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5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温暖心如火烧,一个人呆坐在长凳上等待,她靠着回忆以前的快乐来支撑此刻的绝望,非墨千万不能有事,千万不能啊……如果非墨有事,她一辈子都不会安乐,她怕也活不长了。(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dukaNkan.com)
        她一个人回忆着以前的快乐,闭着眼睛,拒绝听所有的声音,就连程安雅和她说话她也没听见,程安雅喊了几声,温暖都没什么反应,叶三少拉着她,摇了摇头,程安雅才不再说。
        等待是磨人的。
        特别是等待着一个未知的生死结局,更是磨人的。
        仿佛一把刀在你心口一直磨,一直磨,就是不肯痛快地给你一刀,这种感觉无比的凄凉和绝望,可等待的人什么都做不了,除了等待,还是等待。
        手术进行了一会儿,陈雪如和唐舒文也来了,唐三和温岚都来了,林大和妻子也来了,都是叶非墨的长辈和朋友,大家都在手术室外等待着。
        陈雪如想和温暖说一会儿话,温暖却没听到,大家都沉默下来。
        这一场手术进行得很慢,对温暖来说,几个小时就像坐牢一样的漫长,她从来不知道,时间过得这么慢,她很想一头撞在墙壁上,昏迷不醒,等醒来有人告诉她,非墨平安了,非墨没事了。
        可理智却如此的清醒,什么都做不了,真的什么都做不了,除了等待,依然是等待,她自己都不知道要等待多久……手心都是汗水……
        手术进行了三个多小时,手术室的门突然打开了,小护士双手沾染了鲜血,惊慌失措地往外跑,程安雅和叶三少突然从椅子上坐起来,抓住护士问什么事情。
        一种莫名的恐慌拽住他们的心。
        小护士匆忙说,病人大出血,她要去取血……
        大出血,血流不止……
        听小护士这么说,程安雅手脚都在发凉,温暖就更不用说了,目光呆滞,恐惧已让她脑海一片空白,小护士双手鲜红的血让她的脑袋一片刺痛。
        那是非墨的血,非墨的血,非墨的血……
        非墨有危险,他有危险,他正在和死神抗战。
        温暖的药早就掉在地上,拳头握得很紧,心中不停地祈祷,她愿意减寿三十年换非墨的生存,她真的愿意,上苍乞怜,能听到她的请求吗?
        头脑一阵昏眩的疼痛,温暖突然想起港剧中的经典对白。
        身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从手术室出来,很无奈地对家属说,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这真的是港剧的经典对白,几乎每一部港剧都有这样的场景,温暖也害怕,那两名出色的男人也出来,苍白地对他们说,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以前她和叶非墨看电视剧的时候总是笑着说,能不能换一句对白啊,说是节哀顺变也好啊,每次都来这么一句,人都要笑场了。
        温暖还说,如果自己在演戏,医生出来说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她一定会笑场的。
        一言成谶。
        她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也面临这一幕,不是在电视剧里,也不是在电影里,而是生活中,非墨就在里面,她总算知道,过去的自己多天真,提起生死态度多么的轻浮。
        陈雪如坐下来握住温暖冰冷的手,温柔地说道,“别担心,他不会有事的,如果你累了,靠在我身上休息一下。”
        温暖摇头,陈雪如叹息,她的精神一直紧绷着,没有放松过。
        温暖比谁都担心病房中的叶非墨。
        小护士匆忙拿来几袋血,手术室的门又关上了,众人的心也变得前所未有的紧张……
        等待……
        漫长的等待。
        这场手术,进行了十个小时,没有终止,天全黑了,程安雅和叶三少不好让唐家的人等这么晚,小念还在家呢,陈雪如和唐舒文留下来,唐四和温岚先回去了。
        唐舒文和温岚夫妻买了一些吃的和喝的给叶三少和程安雅,温暖,几人都没有胃口,食物放在一边,温暖十个小时都保持一个姿势,僵硬地坐在椅子上等待。
        她觉得自己的一辈子,或许也就这么长。
        快到午夜,手术室的门总算开了。
        苏曼和白夜都显得特别的疲倦,却强打精神,程安雅担心地看着他们,很害怕从他们嘴里听到不好的消息,叶三少最是镇定,“非墨怎么样?”
        白夜微微笑说,“我说了还你一个健康的儿子就一定还你一个健康儿子,手术比预想中的顺利,今晚很重要,如果他能平安度过今晚,问题就不大。”
        温暖听到自己一颗心从高处突然落下的声音……跳在嗓门口的心突然回到原地,没多久,小护士推着叶非墨到加护病房,今晚……
        只要过了今晚,非墨就会没事了。
        “谢谢!”程安雅含泪说,本来非墨手术成功的希望就不大,他们一定费尽心思才从阎王手里抢回非墨这条命,程安雅无比的感激。
        温暖第一次听苏曼说话,“别太乐观,就算手术成功了,他醒来,后面还有几个大手术,不然复发的机会太高。”
        他们想要彻底地清除他体内的肿瘤。
        外科手术是帮不了非墨的,可是他的药能帮他。
        本来众人都很开心的,听苏曼一说又陷入愁云惨淡中,白夜笑了一笑,“如果非墨能抗住这一次手术,后面的手术百分之一百能成功,你们就别瞎担心了。”
        程安雅又松了一口气,“苏曼,你别吓我!”
        “你也太不经吓了。”苏曼难得开玩笑说道,叶三少让护士安排他们休息,十多个钟头的手术,铁人都会倒下来,他们暂时还不能离开医院,谁知道非墨半夜会不会出什么状况。
        所以他们今晚就住在医院里。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