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4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那几名联邦调查员在地下室查了几个小时,都没有发现有什么可疑之处,没看见任何人进来,这里只有一个出口,他们一路下来也没看见谁出去了。(小说者Www.XiaZaiLou.Com)
        门口的监控器也没有任何人入侵的画面,这些人神不知,鬼不觉就潜到政府大楼的地下室,还能遁地飞了不成?
        最后他们才发现下水道有人通过的痕迹,立刻派人来调查,企图找到任何留下的线索。
        叶非墨被送去医院,小黑打电话通知程安雅,因为有医生在飞机上全程想陪,叶非墨的情况也不算太糟糕,他一心赶到这里就接到墨小白的消息,找到温暖了,让他在门口等着。没想到结果等来的是杜迪抱着温暖出来,温暖看起来已经昏迷不醒,叶非墨自己也难以负荷长途飞行带来的疲倦和伤痛,再一次送进医院。
        所幸的是,问题并不是很大,只需要仔细调养就好,程安雅和叶三少也总算松了一口气,温暖没有事情,叶宁远和许诺也不必跑美国一趟,程安雅和叶三少两人坐飞机来美国照顾叶非墨。
        杜迪既然能弄到司法部最高部长的释放令,温暖这件事也算告一段落,不会再有什么变化,叶三少也告诫墨小白期间不准找联邦的麻烦,免得事情越弄越大,最重要的是看住叶非墨,不住他乱来,龙门一切指令听唐舒文。
        他怕他们几人为了给温暖出气,把政府给热闹了,前段日子叶天宇做的好事,他们可不敢忘了,不能再让叶非墨也干一次。
        有些不必要的麻烦,能免则免。
        无双知道温暖的消息是墨小白告诉她的,那是事后告诉她的,没想到一个纹身引起这么多问题,无双自己都没想到,她也感慨联邦探警的思维真是太天马行空了,竟然能把两个生活在不同的半球,完全没有关系的人联系在一起,还严刑拷打,这真的太离谱了。
        同时也给她提了一个醒,以后做事要三思而后行,她没想过这个纹身会带给温暖这么大的麻烦,当初单纯只是觉得好看,事情闹到这地步,她以后穿短袖要注意一些了。
        不成,这纹身要去掉,不然麻烦迟早会出来的。
        无双知道温暖无碍后,当即找黑手党医生帮她去纹身,免得再给温暖惹麻烦,可一去纹身也就不打自招,说明她知道温暖被联邦请去的消息,所以无双果断决定穿长袖,能少麻烦就是麻烦。
        美国的卫星真是没事做吗?竟然能拍到她的照片放大来。
        她在意大利这几天都是短袖,会不会被拍到?
        无双让墨遥去查他们的卫星系统里的资料,一旦有就立刻删除。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一个纹身给温暖带来杀身之祸,无双觉得很抱歉。
        她要不要去看一看温暖?
        “小白,你帮我去医院看看温暖。”无双说道,“下次见面我再好好和她道歉,她这一次吃了不少苦头吧?”
        “我要去晚一步,说不定就被FBI毙了,杀人灭口来得干脆,幸好来得及。”墨小白也是心有余悸,“你放心吧,杜迪既然能搞定,后续多半不会出问题,这件事很快就会平息,他们也不会找温暖麻烦。我会去看她的,小表哥也进医院了,他们不愧是夫妻。”
        无双,“……别贫了,非墨没事吧?”
        “死不了,就是半死不活那种。”墨小白凉凉说。
        无双叹息,情字伤人于无形啊。
        “白夜叔叔和苏曼叔叔恐怕要被气死了,要不要救他回来又糟蹋了身体。”无双无奈说道,“小白,你办法那么多,想一个让他们复合呗。”
        “你当这是过家家啊,感情这么容易说离就离,说合就合还能算感情吗?”
        “那倒也是。”
        ……
        温暖醒来的时候,一身疲倦,眼睛眨了好几下,视线才慢慢的清明起来,触目一片白色,她人在医院,谁把她救出来了?她迷迷糊糊听到一个声音就昏迷了,她因为是叶非墨来了。
        她有危险,叶非墨一定会在她身边的。
        她迷迷糊糊还叫了他一声,是他吗?是他吗?温暖一动就扯到伤口,剧烈疼痛,她痛呼了声,蹙眉喃呢,病房中没有人,她目光期盼地看向门口,希望推门而入的是她心中所想的人。
        转而又觉得悲哀,如果真的叶非墨,那又怎么样?
        她和他都离婚了,她还对他说了那么绝情的话,如果真是他来了,她该怎么面对他?温暖心情顿时十分复杂起来,人在最危险,生死徘徊时,所想的一定是对自己最重要的人。可这个最重要的人,是现在她最无法面对的人,温暖甚至期盼,救她的人不是叶非墨。
        这种矛盾的心情,把她折磨的心口疼痛起来。
        杜迪推门而入,见到的就是温暖伤心难过的表情,他以为她的伤口疼了,慌忙过来,坐到一边,眼睛净是心疼,“温暖,怎么了?是不是手上疼了?还是哪儿疼了?”
        温暖不知道怎么说,哪儿疼了呢?
        都在疼啊。
        她有一丝恍惚,有点不明白,为什么杜迪会出现在这里,在地下室里救自己出来的是杜迪吗?温暖好疲倦,什么都想不起来。
        可不管如何,她已逃离那可怕的地下室。
        逃离这种可怕的审讯。
        “没事了,没事了,不会在有人伤害你。”杜迪轻轻地握住她的手,她的手腕上缠着纱布,动作不太灵敏,杜迪坚定地看着温暖,“你放心,在我身边,绝对不会再有人伤害你。”
        这一次,是他的疏忽,事情来得突然,措手不及,没最及时地救下她,如果不是耽搁那么长时间,或许温暖就不用受苦,在他的地盘上,竟然无法保护温暖周全,这一点让杜迪很挫败,也很内疚,更有心疼。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