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7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他从小就跟在杜迪身边,把杜迪当成自己的偶像,凡是杜迪的命令,他都会听,凡是杜迪决定的,他都认为是对的,哪怕他知道,杜迪这一次做出这样不明智的决定是为了一个女人。
        他也服从。
        他相信,就算出现问题,杜家出现危机,杜迪也能解决。
        他不明白,温暖到底有什么魅力,让素来疼爱杜月盈的杜迪如此狠心地对待自己的妹妹,有家归不得,温暖究竟有什么魔力,他想他是不懂的。
        如今唯独希望,这件事情能够和平解决,杜家不会招惹什么麻烦,杜月盈能够懂事一些,不要再和温暖作对,不然杜家怕是再无宁日。
        叶非墨转醒的时候,已是第三天上午。
        程安雅在陪着他,叶宁远和许诺夫妻也回A市定居,一家人都在医院陪着他,虽然度过一劫,白夜也说以后的手术问题不是很大,可温暖还是不放心,怕再出问题,照顾叶非墨也不假人手,尽心尽力,希望他能够克服癌症。
        叶可岚最是活泼可爱,叶非墨精神稍微好一些,她就在病床边和叶非墨说笑话,他刚动过手术,身体非常虚弱,不能移动,整日都在床上躺着,小可岚怕他闷着,总是捡一些乱七八糟的笑话说给叶非墨听。
        叶非墨很宠爱叶可岚,叶家的男人都很疼女人,不管是老婆还是女儿,或者是侄女,女人在他们眼里就是一个宝,虽然没什么想笑的心思,却也捧场,叶可岚说得更起劲了。
        她年纪虽小,懂得却不少,在那样的环境下长大,就算叶宁远要把她当成温室公主来养都不行,再说他们教育子女的方式都是自由发展的,叶可岚心理年龄可不小了,知道叶非墨最近发生很多变故,身体又不好,小姑娘一改往日的精灵古怪,变得非常贴心乖巧。
        逗得叶非墨心情愉快。
        程安雅见着也开心,叶宁远和许诺刚回来,很多东西要添置,除了来医院看叶非墨,夫妻两人多半时间都在添购东西,非常繁忙。
        叶非墨的身子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动手术,白夜和苏曼也去周边城市逛一逛,等过段日子再给叶非墨做第二次手术,接下来的手术危险系数不高,叶非墨自己也知道。
        程安雅很担心他,虽然他看起来没什么不对劲,可人更沉默了。
        叶非墨从小到大都是寡言的孩子,可沉默归沉默,总是有一些人气的,可如今看他,却一点人气都没有,死气沉沉的,温暖的离开,把他的灵魂也带走了。
        她在想,或许非墨还宁愿自己死在手术台上。
        死了就不用面对无边无际的折磨。
        “你动手术那天,温暖在手术室外面坐了一个晚上,知道你脱离危险期,她才离开。”程安雅把这件事告诉叶非墨,不想隐瞒。
        她想让叶非墨,多多少少心中有一个想念,这样他在手术台的时候,会想着活下来。
        医生的医术再高超也需要一个配合的病人。
        叶非墨似乎很惊讶,以为程安雅在骗他,面无表情地别过头去,那一闪而过的亮光,仿佛是她的错觉,程安雅无奈说道,“非墨,妈咪没有骗你,温暖的确陪了你一个晚上,这件事你爹地也知道,他总不会骗你。”
        叶非墨指尖一颤,却硬着声音说道,“那又怎么样?”
        程安雅无言以对,是啊,那又怎么样,能怎么样?
        她怎么回答他呢。
        “也没怎么样,只是告诉你一声,免得你心里琢磨着为什么她没来看你。”程安雅好笑地说道,本不想说穿他的心事,谁知道他脾气这么倔强。
        “我没有琢磨。”叶非墨冷硬说。
        程安雅投降,“好,你说没有就没有。”
        叶可岚兴冲冲地跑进来,手里捧着一个小蛋糕,“二叔,我给你买了你最喜欢的起司蛋糕哦,很美味的,可岚切给你吃好不好?”
        叶非墨有些闪身,起司蛋糕么?
        他的口味有些变化了,他本来并不是很喜欢蛋糕这一类的食品,除了起司蛋糕,平素还是吃一些的,后来和温暖在一起后,口味变化很多,现在喜欢蓝莓蛋糕了,因为温暖喜欢,他吃多了也习惯,慢慢也习惯。
        好久没吃起司蛋糕了。
        “二叔忌口,这么凉的东西不能吃,你自己吃。”程安雅说道,叶可岚失望地垂下头,吐了吐舌头,无意说道,“我刚刚在医院看见二婶哦。”
        叶非墨一惊,程安雅挑眉,看向古灵精怪的叶可岚,心中暗笑,也不知道这丫头说真的还是说假的,叶可岚天真无辜地睁大眼睛,努力证明自己说的是真的。
        “真的哦,二婶说她不舒服,来医院拿点药,我和她说二叔的身体很虚弱,难过得要死掉了,二婶的脸上好难看,我看见她掉眼泪呢。”叶可岚天真地说道,程安雅就知道,孙女和天真是绝对无缘的,无缘无故骗温暖做什么。
        叶非墨没什么表情,叶可岚吃吃地笑起来,“二叔,我很聪明,二婶很心疼你哦。”
        程安雅哭笑不得。
        叶非墨看了叶可岚一眼,淡漠说,“和我没有关系,可岚,她已经不是你二婶了。”
        “怎么会呢,迟早还是二婶的嘛。”叶可岚精灵地笑道,调皮地看向程安雅,小口小口地吃着她给叶非墨买的蛋糕,叶非墨虽然面无表情,心中却掀起了涟漪。
        温暖……
        他们还有可能吗?
        她还能回心转意吗?
        他真是没出息,到现在心里还想着她,想着复合,想着很多事情,脑海里没有癌症,装不下任何东西,只有温暖,温暖……
        都是她,无时无刻不占据着他的心。
        可他恨她的狠心。
        *
        明天开始第二卷。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