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0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激烈的,凶狠的……裸地表达从着她此刻的心情,她的恐惧。
        卡卡快要窒息了。
        两个人是在碎石堆里爬出来的,城堡坍塌间,四周都是灰尘,两人的肺部都吸了不少的尘土,呼吸道中也是尘土,她这么吻下来,直接把能呼吸的嘴巴也堵住了……
        真是悲剧……
        卡卡全身都疼,呼吸也比较困难,却没阻止无双,甚至颇为淡定地想,如果他被无双吻死了,他的一世英名啊………
        两人缠绵吻了许久,直到无双自己也透不过气来,她才放开卡卡,卡卡呼吸困难,无双自然也会呼吸困难,两唇分开的时候,两人都拼命地咳嗽起来……
        无双脸上涨得通红,卡卡无力地躺着,眼角瞥见一枚导弹在空中乱飞,他蹙眉,可别打下来,要是打下来,他和无双就成肉酱了。
        在城堡坍塌那一刻,他想都没想,只想护她周全,那样的情况下,他护得住,可若是导弹打下来,他没自信他能护得住,人再强和这种高科技的东西总是不能抗衡的。
        且身子真的好疼啊。
        卡卡初步估计,他的左脚骨折了,而且正好被无双压着,已经疼得快要麻木了。
        “无双,我想告诉你两件事。”尽管如此疼痛,卡卡的声音依然如春风般,淡然优雅,“第一,这个吻一点美感都没有,你的嘴巴里全是尘土,第二,我想我左腿被你压断了。”
        无双,“……”
        不管多紧张的气氛,听他这么一说,无双只想笑,她的卡卡总是这么处变不惊,比她淡定地多了,她一受伤就想骂人,他多有风度啊。
        多有定力啊……
        还有心思逗她笑。
        她抹了抹鼻子,从卡卡身上爬下去,卡卡撑着身子站起来,忍不住捂着后腰,无双看了他一眼,“没这么严重吧?那里要是断了……”
        “闭嘴!”卡卡笑骂了声,也不至于到断了的地步,“你呢?还有哪儿受伤了没有?”
        “我没事,好着呢,不过左手和你腿一个症状。”
        卡卡骤然蹙眉,侧头看无双,一看吃了一惊,刚刚被她压下,光线太暗了,根本看不清楚什么,一时间也没想那么多,如今是看清楚了,无双的头发乱糟糟的,脸上全是血迹,他自己疼痛没感觉到什么,却看到一身是伤的无双,他不是把她保护得好好的吗?
        为什么还会受伤了?
        “怎么回事?”他忍不住抚上她的脸,一摸就是一片血迹,无双的头部有多处伤痕,血流得特别的恐怖,卡卡大惊,无双握住他的手,直直地看着他,风轻云淡地说,“没事,不小心砸到的,你头上也受了伤,可别被撞成白痴。”
        她不想让卡卡知道,这些伤是保护他而有的,她不想让卡卡愧疚,也不想让卡卡感到内疚,更不想让卡卡感到压力……
        “疼不疼?”他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疼惜,在黑暗中,那一抹灼热似乎再在也隐藏不住,只想代替她,承受这些疼痛……无双。
        “一点都不疼,你还不知道我啊,这种伤算什么?”无双微笑,轻轻地靠着卡卡坐下来,朱雀和青龙很忙,恐怕没空理他们。
        卡卡心口疼痛起来,她总是这样让人心疼。
        每次受伤都说,不疼,一点都不疼,可哪有人受伤是不疼的,他头上也被砸出很多伤口,他知道在流血,他就很疼,很疼,疼到神经有些钝疼,再加上骨折……
        这傻丫头。
        逞什么强,疼就疼了。
        他自己也好不到哪儿去,却伸手把她抱过来,在这样的硝烟中拥抱,还是第一次,他们都很少这么狼狈,无双一句话都没输,她说了谎。
        真的好疼啊。
        头都有些昏眩,发黑了,可她很清楚,这时候她不能昏过去,不然会成为卡卡的负累,她是手骨折了,卡卡是脚,伤在手上,没什么大不了,可一条腿废了,怎么走?
        所以她一定不能晕过去,不然不但成为卡卡的负累,也会害死卡卡。
        枪声越来越密集了,下面已是一片废墟,无双却很珍惜,此刻的宁静。
        “卡卡,你亲一亲我。”无双说。
        卡卡笑了笑,“宝贝,你的嘴巴真的都是尘土。”
        “你嫌弃我?”
        他莞尔,哪儿敢啊,卡卡笑着,吻住无双的唇,辗转缠绵,以一种他从未有过的热情亲吻着他怀中的姑娘,他差一点也失去她。
        如果来晚一步,他真的怕,从此失去无双。
        如今想起来,尚有一种后怕,无双不能出事。
        血迹滑落两人的唇齿之间,卡卡尝到血迹的味道,倏然变得激烈起来,他一手抱着无双,骤然转过她的身子,让她跌坐在他身上,他压着她的唇,深深地吻住她。
        无双一怔……
        她和卡卡接吻过无数次,很早很早就开始分享彼此的味道,可卡卡从来不曾这样吻过她,大多数总是她主动吻他,他不拒绝,只是温柔地纵容着她胡作非为,如果不是她主动,无双想,卡卡不会吻她的。
        有很多次,是她命令他吻她的。
        哪怕是如此,卡卡的吻也总是带着绅士一般的温柔,一点都没有她所感觉到的男女之情,他的吻就像哥哥纵容妹妹的胡作非为,不像是男人吻着女人。
        这是第一次,黑夜中,在彼此重伤中,在导弹和子弹乱飞中,他让她感觉到,在他面前,原来她也是女人,原来他也会像一个男人吻着一个女人一样吻着自己。
        这是她想得疼痛的事情。
        曾经,她很爱,很爱卡卡,她也想着要放下这段感情,可她知道,哪怕她放下了,哪怕她真的爱上龙承天,这辈子她都无法像爱卡卡一样,爱着别的男人。
        这份爱,不会完整的。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