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2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离婚后,温暖也没有回名城公寓拿东西,采访电话几乎打到爆,没有蔡晓静帮忙处理,她也不见慌乱,换了一张电话卡,原来的电话卡除了几个人,全部设成拒绝来电,陌生来电更不接听。
        她目前是自由身,华云和耀威的人都来游说她加盟。
        方柳城和华云高层关系最铁,他们也利用方柳城来说服温暖,方柳城却没有答应,他知道温暖打算出国念书,手续已经在办了。
        他没有阻拦温暖。
        然而……
        “你真的要放弃事业吗?”方柳城问道。
        温暖摇头,“谁说我要放弃事业了?我只是暂时休息一下,再充实自己,然后再出发,我的名声在国内也不太好,过一阵子等人们淡忘了再走也不迟,观众是很寡情的,淡出银屏一段时间就不会有人记住了。到时候,好的也成,坏的也成,都不重要了。”
        方柳城赞同温暖的说法,可是去美国这么远,有必要吗?
        她分明是为了躲避叶非墨。
        方柳城深深地看着她,他知道自己和温暖这辈子有缘无分,也彻底放下这段感情,把她当成妹妹看待,有些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不能当成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如果不定位好自己的位置,恐怕连兄妹,朋友都没得做。
        他希望温暖能够幸福。
        不管是谁都好,能让她开心快乐就好。
        “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去美国深造也是好事,重新开始,我认识几个好莱坞大导演,到时候帮你推荐一下。”方柳城诚恳地说,温暖虽然只在娱乐圈混了一年,可她建立的人脉关系是很强的,国内有几个大导演都很看好她,因为几支广告,她在国外也很有名,有几个好莱坞导演也想邀请她加盟。
        温暖并不着急,准确来说,她并不喜欢在好莱坞发展,“好莱坞的大片很多都靠特技,并不太看重演技,再加上东方人在好莱坞做的再好一直都是动作打手,不管是谁都一样,我想并不适合我。这些事并不着急,慢慢来,未来的路我要重新规划一下。”
        方柳城点头,这是温暖的路,她自己要做选择。
        “你喜欢就好,暂时休息一段时间也是好的,你爸妈怎么说?”方柳城问。
        温暖叹息,自从离婚后,温爸爸就很生气,最近都没怎么理她,温妈妈心情也不好,再加上知道温暖私下联系了美国的学校念书,温妈妈和温爸爸对她更是不理解。
        爸妈的不理解,叶非墨的恨和冷淡,朋友的不理解,都压的温暖透不过气来,可那又怎么样,都是她自己选择的,怪不得别人。
        “不开心就不说了,很多事情都需要时间,过一阵子就没事了,毕竟是一家人。”方柳城劝慰说,温暖点点头,她懂的。
        叶非墨又住院了。
        温暖和蔡晓静通电话说未来的计划,温暖说在办签证和手续,打算去美国念书,蔡晓静一时说漏嘴告诉她,叶非墨的病情恶化了,人在医院的加护病房。
        温暖只感觉一阵凉气从脚底窜上来,凉到心上。
        “温暖,离了婚,你就真的不关心他了么?他这一次病得很重,已经在加护病房好几天了,你真的……这么狠心?”蔡晓静要很艰难才说出这句话。
        温暖的心早就疼痛到没有知觉了,她淡淡说道,“晓静姐,有妈咪……有叶夫人照顾他,又有那么多好医生,我相信,他会好起来的,对不起啊,我还有事,先挂了……”
        蔡晓静没想到她这么快就挂电话,来不及说什么,电话里就传来忙音了,她脸色下沉,林宁在一旁说道,“别打了,温暖相见他,自然会去医院,不想见,你说什么她都不会去医院的,死心。”
        “我真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会搞成这样。”蔡晓静担忧地说,“温暖不是这么冷酷无情的人,就算离婚,叶总也是她爱过的人,岂能这样无动于衷?太不正常了,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温暖真的无法原谅孩子的事情吗?”
        她想来想去,都想不出温暖为何这么狠心。
        林宁深深地看着她,蔡晓静完全陷入自己的世界中,无心工作,办公室里光线明亮,蔡晓静的脸却苍白如纸,前一阵子,一群人还是开开心心的,都说好一辈子都会这样开心。
        如今叶非墨和温暖离婚了,所有的流言都倒向温暖。
        可又有谁曾记得,在金章奖典礼上,一个男人倾尽一切,在万千瞩目下,把奖项颁给一个女人。他霸道强势,他用尽手段,排除万难,只为博得佳人一笑。“这么相爱的人也能分开,这个世界真是不可思议,谁都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蔡晓静淡淡说道,深深一叹。
        林宁痞子般的笑容跃上脸,“蔡姑娘,我们去登记结婚!”
        蔡晓静一怔,脸上大热,有人这么求婚的吗?他像是在求婚吗?她斜睨着他,本以为他在开玩笑,可她在他脸上却找不到丝毫开玩笑的表情。
        蔡晓静突然有些害怕这样的林宁,她宁愿林宁永远都是吊儿郎当,霸道不羁的模样,千万不要认真。
        一想到自己当初的动机,蔡晓静觉得很羞愧。
        她本想让林宁爱上她,然后狠狠地甩了他,让他也尝一尝被女人甩的滋味,可如今……这种彼此折磨的事情,她做不出来。
        温暖和叶非墨的例子,让她有了阴影,也让她懂了很多。
        他们这群朋友明知道不合理,明知道很糊涂,却一味地支持他们,为他们的感情喝彩。
        谁还曾记得,他们曾经如此相爱。
        她在台下还清楚地记得,璀璨灯光下,他们的眉目都是美到极致的笑和幸福。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