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9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嘉琪,你从来不是让我为难的人。(请牢记我们的网址wWw.xiAZaiLoU.CoM)”卡卡淡淡说,“这一次也不要让我为难,好吗?”
        “我在你心里就这么不堪一击吗?我的伤心难过你也看不见,你也不在乎,那又何必担心我的生死,我去中东,生死由命,这还不行吗?”方嘉琪沙哑了音色,“我是担心你啊。”
        “我很好,不需要你担心。”卡卡简单地说,“你若真的担心我,你就留在总部,什么事情也不要做,专心做你的研究。”
        “如果我一定要去呢?”方嘉琪冷硬了声音,不再我见犹怜地乞求卡卡。
        卡卡危险地眯起眼睛,“我阻止不了你去中东,可我有权力把不听话的成员逐出第一恐怖组织。”
        “你……”方嘉琪气结。
        卡卡说,“好了,别闹了,这件事到此为止,你回去休息吧。”
        方嘉琪仍然不甘心,“为什么无双可以,我不可以?”
        卡卡变了脸色,“对,为什么无双可以,你不可以。你这个问题就像在问,为什么你是女人,我是男人,我无法回答你。”
        方嘉琪失望地看着卡卡,微微咬牙,“你在迁怒于我吗?”
        “你想多了。”卡卡淡淡说道,方嘉琪倒是宁愿自己想多了,可真的是自己也想多了吗?
        “楚南枫,不管你答不答应,我想做的事情,你无法阻止,哪怕你要赶我出第一恐怖组织,无双不甘心,我也不甘心。”方嘉琪沉沉说道,她是女人,自然看得出无双这十年来的不甘心,可她何尝甘心过。无双能肆无忌惮地在卡卡面前流露她的不甘心,可方嘉琪却不能。
        因为她不是无双,她哪怕流露,他也不会在乎。
        “楚南枫,从小到大,你到底爱过谁?”方嘉琪微微讽刺,出了卡卡房门,卡卡握紧了拳头,面色阴鸷,目光狠厉,整个人仿佛踩在黑暗中的地狱阎罗。
        你到底爱过谁?
        方嘉琪的话,如魔咒一般在他耳边回想。
        美国。
        温暖一出校园就莫名其妙地被几名戴着墨镜,动作利落的大汉迅速押上车,丝毫没有给她任何反抗的余地,一上车就被人从后面狠狠一劈,人就昏迷过去了。
        她的新助理和经纪人在校园外没有接到她的人,立刻报信给杜迪。
        才隔一个多小时,叶非墨也接到龙门密报,温暖被请去联邦调查局问话,具体原因不详,这消息把叶非墨惊得差点从床上跌下来。
        A市时间正是凌晨,叶非墨刚入睡就听到这骇人听闻的消息。温暖身家清白,一点黑暗背景都没有,身份一直是学生和艺人。她有什么事情能惊动联邦调查局,竟然请她去问话了?
        就算她曾经是他的妻子,龙门门主的妻子,也不至于会惊动联邦调查局,政府权力总是相互制衡的,哪怕是龙门也不属于联邦管辖。
        到底出了什么事?
        这是秘密请去问话的,政治上的事情很多说不清楚,兴许是为了别的什么事的,可是秘密啊,也就是说,如果政府要一个人秘密地消失,她一定也会消失彻底,无人知晓。
        且那是什么地方?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温暖进去了,若是发生一些她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她被逼供,还有命出来吗?那些酷刑不是娇弱的她可以承受的。
        “马上去查,立刻派人疏通上面的关系,尽量不准伤害她,也不要严刑逼供,我马上去美国。”叶非墨简短地对龙门情报部门下了命令,命令机长立刻待机,他要马上去美国。
        叶非墨刚从手术室里出来一个礼拜,身体还没完全康复,根本就无法抵抗高空特殊的环境,有可能引发一系列的并发症,最严重可以引发心肌梗塞,窒息而死,他的身体很难负荷。
        这么大的消息,机长不敢私下做主,他在派人检查飞机的时候就给叶三少打电话说明情况。
        程安雅收到消息的时候,叶非墨已在停机坪了。
        “非墨,你刚动过手术,怎么能坐飞机?”程安雅厉声喝住叶非墨,不准他去美国,哪怕要去,也要缓几天去,他刚动完手术,伤口还没完全愈合,拖着病痛的身体飞行,万一出了事可怎么办?
        她不想再提心吊胆第二次,白夜说这一次能活下来已算是侥幸了,因为手术中途出现了一些问题,叶非墨差点没了命,这时候程安雅是不可能让他坐飞机的。
        夏天的A市,哪怕是夜晚也热人汗流浃背,没有一点风,叶非墨披着一件黑色的长风衣,把自己裹得密密麻麻的,只露出一个头来。
        “非墨,听话,别去,让你哥和嫂子去,他们在美国比你有影响力。”程安雅说道,几乎是求着叶非墨不要上飞机,叶三少更是直接打电话给机长,手机被叶非墨没收,机长也没办法。
        “妈咪,对不起!”叶非墨说道,挂了电话,直接关机,毫不犹豫地上了飞机,“起飞!”
        机长没办法,只能照叶非墨的意思,幸亏他聪明,带了两位医生和一位护士在飞机上,真要发生什么事也能急救,且有他们更能很好地保护叶非墨。
        程安雅诅咒了声,心疼又无奈,许诺说道,“妈咪,你放心,我问问那边的情况。”
        叶宁远挑眉,上自家电脑去查消息,这种机密消息可能没留档案,可也说不定,许诺虽然辞职了,不再是反恐督查,可关系仍在,政府各个部门相互制衡,很多消息基本不互通,许诺透过很多特殊渠道总算打听到一条消息,“可能和无双有关。”
        “温暖和无双,能有什么关系?”程安雅诧异,她们除了在罗马有过一次见面,私下又没联系,说是和龙门有关她或许还能信。
        20号就回海南了,这两天很忙哦,7点不准时更新就不要等撒。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