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6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    温暖一句离婚在温家掀起千层浪,全家都反对她离婚,特别是温妈妈,她看叶非墨这女婿越来越好,除了这一次失控发生意外,孩子流产,这男人不管是对温暖,还是对家人都没话说,很实在。小说者www.bookzx.org

        温爸爸平时多不干涉温家姐妹的事情,可婚姻大事,岂能如儿戏,说离婚就离婚,况且他们结婚才一年……温爸爸和温妈妈轮流和温暖说道理,劝和不劝离,他们都以为流产给温暖的打击太大了,再加上对叶非墨失望,所以才会想到离婚。

        不管温妈妈和温爸爸说什么,温暖都认真听着,却没打消过这个念头。

        叶非墨如常来看温暖,温家父母看得出来叶非墨是真心爱着温暖,且以他的性格,绝对不可能放手,离婚的事情是温暖一时冲动,或许还有转机,所以他们也没在叶非墨面前透露过什么。

        温静就更不会了,嘴巴很严密。

        温暖二十一岁生日过得愁云惨淡,生日这一天也没什么心情过生日,连她自己都忘记了,可温妈妈和温爸爸都没忘记,本来想好好地办一办生日,可寿星没心情,大家也就算了。

        这是温暖记事以来,过得最冷清的一次生日。

        唐曼冬和高春苗、蔡晓静、陈雪如等人纷纷发短信祝福,温暖一一回了。小说者www.bookzx.org

        她看着床头那条手机链,这是叶非墨原来打算给她的生日礼物吧,提早给了,温暖拿起那窜手机链,微微一笑,她是真舍不得。

        可舍不得,也要舍得。

        叶非墨在门上敲了敲,温暖回身过来,她知道今天他再忙也会过来。

        “生日快乐。”叶非墨淡淡说道,眸光含着笑意。

        “谢谢。”温暖也淡淡回应。

        她不喜欢叶非墨这种近似于赎罪的态度,凡事都迁就着她,都顺着她,小心翼翼,怕是惹恼了她一般,这种感觉很糟糕。

        她更喜欢以前那个肆无忌惮的叶非墨。

        “手机链好看吗?”

        “很好看。”温暖说道,把手机链放下,她刚刚拿着它的啥摸样又被他瞧见了吧。

        “要出去吃饭吗?”

        温暖摇头,欲言又止,叶非墨走过来,起初不敢碰触她,直到握住她的手,她没有甩开他,叶非墨才放下心来,“温暖,回来住吧,好不好?”

        温暖一直低着头,没说话,指尖微微颤抖起来,不知想到什么,她慌忙撤了手,叶非墨抓了一个空,愣然地看着温暖。小说者www.bookzx.org

        “你还是不肯原谅我?”

        温暖深呼吸,突然一笑,“去年生日的时候,我遇见你,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就一年了。”

        叶非墨望着她,温暖突然说道,“我们下去走走吧,我有话和你说。”

        “有什么话,不能在上面说?”叶非墨沉声问,他极其不愿意跟着温暖出门,仿佛一跨出那道门,他的世界立刻会变成黑白色。

        温暖道,“今晚空气很好,出去走走吧。”

        温妈妈和温爸爸见小夫妻两人相偕出门,心里别提多高兴了,温妈妈说,“总算雨过天晴了,希望暖暖和非墨快点和好。”

        温暖和叶非墨在月光中散步,今晚的月色不错,却没有星光,a市的天空总是雾蒙蒙的,难得看见这么晴朗的夜空。

        两边花圃鲜花盎然,开得正艳,微风吹拂,温暖在小径上散步,叶非墨紧随其后。

        她越是沉默,叶非墨越是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总觉得有什么要发生了,他拒绝去想这个可能性,如同等着判刑的犯人,无助地等着法官的宣判。

        只要温暖不说离婚,他一切好商量。

        她想要什么,他二话不说,立刻捧上。

        只求她为他停留。

        “非墨,如果我说那天晚上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也没和柳城哥哥做过什么,你会相信我吗?”温暖突然问,她是一边走一边问,并没有回头。

        “信!”

        温暖轻笑,信任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难上加难。

        叶非墨越过温暖,扣住她的肩膀,月光下她的脸色如覆了一层透明色,“温暖,过去的事情,我们都把它忘记了,可以吗?我们重新开始。”

        忘记吗?叶非墨,你能忘记吗?你心里始终有着心魔,你是不会忘记的。

        他们也没什么机会能够重新开始了。

        “非墨,你我都知道,有些事情发生了,永远都抹不掉,不是你说忘记了,那就忘记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一年以来发生的点点滴滴我都记在心里。是我最灿烂的一年,我很感激你。”温暖淡淡说道,仿佛陷入了回忆中,“这一年,我真的很开心。”

        叶非墨越听,越不想听。

        温暖却凝视着他,“你有你的心魔,我有我的理想,既然大家都不能克服,勉强在一起只会增添彼此的痛苦,以前我以为我可以处理得很好,可后来才知道我错了,错得离谱。这样的婚姻会让我们窒息,你累,我也累,我们还是先分开一段时间吧。”

        叶非墨面无表情,“你还在怪我?”

        “是,我是怪你。”温暖诚实地点头,“我更希望自己能够怪得多一点,把责任都推得一干二净。可我知道我也有错,不能全然怪你。”

        叶非墨企图从温暖平静的眼神中看出一点什么,可什么都没有。

        温暖轻声说道,“非墨,放手吧。”

        “绝不!”叶非墨斩钉截铁地吐出两个字,神色异常阴鸷,激狂中带着十足的霸道,“除非我死。”

        温暖浑身一震,死……

        她如今最害怕听到这个字。

        她痛苦地闭上眼睛,狠心推开叶非墨的手,再一次睁开,已是一片凌然,“我不希望走到最后,彼此之间只剩下厌憎。”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