。
            刚刚的默认和现在的拒绝,哪怕不说一个字,他也表达得很清楚,白柳不是一个强人所难的男人,这样的事情是美好的,是人的本能,可若是对方不愿意,他自然不会强来,哪怕他此刻很想要。
            墨遥觉得他今晚有点失控,不管是他,还是白柳,都有点失控,白柳的失控来自那个电话,他的失控也来自那个电话,那个无形之间隔在他们中间的人,让他们在这个夜晚都失控起来。墨遥在刚刚那一瞬间,突然有过报复性的心理,他就和白柳好了,反正小白也不在乎他。这个念头一闪而过,白柳已占据了他的呼吸,热烈地吻着他。
            他不讨厌白柳的吻,男人和男人接吻就如男女接吻一样,其实是一样的,这样的吻是美好的,不讨厌,白柳这个人他也不讨厌,甚至是有好感的,和他在一起似乎也不错。
            然而,这对白柳不公平,对自己也不公平。
            他那什么狗屁的报复心更显得十分可笑,你报复谁,报复自己还是小白,如果是小白,那就自作多情了,如果是自己,那就太可悲了。
            报复……那不是说这么多年来,他后悔了吗?
            他不曾后悔过。
            “你明明也想要,为什么拒绝,你的身体并不排斥我。”白柳的嗓音没了平时的晴朗,沙哑极了,他一手往下,隔着布料握住他半抬头的yuwang。
            墨遥并无尴尬,也没逃避,他说,“我不讨厌你,甚至是喜欢的,你在我身上如此胡作非为还想我一点反应都没有?”
            “那为何不继续?”
            “是啊,为何不继续,我不想。”墨遥平静地说。
            “我很想。”白柳说,墨遥点头,“我知道。”
            他就在自己身上,大腿上那明显的触感是男人都知道是什么,墨遥轻叹,掌心在白柳的肩膀上拍了拍,“我喜欢你,可还没到能发展成这种关系的喜欢。”
            白柳一笑,点了点头,从墨遥身上翻下来,躺在他身边,墨遥刚侧身来看他,白柳突然又翻过来压着他,墨遥忙推着他,白柳目光仍然有火,墨遥哭笑不得地看着欲求不满的他,白柳说,“我要强来。”
            墨遥玩笑问,“你觉得你有机会吗?”
            他不动是因为不想伤了他,并不代表白柳能轻而易举地扑倒他,还能为所欲为,这世上若是他不想的事情,多的是办法拒绝,无人能够强迫。
            白柳颓然地倒在墨遥身上,头颅在他肩膀磨蹭,十足的欲求不满,墨遥指着浴室的门,“去求助你的万能的右手吧。”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