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7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487(2132字)

        温妈妈见温暖一个人无精打采回来,甚是诧异,她以为雨过天晴了呢,温暖的神色看起来很不好,一句话不说就回房了。

        温爸爸使了一个眼色,温妈妈跟着她上楼。

        温暖抚着那条手机链,心脏的地方仿佛有什么在缠绕着,几乎缠得她窒息。

        叶非墨说什么都不肯放手,这该怎么办?

        温妈妈上楼,见她拿着手机链发呆,心头一疼,温暖放下手机链,扬起笑容,“妈,有事吗?”

        “你和叶非墨谈得怎么样?”温妈妈问,心中明了几分,却不知

        “妈,我没事,你别担心。”

        “你和”

        “怎么能不担心。”温妈妈说,温柔地抚摸着温暖的长发,“照理说,你做什么决定,当妈妈的都不应该拦住你,都该支持你,可暖暖,你分明还爱着他,为什么一定要和离婚?”

        “妈妈,有时候离婚不是说没了。”温暖轻声说道,她心中也有苦闷,不知道和谁诉说,“妈,这件事我自己决定就好,你和爸爸就不要参合这件事好不好?”

        “暖暖,有时候你多听听爸妈的话,我们不会害你的。”温妈妈语重心长地说道,眉目都是担忧。

        温暖无奈说道,“妈,我知道你不会害我,只是有些事情我想先冷静一下,只是说分开一段时间,彼此想想清楚,又不是一定要离婚。”

        温暖说了违心之论,她的确是想离婚了。

        可非墨绝对不会同意,她也犹豫不决,想是一回事,真要做起来,又是另外一回事。

        温妈妈见温暖心意已决,并没有什么转圜的余地,也不想再说什么,孩子毕竟大了,自己会拿注意,她正要下楼,温暖喊住她,“妈,过一段日子你不是想去雅典吗?我和你一块去好不好?”

        温妈妈脸色微变,勉强镇定下来,“妈去看一位朋友,你跟着去做什么呀?”

        温暖淡淡笑道,“这么多年也没听妈说过有什么朋友,什么人这么神秘呀?”

        “没什么,你不认识的,只是妈偶然遇见的朋友,比较投缘,所以有时间会去陪她。”温妈妈微笑说道。

        温暖说,“妈,我最近心情不好,本来就想出国散散心,正好你去雅典,我和你一起去,不是正合适吗?妈总不会这么狠心不理会我吧?”

        温妈妈语塞,最后为难地点头,“好吧,我帮你订机票,你没什么问题吗?工作呢?”

        “最近我没什么工作,你放心。”温暖说道,“那就交给妈妈了。”

        温妈妈点头,心不在焉下楼。

        她实在找不出理由拒绝温暖,一起去雅典么?

        算了,去就去了,温暖心情不好,正好去散散心,去雅典,心情可能会好点,可是……温妈妈左思右想,心乱如麻。

        温暖的工作告一段落,墨小白去特工岛一段日子,没和外人联系,回来就听说叶非墨和温暖的消息,他打电话给叶非墨,没说两声叶非墨就挂了,墨小白就打电话给温暖。

        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墨小白定然听说了,温暖也没多说什么,墨小白这一次意外的通情达理,没和她多说什么大道理,只让她随心选择,不要后悔。

        温暖很感激,她现在最烦心的就是听到别人打电话来问她和叶非墨的关系如何,一些见过几次面,不知道在哪儿看见过电话,本来连话都说不上几句的明星、记者也纷纷打电话来八卦,表面上都说关心她的身体恢复得如何,实际上却来试探她和叶非墨的消息。

        似乎全天下大部分人都等着看他们离婚的笑话。

        后来,温暖把这电话转到蔡晓静那里,只接听了几个她愿意听的电话,其余人的电话都被蔡晓静挡回去了,她这才清静了少许。

        墨小白这电话她接得没错,他给她讲了许多岛上的趣事,也有很多涉及到命门的信息,其中也有巫术,温暖暗忖着,莫非墨小白已经知道巫术的事情?

        杜迪不是说,这种事情除了他们三大家族的人,外人很少了解的么?

        本来她就觉得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墨小白这么一说,温暖却疑惑了,除了提到命门的事情,墨小白也说到诅咒,他说话很有技巧,并没有直接说诅咒的事情,而是和她说了几件因为巫术和诅咒所发生的趣事,特意指出,并非所有的巫术和诅咒都是有效的,有的有效,有的失灵,这种东西,信则有,不信则无,不必太计较。

        温暖微笑,墨小白是一个心灵通透的人,他是极聪明的,杜迪也知道诅咒的事情,也想劝她不要离婚,却没有墨小白说得这么有技巧,这么的聪明。

        他从侧面告诉温暖,命门中事情的确很玄乎,可有些东西,并不一定要当真,有的诅咒也是失效的,她身上的诅咒,未必会有效。

        他看出她心中所恐惧所在,也看出她心中最在乎什么。

        然而,他却没有直接点出来,而是用另外一种方式在告诉你,你不要害怕,或者,这件事情根本就不会发生,你不要害怕什么。

        这样的说话,比杜迪的直接言明,要高超得多。

        特别是对于叶非墨和温暖这两个彼此有很多伤害,也有很多隔阂的夫妻而言,他这种方式更让人容易接受,也更容易令人安心。

        她很想和墨小白说谢谢,谢谢他告诉她这么多。

        可话到嘴边,却又忍下来了。

        怪不得,好莱坞的叶琰是全世界女子的梦中情人,和他交往过的每一任女朋友对他都是多番维护,就算在好莱坞那种巨星云集的地方,风评极佳。

        这样的有才貌,有地位,又有这样通透心思的男人,哪个女子不爱,莫说女子,就连男人也不能逃脱他的魅力,她一直觉得墨遥会爱上墨小白真的很不可思议,如今想想,却又在情理之中。

        从认识到现在,墨小白的待人接物,为人处世方面,真的令人感觉很舒服……

        异常的舒服。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