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3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    温暖留在病房陪着叶非墨,程安雅和叶三少去办手续,程安雅一路上心不在焉,叶非墨的胃癌不是小事,这么多年来,这是让她唯一觉得害怕的事情。小说者www.bookzx.org

        有些事情是人力无法改变的。

        程安雅心不在焉,彷徨不安,叶三少只是握紧妻子的手,“非墨不会有事的。”

        “白夜是不是和你说过非墨的情况不容乐观?”程安雅突然问,叶三少刚刚表现得太过冷静,她一时没多想,似乎他早就料到会有这样的情况。

        “嗯,去年白夜从家明这里拿过非墨的报告,后来他打电话告诉我,非墨会得胃癌的几率非常高。”叶三少也不隐瞒,沉声说道,“白夜说情况最糟也该会有四五年的时间,没想到这么快。”

        “这件事为什么没告诉我?”

        “告诉你做什么?你什么都做不了,该做的预防措施我都做了,非墨平时吃的药都是白夜给配的,这一次情况恶化我们都不想。”叶三少说道,他对叶非墨的关心不比程安雅少。

        程安雅无力地靠着墙壁,轻声问,“白夜那边有法子吗?”

        “等家明给非墨做过详细的报告,再给白夜和苏曼看看,如果他们都没有办法,恐怕就……”叶三少欲言又止,程安雅浑身冰凉。小说者www.bookzx.org

        她叹息一声,“我现在看着温暖就发悚……”

        “安雅……”

        “她一定会和非墨离婚的,这个打击不知道非墨能不能受得住,如果不是胃癌,或许还有一线生机,看如今……”程安雅眼眶微红,“我真的心疼非墨。”

        ……

        叶非墨醒来时,已近黄昏。

        他有些恍惚,触目的白色令他觉得无比的厌恶,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一直看到吊瓶才想起自己因为胃疼晕倒,估计是送医院了。

        最近总觉得胃很不舒服,总是一阵阵抽疼,他没在意,工作又忙,温暖又不在身边,难免疏忽了,没想到就犯病了。

        夕阳余辉照得很舒服,叶非墨侧头就看见温暖在一旁定定地看着他,他心中暗喊了声糟糕,他已经嘱咐张玲不准通知温暖,她怎么会在这里?

        温暖见他醒来,也有些恍惚。

        “非墨……”她喃喃喊了声,叶非墨见她神色伤痛,心中也是不舍,握住她的手,紧贴在唇边,她的手冰冷如霜,“我没事……”

        温暖听了这话,更觉得难受。小说者www.bookzx.org

        胃癌呢,怎么会没事,每年因为胃癌死亡的人那么多,怎么会没事?

        她强忍着夺眶而出的眼泪,只是反手握紧他的手,叶非墨觉得身体很疲软,又不想躺着,他很少这么脆弱地躺着,温暖调高了床的高度,他坐起身子来。

        他有些饿了,程安雅早就熬好了粥热着,温暖把粥倒出来,一口一口地喂着叶非墨吃。

        叶非墨看着她白皙的脸,心中如热巧克力化开了般,甜丝丝的,温暖在照顾他,如此细心,如此温柔,难得的温顺,虽然看起来满腹心事,悲伤萦绕不去,可她待他,却是温柔的。

        “这粥难喝。”叶非墨诚实地说,粥是他喜欢的姜丝鸡丝粥,可熬得实在不怎么样,可因为有温暖喂食,这粥似乎又变得美味了。

        “妈咪熬的。”温暖微笑说,叶非墨了然,怪不得,他就说温暖熬粥很好喝的,没理由一下子失了水准,原来是妈咪熬的……

        两人都不说话,温暖一直低着头,叶非墨察觉有异,蹙眉问,“有心事?”

        温暖摇头,把碗放好,问他还要不要吃,叶非墨摇头,温暖淡淡头,把粥放到一边,叶非墨拉着她的手坐到病床上,温暖看着两人交缠的手没说话。

        她太沉默了,叶非墨觉得很奇怪,问:“为什么不说话?”

        “你想说什么?”

        叶非墨道,“说什么都好。”

        只要她和他说说话,说什么都行,“从雅典回来,我们都没怎么好好说话。”

        提起雅典,温暖心中更是苦涩,转念想到他自己如此不爱惜身体,又觉得悲愤,“你为什么不好好吃饭,为什么不好好睡觉,安宁没你也垮不了,为什么要弄得自己进医院,叶非墨,你总是这样,你这样子让我怎么……”

        怎么放心离开你。

        她的眼睛微红,叶非墨挑眉,疑惑地看着温暖,眸中掠过一抹惊喜,温暖这是关心他么?

        “暖暖……”

        “不要叫我,我讨厌死你了。”温暖心中有苦说不出,赌气甩开他的手,叶非墨又重新抓着她的手,温暖怕扯到他的针头,没敢太用力挣扎,叶非墨如珠如宝地捧着她的手,甚是欢喜。

        “那你回来照顾我好不好?外卖真的好难吃。”叶非墨得寸进尺地提要求,“没你在身边,胃口当然不好了,你回来好不好?”

        “你别耍无赖。”温暖气恼说,他真的揪着她的弱点了,明知道自己舍不得他,还说得这么可怜,“以前你不认识我的时候都是怎么过了,也没见你怎么样,怎么现在就娇气了?”

        叶非墨理直气壮地说,“暖暖,你不能把我的胃口捧上天又狠狠地摔下来,它会受不住的,它的主人也受不住的,它今天娇气也是因为你造成的,你得对它负责。”

        他越是如此说,温暖越是难受,一想到非墨的胃癌,温暖心如刀割。

        他本来只是普通的胃病,现在却成了胃癌,温暖自责不已,有一大部分原因是她造成的,如果不是非墨经常和她闹矛盾糟蹋自己的身体,他不一定会有胃癌。

        负责,她也想负责,他的胃癌转移到她身上可不可以?

        温暖咬着牙,叶非墨见她神色痛苦,敏感地察觉不对劲,“温暖,怎么了?是不是我的病情有什么变化?”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