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经理心头一凉,这女子消息真灵通,很少人知道这个消息,她是如何得知,他心里不管多疑惑,面上却没有表露出来,微微一笑说,“小姐消息很灵通,赌王和菲尔德先生今天有一场赌局,刚开场没多久,如果小姐想和赌王玩一局,恐怕要等他赌完这一局才能有空。”
        白衣女子挑眉,面色带笑,纤手一动,轻拂长发,“真是可惜,我可以进去旁观么?”
        “这……”
        经理为难地蹙眉,看这女子的手法和手笔,是一名极厉害的人物,目光很准,如果留她在赌场里玩,不出半个小时,恐怕不知卷走多少钱。
        他暗暗打量这女子,高挑纤细,白衣黑裤运动鞋,身上的衣服很宽松,没什么时尚感,腰间有一条银色的链子,链子一端垂着一块粉钻。她身上的衣服看不出什么牌子,可能是路边摊,可这一块粉钻却是绝好的货色,懂宝石的人一看就能看出来,来头一定不小。
        总是带着笑,温软无害,看起来并无什么攻击性,像是来赌场见世面的千金大小姐,经理也算见多识广,却从没见过这样的女子。
        如此绝色,应该被保护在温室中的。
        “好!”他考虑良久,终究答应女子的请求,领着她去赌王和菲尔德赌博的vip间。
        白衣女子唇角掠过一抹如狼般的笑。
        高贵,野性。
        赌场的VIP间不在地下,这座地下赌场连着一家68层高的酒店,这家酒店和赌场是一名主人,从60层上是另外一个赌场。
        专门接待有身份,有地位,且赫赫有名的赌场风云人物。
        从地上无法进入60层,电梯设在楼下,且有专门密码,层层把关,防守很严密。
        经理领着女子上65楼的时候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快两百平米的空间里有五十多人,其中有一排是国际会计师,专门核对赌客资产,有一排律师,其余人是赌场上举足轻重的人物,有男有女,他们是被邀请过来见证这一场赌博的。
        拉斯维加斯的赌王这两年风头很劲,美国加州男士,二十八岁,三年前他赢了拉斯维加斯的冠军赛,拿到冠军,被封赌王,此人能玩任何一种赌术,十分精通,手法很干净利落,人很聪明。
        最重要的一点是年轻,他是拉斯维加斯最年轻的赌王,在赌场呼风唤雨,无人能敌,前几月在公海和日本赌王比赛,日本赌王赌输了,当场切腹自尽身亡。
        欧洲赌王菲尔斯听闻此事,颇感兴趣,邀他一赌,本来约在欧洲赌场,菲尔德临时有事,改约伦敦最著名的地下赌场。
        女子落座,目光投向赌场中间。
        两赌王在圆桌两头,三盘两胜为赢者。
        第一轮轮盘,玩的是欧洲轮盘,第二轮是掷骰子,第三轮是二十一点。
        她坐下来的时候,欧洲轮盘已经玩过了,拉斯维加斯赌王领先赢了一步,第二盘是掷骰子,谁的点数最小,算是谁赢,这一局基本上没什么悬念。
        一定会是欧洲赌王菲尔德赢。
        她调查过资料,掷骰子是菲尔德最拿手的,女子对他们怎么赌博似乎不怎么感兴趣,目光在赌场内转了一圈,除了在场的人,每个出入口都有他们带来的保镖把手。
        特别是窗口和门口,七八人一看就是职业杀手,那装束,那种紧绷她太熟悉了。除了职业杀手,赌场的保镖,两赌王带来的保镖一共二十人上下,分散在他们身后,把他们保护得滴水不漏。
        他们这样的人得罪的人很多,出门都带了不少人,都很怕死。
        女子唇角再一次掠过一抹笑意。
        防护得再严密也无济于事,纯属白搭。
        第二轮掷骰子菲尔德赢了,打成平局。
        最后一局是二十一点。
        一局定生死。
        女子目光落在他们身上,眸中浮起淡淡的无聊,她这个人很道德的,他们要比赛就比赛,不影响她工作就成,本想让他们出一个胜负再动手,可实在太无聊了。
        她一转手腕,正要动手的时候,突然目光微眯,掠向窗口的方向,她看过这幢大厦附近的建筑图,附近有好几座70层以上的大厦,窗口对着一百米就又一幢同高的大厦。
        如果对面有狙击手……
        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太过自信,这窗帘竟然是拉开的,如果有狙击手在对面,他们标准的目标就是拉斯维加斯的赌王……她对环境和危险反应有着异乎常人的敏感,以她的判断,对面窗口有人,且是危险系数相当高的职业杀手,他们要拿拉斯维加斯赌王的命。
        女子唇角笑意更温软了。
        她办事的时候不希望别人挡路,免得滥杀无辜,所以她自然不会去妨碍别人做事,只要对方不影响她就好,这可是职业道德。
        在场的人都陷入高度紧张中。
        因为比赛的结局就要出来,这是最后一局了。
        两个人都是职业赌徒,非常镇定,输赢对他们来说,已是家常便饭。
        修炼到不败之地,一定经历了无数次输。
        每个人都很紧张地看着赌桌,除了职业杀手,他们安守本分保护自己要保护的人,女子琉璃色的眸顾盼生辉,面带讥诮,这么远的距离,凭他们是无法察觉出危险的。
        细微的声音划破长空,破空而来,她微微蹙眉,笑意浮起,只听得哐啷一声,玻璃破裂,子弹精准地射入拉斯维加斯赌王的眉心……
        一枪毙命!
        血液四溅,那赌王似乎还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杀,怎么被杀,这么多人在保护自己,为什么还会有疏忽,他正要翻牌,眼睛暴睁,鲜血染红了他的脸,没一会儿就这么僵硬地倒在地上。
        现场大乱……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