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8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    温暖没打算和墨小白深谈这件事,当做彼此都不知道,墨小白也没有强人所难,硬是去点破,两人说了半个多小时的电话,墨小白才哀嚎了声,“你看我一回来就给关心你们,没去给老大请安,他估计火了,我得给他消消火,挂了哈。小说者www.bookzx.org”

        请安是墨小白和墨晨之间的打趣词,两人每次有任务出去,回来都习惯性地去墨遥那里作报告,已养成了习惯,墨小白称这叫请安。

        温暖自然是知道的,她真的挺佩服墨小白的没心没肺的,明明什么都知道,什么都看透,却硬是当成什么都不知道。

        不拒绝,不接受,不疏离,不亲密。

        这样的关系,真是非人所思。

        转而联想到她和叶非墨,温暖心中无限惆怅。

        她不是没想过诅咒或许不灵验的问题,然而,她赌不起,她不能用叶非墨的命,去赌这一份不确定,即便分开了,只要他活着,和她呼吸一样的空气。

        想见他的时候,在杂志上,报纸上,新闻上都能见到。

        即使他有了新的老婆,即便他有了新的家庭,只要他能够幸福,她失去一切都觉得值得。小说者www.bookzx.org

        这就是她爱他的方式。

        或许不是他所想要的,却是她坚持的。

        快要开学了,温暖去学校请了一个学期的病假,温爸爸的人脉这么多,弄一个医院证明很简单,没费多少精力,且说a市谁不知道她刚流产,婚姻岌岌可危,虽然叶家有话在先,主流报纸不敢明目张胆地说温暖的是非,可如今是一个新媒体时代。

        网络交流工具太多,各种门户网站,论坛,她的官网,微博……

        每天都有她的流言在传,前一阵子贬褒不一,这一阵子,她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什么工作都不接,各种不利流言更传得厉害。

        她一请病假休学半年,媒体更离谱地说她得了癌症,不久人世。

        她和韩碧的负面消息几乎每天都有,不同的是,媒体受到的攻击更多,几乎所有的主流媒体,八卦报纸都是摸黑韩碧,把她这十年来的努力都忽视了,分明是让她永世不得翻身的姿势。

        温暖不觉得开心,也不觉得快意,只觉得很疲倦。小说者www.bookzx.org

        真心厌倦了这样的事情。

        或许,她这样的性子真的不适合在娱乐圈里混,可偏偏,自己又喜欢表演。

        蔡晓静也不会烦着温暖,所有的工作她都不接,任何报道,采访也不接,把温暖保护得很好,做好所有的公关关系,其实温暖真要重返影坛,等《梁红玉》上映即可,不必操之过急。

        蔡晓静也放缓了温暖的步伐。

        她这么找人记恨,韩碧这么嫉妒她,和温暖的才华和顺利分不开。

        温暖一和蔡晓静说去雅典的事情,蔡晓静于公于私权衡考量,最后决定告诉叶非墨,叶非墨和林宁是好朋友,她和温暖是好朋友,大家一起共事相处这么长时间,都是要好的朋友,蔡晓静是不想见温暖和叶非墨闹翻了,不可收拾。

        叶非墨知道这一消息后,整整一个下午没看过一份文件。

        叶三少也就顶替过他一阵子,在他最颓废的那段时间里帮他暂时处理一些事务,叶非墨也不是那种一经历打击就一蹶不振的男人,很快就回到安宁上班。

        只是安宁高层分明感觉到,每天都有一股低气压在安宁大厦中流窜,没有人敢大声说话,也没有人敢挑衅总裁,更没有人敢当面顶撞叶非墨。

        安宁旗下能人很多,每次开会意见分歧都会吵得面红耳赤,这个习惯是叶非墨开创的,吵到最后大家一言不合,不看叶非墨面子拍桌子离开的局面也曾有过。

        特别是全部门经理级会议的时候,都有很精彩的画面。

        可这一次,大家不约而同的一致避免当炮灰,意见非常的符合,会议开得非常顺利,总裁大人的心思也都在会议上,很显然对他们这么懂事和贴心感到很欣慰,与此同时又觉得他们这么合作,他没有人出气,没人当炮灰实在很不爽。

        总裁大人一个不爽,下面的人就在嘀咕,这阵子总裁心情不好,婚姻触礁,如果各部门业绩再赶不上来,一定会被总裁大人发配到南极。

        所以大家都很努力,尽心尽力为安宁奋斗,叶非墨很显然,空闲了很多。

        张玲就嘀咕过,只要叶总心情一个不好,安宁的业绩一定会直线上升的,他心情不好就也不会发火,就这么冷冷地拿着一个棺材板的脸看你,让你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恐惧,为了脱离这种恐惧,各部门经理必须要让自己减少见总裁的机会。

        业绩就是最好的证明了。

        业绩好,只会有表扬,不会有挨骂。

        所以叶非墨发呆的时间也多,一个下午在落地窗看着楼下车水马龙,他心思翻滚,倏然想起温暖第一次来他办公室的情景。

        那时候的温暖,他也没多喜欢,只是觉得这个姑娘很有趣的,又神似韩碧,带在身边玩玩几天也不错,且看她委屈却故作坚强的脸,叶非墨又觉得欺负她的感觉很好玩。

        谁知道,这玩几天的想法,却完全地把自己陷进去了。

        可笑的是,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曾经付出过这么深刻的感情,等他一发现,事情就已经无法收拾了,越深越深,这辈子都不想和她分开。

        他从来没想过,温暖会主动离开他。

        他太有自信了,对自己很有把握,总是认为事情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他这辈子都会和温暖永永远远的幸福下去……然而……

        如今,他一直认为在掌控之中的小白兔,突然要跳出他的江山。

        他着急,慌乱,不知所措。

        他的鲁莽,切断了他挽回她所有的努力。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